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忘形水》看似奇幻 其實最腳踏實地

撰文:方俊傑
出版:更新:

看完《忘形水》(The Shape of Water),我可以不作出太多解讀嗎?電影當然傾盡全力為被歧視的小眾發聲,同性戀者、黑人、殘障,個個角色的建立也具備象徵意義。冷戰時代,美國白種男性軍人操控一切,背景的選擇也不只完全為了美學因素。但同類電影近年多不勝數,真真正正感動人心的愛情故事反而罕有。愛情太多計算。現實中,要計算有冇樓住邊區幾多歲身高體重學歷,現實逼人,不容你不考慮。浪漫都留給電影世界。偏偏,大部份愛情電影也只照顧想發夢的一群。不要跟我說日系純愛小品,一個異性戀男子會力溝新垣結衣,有什麼好感動?也不要跟我說韓劇,一個女人好愛好愛宋仲基,算什麼浪漫?那叫幻像。

電影當然傾盡全力為被歧視的小眾發聲,同性戀者、黑人、殘障,個個角色的建立也具備象徵意義。(《忘形水》劇照)
+11

《忘形水》看似奇幻,其實最腳踏實地。開場時,用了不少篇幅繪畫女主角自瀆的過程,寂寞難耐。然後,她遇見半人半魚的生物,無言無語,卻無阻溝通。在整個地球只能夠找到唯一一個心靈互通的對象,咁都唔產生愛,就怪異啦!現實是有很多人產生情愫後也選擇當無事發生的,因為怕被閒話,因為怕被標籤,因為習慣了世俗灌輸的價值觀,而忽略了真正的內心感受。因為怕被。偏偏,這位最應該聽教聽話忍氣吞聲的低下階層,勇於追尋愛情,愛到不惜犧牲一切,樂於同生共死。我最欣賞電影沒有淡化性在愛之中的重要性,始終是人獸交,很多導演可能採用一種較隱晦的處理手法輕輕交代便算。愛怪獸應該多過愛人類的Guillermo del Toro才沒有這種偽善,在一齣抨擊歧視追求平等的電影中,真真正正把不同物種一視同仁。Sally Hawkins在新歡身上得到性慾的滿足後,流露出一份不能言喻的歡愉,清清楚楚光明正大。所謂愛情,最原始的狀態,根本就是應該出於主觀意願而無視客觀因素。當然,我很清楚,無可能啦。所以咪特別想推崇還抱有這份天真的Guillermo del Toro囉。

導演成名已久,個人風格極度強烈,專愛怪異,難免未必滿足到大眾口味,像《天魔特攻》(Hellboy)、《魔間迷宮》(Pen’s Labyrinth),票房不算特別理想,不緊要,在一部份人眼中一直是不可多得的傑作。值得擔心其實是2013年拍了齣平平無奇的《悍戰太平洋》(Pacific Rim),幾驚再一次證實個人風格最終也只能妥協從俗。幸好,原來是一種學習,《忘形水》成功帶來一次大突破,要為墨西哥導演再贏一次奧斯卡最佳導演,不成問題。就算不理會電影的其他政治寓意,只注重倆忘煙水裡的淒美動人愛情故事,我也覺得值得。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