【同人之聲】同人翻唱組織弦月Project 日曲新譜粵詞捍衛廣東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說起「同人」,大多數人可能即刻想起二創原創的同人誌以及cosplay活動。宏觀點看,「同人」一詞本來意義包含「志同道合」意思,志同道合者聚首可進行任何興趣活動,而填詞可是其中一種。

同人組織「弦月Project」成立於2014年,專門進行日文歌曲包括動漫歌曲和網絡歌曲的粵語填詞及翻唱,成品主要於Youtube發表,算是二次創作中較特別的類型。在本地電視台的「兒歌文化」沒落當下,優質粵語動漫主題曲日少,弦月Project由嗜好出發,成員們砥礪切磋,以填詞翻唱著力捍衛廣東話動漫歌。

弦月Project成立近三年來經歷不少成員變動,包括兼任副社長的米米在內,現約有十位男女歌手。現任社長楓玥為第三代,「我負責填詞,管理人事和決定社的方針。」弦月Project對粵語翻唱有興趣的志同道合來聚首創作,盡綿力推廣粵詞。

相比一些歌手主導的翻唱組織,弦月Project填詞人主導,對翻唱歌曲決定權大。「由於我個人比較『毒』,較留意日本動漫歌曲...」楓玥說,並解釋組織運作方式:「填詞人填了一首歌,歌手若感興趣便接來唱,跟填詞人研究點唱,當然有時歌手也會建議我們填一些歌,例如《刀劍神域》的歌曲。唱好便找人混音,畫圖製MV落字幕,再三檢查便上載Youtube。」

DS於網絡的「二次元」化身形象。(DS提供)

翻唱歌手DS是弦月Project前成員,當日亦一同受訪,他表示90到千禧年代,TVB都有兒歌頒獎典禮,現在即使引入日本動畫,主題曲多維持原唱,不再填粵語詞找歌手藝人翻唱,「電視台不做,我們同人自己做;有人鍾意聽,自然有人創作。」

粵語填詞 理論、實踐與交流並重

弦月Project部份成員,左起9主、Zenith、社長楓玥、Estela及副社長米米。(潘思穎攝)

談及組織各填詞人有否循正統途徑去學填詞,資深成員9主填詞外亦會監督其他成員詞作,他表示學填詞的初衷是有感日文歌好聽但難唱,轉成廣東歌詞方能唱出:「起先對填詞一竅不通,幸得同人界填詞人前輩內木一郎先生指點,他文學根底深厚,熱心指導後輩,教導我們歌詞的要求和格式等基本知識。後來購買填詞書籍自學,跟社內填詞人交流,互常切磋,慢慢雕琢,成品才會好。」

黃志華、盧國沾合著《話說填詞》封面。(黃志華博客)

9主建議填詞研究書籍,詞評人黃志華的《粵語歌詞創作談》他認為較「雞精」:「主講填詞入門技巧,歌詞基本要求、押韻之類。」而黃志華跟填詞人盧國沾合著的《話說填詞》之類著作有助加強功力,「分析填詞大師作品,讀完便明白這樣寫有何意思,循這方向去嘗試。」

繪師兼填詞人Zenith有四五年填詞經驗,他小時候喜歡聽粵語流行曲,只因近年主流傳媒和音樂走下坡而轉投日系懷抱,愛上動漫歌及Vocaloid(俗稱「V家」,電子音樂製作語音合成軟件)音樂。

「弦月project」於同人場租攤主要是賣詞集,內有歌詞解釋,畢竟組織是想別人留意和欣賞歌詞多過歌手,「比起本子,當然冇咁吸引,但人們購買對我們也是一份支持。」最近組織也推出四曲的翻唱CD,提供場中試聽,推廣同人文化。(弦月project Facebook)

「舊年代廣東歌好多樂器好多音軌,歌唱有和音,現在編曲千篇一律,來來去去幾種樂器,近十年八年無快歌少合唱歌,一首full version只長兩分鐘多點,填詞水準退步;日系製作認真,包容不同曲風跟樂器和音,我便留意這文化。」

跟9主出發點相似,有感唱日文吃力,大眾亦少接觸,Zenith便想創作粵語版歌詞,讓大眾可以享受。「開始時較少睇書,只留意舊年代粵語流行曲為何會出名,為何要用某些字眼,由這些角度去研究。」

