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一面試】升小競爭大家長感迷茫 教育顧問個別面談如家長樹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年無論是升讀幼稚園或小學的競爭也相當激烈,最熱門的小學更接近50人爭一個位,這無疑為家長帶來很大的壓力,他們會從不同途徑找尋專家的意見,而升學及教育顧問更成為新興的行業,當中在家長界稍有知名度的Ian Tsang,每次開辦的入學面試講座也場場爆滿,除了辦講座,4年前他更開始為家長進行個別面談,面談費每2小時1800元,主要解答家長有關選校及面試問題,每年暑假、面試前的高峰期,也長期full booking,隨時要排期2個月,究竟這兩小時的面談純屬心理輔導,還是真的可以幫助家長為子女的升學問題尋找出路?

攝影:許詠妍、部分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Ian Tsang 的兩個女兒,現正就讀小學。

個別咨詢升學問題  1800元2小時

在4年前,當時的教育顧問還停留在辦講座、在報紙雜誌寫專欄,Ian Tsang已經找出另一條血路,他花了較高的租金在中環的黃金地段租用辦公室,以預約的形式為家長進行單對單的面談咨詢,為他們個別解答本地升學問題。這種個別咨詢的模式,就有如心理醫生的面談,Ian要為家長解決的除了是升學問題,有時就連家庭輔導、夫妻關係、情緒問題等也要兼顧。「試過很多次,有父母在我面前吵架,夫妻間對子女的教育出現了意見分歧,也顯示出選學校過程中父母不協調。」

Ian會想出個別咨詢這個職業,源於當時仍在親子論壇活躍的他,經常收到個別家長的私訊,希望幫忙化解難題,無論是教育上,還是夫妻關係上。Ian見到一些很需要幫忙的家長,更會花時間親自打給對方聊,希望為她們解壓,他亦因而想到開設辦公室,為家長進行個別咨詢。

Ian指最初的收費是半小時400元,現時收費則是2小時1800元,這4年來也沒有加價。教育顧問這個行業,對於很多人來說,認識不多,更可以說是冷門的行業,他說:「我喜歡冷門的,這樣才有發展空間。我當時最難克服的是,全香港有五百多間小學,我都和家長解釋,我沒有可能知道全港五百幾間學校的資訊,而我對私立及直資的學校最為較熟悉及理解;官津學校知點抽到就可以,用機會率去考慮,想的是邏輯。試過有家長問我離島小學,我都會口啞啞。」

堅持不開面試班

當記者問到現時很多面試班可以幫助小朋友進入某些學校,Ian直言當初到現在都很堅持,「你叫我教到小朋友入到某間學校其實不困難,過到這個階段,但卻是錯配,就很大問題。如果我堅持開面試班相信會發達了,現實話我知,你入到名校、心儀的小學沒有意思,都是熬六年,你都去不了下一步,所以家長要明白,最重要是選擇適合小朋友學習模式的學校。」

Ian Tsang畢業後曾從事management consultant工作的,於4年前才轉職教育顧問。

現時香港的教育制度,不單止令到家長有壓力,連小朋友都只能在壓力中學習。從幼稚園就開始面試,通過面試才能進入其心儀幼稚園;到小學,又要經過多輪面試,在選校、小朋友升學問題上面對嚴峻的壓力,教育顧問這個職業在早幾年出現,猶如給家長一點明燈、一個「樹洞」,有專業意見解答升學難題,可以傾訴父母之間的矛盾等。

從什麼時候開始想成為教育顧問?

Ian 原先在美國就讀兒童心理學,在最後一個學期完成所有BBA課程用以此畢業。他講到當時認為心理學畢業對找工作作用不大,在空閒的時間又接觸很多BBA的課程,最終用BBA成為畢業專業。畢業後,他從事management consultant的工作,幫公司改革當中的運作和效率,從而提升效益。一做更是做了幾十年.......

