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形水.影評】老土之處俯拾皆是 各大頒獎禮何解大青睞?

撰文:李美
出版:更新:

期望愈大,失望愈大。《忘形水》橫掃各大頒獎禮的提名與獎項,包括獲得奧斯卡13項提名之多,難免令人充滿幻想。然而,即使不帶任何期望,也無減筆者對本片的劣評——不禁要問,《忘形水》到底哪裡好看了?

《忘形水(The Shape of the Water)》導演Guillermo del Toro,被視為墨西哥導演三怪傑之一,一向以暗黑童話的視覺風格著稱,擅長將傳統歷史題材,融匯變為奇情、恐怖氣氛兼備的作品,《鬼童院(The Devil's Backbone)》、《魔間迷宮(Pan's Labyrinth)》就是箇中名作。然而,他卻不算擅長駕馭感情戲,前作《血色莊園(Crimson River)》縱有華麗視覺效果,但在呈現扭曲的愛情方面則顯薄弱。

遺憾的是,《忘形水》雖帶黑暗奇幻元素,惟將重心放到愛情戲上,則恐有點自曝其短,甚至可用「老土到爆」形容。老土到哪一個點?於此不含劇透部分筆者先按下不表,但只能夠說,本片的老土之處可謂俯拾皆是......不管技術層面多好,尤其女主角多麼賣力和出色,也無掩戲裡戲肉之嚴重不足,亦無扭轉Guillermo del Toro漸走下坡之態。

《忘形水》肯定不是筆者年內看過最為好看、又或藝術成份最高的一部;極端地言,這反可能是其中一部最差作品。今日香港,有時候愈差的東西才愈吸引人,人們就是想看到底有多差;不過,筆者還是奉勸大家,倘真入場的話,必須做足心理準備......

《忘形水》雖帶黑暗奇幻元素,惟將重心放到愛情戲上,則恐有點自曝其短,甚至可用「老土到爆」形容。(《忘形水》劇照)
+8

【編按:以下內容或含少量劇透,逃生門在此。】

是的,《忘形水》劇情「淒美」,講及人與人(或者人與怪)不應受身份、外表、社會等外在因素影響,而應著重心靈上無聲勝有聲的觸動,藉以表達最理想的愛情這一命題,此外還談到低端人口、種族、性別、性傾向、以至冷戰等「大題目」;凡此種種,無疑均易搶佔人們眼球、繼而搶佔道德高地。可是,如果劇本過於單薄、乏力、甚至老土,上述一切僅僅是眼高手低、煽情不足呵欠連連罷了。

可以說,本片猶如《美女與野獸》人獸戀的現代版(裡面還隱晦涉及人獸交)。角色設定而言,女主角是啞巴清潔工Elisa,跟Belle(貝兒)同屬遭社會冷落一群;「男主角」為不明水中兩棲生物Creature,美蘇兩國均將他徹底物化,僅視之研究工具而非生物看待,最後雙方還想置他死地,情況亦跟Beast(野獸)無大分別。然而,《美女與野獸》之所以成為愛情經典,乃二人戀情有著不少鋪墊,一路看來都具說服力,共舞定情一幕便浪漫之極──當然,童話氣氛也是重要關鍵。

反觀《忘形水》,其人獸戀就嫌說服力不足。畢竟,愛情戲的一大重點,乃相愛雙方如何互生情傃和如何譜寫戀曲。男女主角幾近「一見鍾情」,好奇的Elisa彷彿完全不怕不明怪物,尤其是現場才剛發生流血事件,於此恐怖氣氛下兩人居然「大談」戀愛,觀眾難免感到不協調和突兀。隨著劇情推進,儘管兩人同病相憐,大有「同是天涯淪落人」之感,但Elisa純粹因為憐憫而誕生愛情,甚至短時間內愛得死去活來,不惜犧牲自己和友人安危去拯救他,發展又是否太快太兒戲、甚或太不合理呢?即使Elisa同屬異類或怪胎,依此設定下堪稱「甚麼都有可能」,更莫說「睇戲不要駁戲」;然而,可肯定的是,觀眾對劇情沒大共鳴,包括片末的所謂「淒美」一幕,便未見如最近兩部催淚作《如神同行》或《玩轉極樂園》般「開紙巾聲」四起。(這座國家機密級建築的保安設計,其簡陋程度同樣欠缺說服力。)