「起初填詞錯漏百出,經常不啱音和語法錯誤,做了不少不太好的作品,及後請教前輩,慢慢進步。」他又說他填詞的「依據」有兩個:「有心人士將日文原歌詞意境翻譯成中文,容易參考;另一種比較不著重原意,而是根據我們看完動畫或故事,感覺主角當時感受出發而創作。」

談及粵語歌詞音調,席間楓玥、Zenith和9主不約而同地提到黃志華發明的「0243」填詞法,是把粵語「九聲」以四個聲來歸納的簡易方法。由於較為抽象,他們分別以理論知識及例子兩方面說明。

同人填詞 即使「玩」也要認真「玩」

歌手接到歌詞後大多在家中試唱和錄音,再將音檔交給懂得後製的成員混音。(潘思穎攝)

十多年前,本地電視台一年可出產十多首原創或改編的粵語兒歌。無論是鄭伊健主唱的《數碼暴龍》主題曲《自動勝利Let's Fight》還是陳奕迅主唱的《鋼之鍊金術師》主題曲《不死傳說》皆是膾炙人口,千禧年代集體回憶,當時的青少年一聽到「遇怪魔我即刻變大個」或「若被傷害夠」等歌詞總能接著唱下去。在DS眼中,即使是兒科醫生陳以誠和李加仁創作的兒歌都很有趣。面對廣東兒歌甚至本地主流樂壇沒落,DS希望「有幾多做幾多」,即使同人是興趣出發,也想令香港動畫迷能更欣賞粵語歌詞和本土化演繹:「主流聲音都想鞏固粵語,偏偏好多人不太喜歡粵語填詞及翻唱,只留意日文和韓文的事物。一些『原作死忠』一遇上粵語配音及翻唱,便不加思索地認為原創更好。」

DS說他期望自己的粵語翻唱演繹以及弦月Project的填詞作品認真製作,水準及得上原創。不少粵語歌詞其實不錯,他又指內地視頻網站Bili Bili有好多大陸網友都翻唱內木一郎填詞的歌曲,很多港人卻抱持成見,先入為主地認為粵語必然是垃圾,在網上肆意評擊。他認為本地動畫迷的思想應更開放,更直指「人不能不自愛,尤其自己母語」:「我想做到的是令港人覺得自己的母語不差,算是為捍衛廣東歌、延續粵語文化和做點事。我們作品暫時可能未必及得上職業質素,但絕對有心去盡善盡美,不讓粵語沒落。」

9主有見日本動漫歌、及網上的V家和P主(部分Vocaloid職人在網上會以P的結尾取名,P為Producer的簡稱,即製作人,稱為P主)的音樂曲風非常多元化,令他盡情發揮,填上不同題材的歌詞,「80、90年代香港流行樂壇百花齊放,是亞洲頂尖,劇集主題曲氣勢磅礡,一度影響全球華人,出到林子祥《莫再悲》一樣人生哲理勵志歌;現在是日韓天下,加上後生一輩戀愛觀念開放,令廣東歌市場只剩下苦情歌,歌手代表只得一位陳奕迅,這樣很不健康。為日文歌填詞,讓我有機會寫出自己喜歡的主題的詞作,例如《水》這隻比喻人生的歌曲。」

社長楓玥堅守弦月Project作品基本質素,絕不容許音調不準、荒腔走板的「教會式歌詞」,也不會用收音質素不高的手提電話錄歌,「注重品質,是因為不想別人睇低粵語歌詞,認為是廢物。」偶然有網上認識的朋友在Facebook私訊表示想幫手,「如果是歌手,就叫他唱兩句,睇下唱成點,總不能五音不全。有些朋友雖很有熱誠,但要是對基本技巧一竅不通,教曉他會好花時間。」對於「貪得意」想加入,或填詞唱歌未到家、看動畫興趣太狹窄的人士,楓玥都會謝絕。

弦月Project於五月更舉行了社內比賽《弦月大戰》,仿照日本NHK的《紅白歌合戰》,社長楓玥和副社長米米各自帶領團隊進行「決鬥」,以各隊製作的新歌曲在Youtube的最後收看數字和讚好數來決定誰勝誰負,「搞一些新意思,讓成員們良性競爭,一齊努力進步。」

 

弦月Project創立於2014年12月,專門進行粵語同人填詞及翻唱,類別不限,目前於各種動漫、V家、東方、niconico歌等音樂領域均有翻唱作品。組織一直於各大同人場擺攤,例如CP(Creative Paradise 創天綜合同人祭)、CW(Comic World)和RG(Rainbow Gala)等等。

Facebook
Youtube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