「如果我告訴你,我小學開始就想做教育顧問這一行就真的很誇張。我細個就是『獨家村』,我又是資優生,我對上五個家姐,年齡和我差一段距離,所以我獨自在家的時間較多,而娛樂卻不多,我會自己聽收音機。我很喜歡聽時美真的海外升學節目,小學就因為聽這個節目所以對海外升學有興趣;但到中學,我就對香港本地的學校有興趣。因為我中學時搞很多聯校活動,同學都知,我像在全職搞活動。」Ian指當時中學並沒有互聯網,故此為了知道各中學的資訊,就特意跑去書局購買香港中學概覽回家。

雖然有想過成為教育顧問,但畢業後的Ian並沒有馬上實行他這個夢想。「我心底對這些事情有興趣,很坦白說,我不會讀完大學就去找這類型的工作來做。」畢業後他選擇成為management consultant,任職這個行業的人數在香港也不是很多,「我有個座右銘,不喜歡做人地通常做的事,我有個習慣就是會去搵人地未做的事。」

 

Ian Tsang一家。

為女兒找升學資料廢枕忘餐

做了十多年顧問工作的Ian Tsang,在2008年開始要為大女兒曾昭妍找幼稚園,「因為我性格問題,我做每一樣事情之前都需要了解該件事情,我喜歡看歷史,那時的教育制度跟我小時候接觸的不一樣。我會找教育制度的改革,改革做過什麼?建議學校的制度變化?對我來說,我需要了解怎樣會來到現時的教育制度,我不滿足於現狀。」

為了尋找資料,Ian會到達廢枕忘餐的地步,每晚凌晨3時才睡覺,「對於好多人來說是好辛苦,對於我喜歡尋根究底的人,就很有樂趣。我發現我需要的資料一直都在,只時要花時間去細心找,我就很想努力去看,好似停不了。」這個階段都是三、四個月時間,當中延伸到小學,甚至中學的資料都涉及到。

Ian Tsang每次舉辦升學講座,反應都很好,場場爆滿。

擔任論壇版主 解答家長難題

到大女要開始找小學時候,他又繼續出動尋找資料,其中一個途徑就是上親子論壇,「我覺得既然我拿了些資料,也將自己找到的資料去分享及幫助其他人。所以很快那個論壇的版主就來問我會否有興趣做論壇的義務admin工作,我那時候覺得沒所謂,本身工作就自己有錢滾,不太困身,我可以長時間都在論壇上,其中有一段時間有人以為我是個論壇的老闆。」

不知不覺,Ian擔任版主2、3年時間,到大女找到小學,他就想停止擔任版主。同時,也是他第一次思考是否可以轉行呢?那個時候,Ian在考慮有什麼收入來源,如開講座、寫專欄……「當時計過覺得唔太work,錢太少了。所以就想在離開論壇前開辦一場升學講座,我當時有很多粉絲,不過我都會擔心,明明6月搞講座,但我3、4月就告訴別人,當時收費百多元一位。」

「我當時只是在自己的facebook page告訴別人我6月16日,我細女生日開場talk,要就send email來。我出post之後,電話就響過不停,一日收到三百幾封email,最後要book多四日,在6、7、8月的暑假也舉行,最終加到翌年1月,共加開了13場。」Ian說。

Ian Tsang曾出版的書籍。

主動找書商出書 遭受冷言冷語

除了舉辦講座,Ian更在舉行第10場講座時,有書商主動洽談出書事宜。Ian回憶在沒有書商尋找前,自己曾主動找書商希望出書,不過卻經歷過冷言冷語,「有一些甚至是相熟的書商,跟我說『人哋都有,點解要買你那本?』所以就作罷。之後辦到第10場講座就有人主動找我出書,第一本書賣得好好,印了三千本,一個星期賣斷,但其實作者分到的錢好少。」

出書後,看見市場的反應熱烈,Ian又同步的想,這是否可以成為一個事業呢?雖則一年開辦到40場講座,有寫專欄和出書,但Ian仍然「計唔掂條數」。這第二次的糾結就發生在其大女剛入小學,當時是2012年。屬於天主教的Ian那刻想天主有能力賦予給自己,是否應該做一些事情去幫助別人呢?於是,他決定給自己兩年時間去嘗試是否可以運作得來,而事實是他的個別面談咨詢日日也爆滿,高峰期更要排期兩個月。

讓家長了解子女最重要 

很多人以為教育顧問就是幫家長催谷子女入名校,但Ian強調最重要是為家長提供意見,選擇適合的學校,所以在面談的2小時內,家長除了可以問到有關小朋友升學問題,如升小的去向,之後中學的連接等,另外他更會在小朋友身上分析到該小朋友的性格特質,比較適合哪些的學校,而並不是一味只是報考名校。因為他相信小朋友進入一間適合他自己的學校比是否名校更為重要。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