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博評】硬要把神據為己有,忘了自己本可成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如是這樣,傳說中的神就在我的面前出現了。說祂是「傳說」好像帶點不敬,總隱含著對祂半點質疑的怯懦眼光;但事實是,我們真的從來沒見過神的真面目,而祂竟然就存在於我的眼前,如此真實地,在距離我五米之外。

作為一位正常的現代人,為了證明我真的見過祂,我本能地從褲袋裏掏出我的智能電話,按下密碼,打開拍攝摸式,多次調較好光暗和構圖,身體時左時右又上又下的擺好角度,按下一次又一次的按鈕。我感到一陣陣的興奮和釋懷,像沒有錯過任何一個足球入龍門的鏡頭。

神很有耐性,依然沒有什麼動靜,果然是神!神是全知全能全善的,神是無處不在的。我突然想起一定要與神selfie合照,我背向著祂,帶點手震,心裏有點後悔為什麼沒有帶那支粉紅色自拍神器。隨後我調較好自拍模式,遷就角度,構圖是有點難協調但最終還是成功了。

這才突然發現身邊的人也跟我的動靜一模一樣,我感到一絲厭惡,好煩人。在他們手機的螢幕裏全都是神,不論是那金髮中年女士的閃閃發光手機,還是亞洲少年帶點簡約主義的木黑色電話,他們的手機螢幕裏全都是神。他們的手機螢幕裏全都是神。我才忽然感悟到片刻的偉大,猶如金黃色的靈光射到額頭上。神果然是無處不在,祂既是一,又是無限,既在這裏,又在那裏。

我開始興奮狂叫,如感受到聖靈降臨的洗禮。我四處奔走,擋著他們的手機鏡頭,我大叫請大家也來拍我,請大家也來拍我。他們表情惶恐,帶點憤怒又失望,但卻沒有理會我,他們有些只繞過我走到另一邊要繼續拍攝,有些則放下手機表示要暫時放棄,也有個別還是堅持不動,等我發瘋過後又不斷地拍。我看他們的表情,總是有點過於認真,硬要把神據為己有,卻忘了自己根本可以成神,無處不在。

這時旁邊一位的男人卻在我耳邊低聲說:「Pixel無常,Pixel無我。」我當堂嚇一跳,然後得啖笑。我轉過頭去,本帶著恥笑的目光,但那裏已空無一人。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