本片最大問題還在於老土二字。首先,如前所述,上述人獸戀故事已很老土,比《美女與野獸》的童話更沒睇頭。其次,人物設定同樣老土,男女主角除了無法言語,就再走不出人獸戀的基本框框,而且,所謂奸角Strickland更是典型的「奸到出汁」,他的一兩幕家庭戲並無幫助太多。最後大搞追殺及擁吻,同樣廣泛見諸荷李活電影。當中男主角擁有治療的超能力,老土之餘更令人摸不著頭腦,到底為電影帶來多大作用(除了令他最後死而復生和製造大團圓結局);《長江七號》的七仔同樣有治療超能力,惟這至少牽扯出一些捨己救父的矛盾來。至於片末男女主角逃往水中,亦令筆者聯想到周星馳另一作品《美人魚》;但同樣地,後者成功帶有環保訊息,前者呢?想講兩人不得不逃離人類世界嗎?唯有潛入忘形水中才能延續淒美愛情?對不起,由於太過老土和太過單薄,這觸動不了人。

(《忘形水》劇照)

此外,本片的人獸交亦嫌多餘。若果電影真想表達一種昇華式的愛情,相愛二人不在乎對方狀況,亦不顧社會的既定章規,那麼就乾脆拍男女主角排除萬難一起至死就夠。捨棄唯心而花篇幅去談性慾,既有點獵奇之感,同時顯得有點俗套。所謂純粹心靈上的互動戀愛,到底原來不是柏拉圖式戀愛,亦即人類始終擺脫不了唯物躺體——這是導演以戲載道的部分嗎?

近年荷李活奪獎熱門都會談及社會議題,提名及獎項滿身的《忘形水》沒有例外。然而,電影真箇只是輕輕地「談」而已,好大程度都由角色口中道出,俗語講只是「串下你」、「抽下水」的層面,背後並無深刻的故事包裝支持。好像談同性戀,就僅涉餡餅店員區區的一幕一句,另外他歧視黑人亦然。至於片中大奸角Strickland看扁黑人、看扁女性之類,與其說是他歧視所致,不如說是他自大性格及口舌不饒人使然;另外,他性騷擾女主角一段,也非常之「無厘頭」。這種層次的「談」,無疑極之表面化。

縱然這是一齣失敗的愛情片,電影亦非完全一無是處。飾演女主角Elisa的Sally Hawkins,演出固然相當可觀;以往多演小本電影及配角的她,終於有一個具代表性的角色,更問鼎多個頒獎禮的最佳女主角提名。她在片中的角色是啞女,只能以肢體動作、眼神、表情等來突出演繹效果;即使電影劇本相對單薄,但女主角在電影的演出不僅具有感染力,同時亦能牽動觀眾的情緒,她絕對是本片一個亮點。其次,本片大玩懷舊,由用色到佈置都極具舊美國風彩,包括有舊式美國電影院,還有冷戰時期的秘密實驗室,一路看來誠也相當賞心悅目;而男主角的怪物造型,或令喜歡老電影的影迷想到50年代的經典恐怖片《黑湖妖譚(Creature from the Black Lagoon)》,導演無意醜化他,反而為他賦予許多細節,既有魚的特徵、人的身形,閃閃生光的設定也令他別具特色。

總括而言,《忘形水》在今屆奧斯卡的提名數目冠絕同儕,包括了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等大獎,惟無論如何,筆者不會「見高就拜」,《忘形水》不好就是不好,特別是主打的黑暗愛情因說服力不足而毫不動人──莫講話要奪得大獎了,本片誠可謂一齣失敗之作。相較之下,同屬奧斯卡大熱的《廣告牌殺人事件》,除了兩位女主角的演出不相伯仲、以及在技術獎上或會輸蝕之外,在各個方面都遠遠勝過《忘形水》,故事性和藝術性皆紮實很多,至少真真正正是齣劇力逼人的「好睇」電影。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