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傭疑向僱主追索入職前訓練費最少$2500 逾萬僱主受影響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菲律賓海外勞工部專員(Labatt Dizon)日前表示,如果菲傭在「非自願」的情況下,入職前於菲律賓自費進行職業訓練,當中所支付的費用可向僱傭公司追討。隨即有本地菲律賓報章指,由於是香港僱主要求菲傭接受訓練,故菲傭有權在不設時限的追索期下,向香港僱主追討訓練費用。

直至現時為止約有20名菲傭已向菲律賓領事館提出申請。外傭僱主關注組召集人徐曉彤認為這是巧立名目地向香港僱主「開刀」,是變相加價。

該份菲律賓報章指,強迫來港工作的家庭傭工接受培訓的僱傭公司是違法,強調有關訓練及申領文件等費用應向僱主追收,菲律賓海外勞工部會接收傭工代理濫收費用的投訴,而相關措施提到,若外傭認為有關支出屬非自願性質,可向該部門匯報。

(資料圖片)

涉及費用約港幣2千5百元

安樂窩僱傭中心執行董事王偉東表示,這個制度不影響第一次出國的菲律賓外傭,涉及曾出國工作後再申請到港工作的菲傭,僱主有機會被追討菲律賓當地的培訓費最少$15000披索(折合約2500港元),他說:「其實這個政策一直都有,最影響到是曾出國的菲傭,譬如去過中東、新加坡等地方,由於外傭去中東或新加坡之前已完成培訓,並考核NCII(家務員培訓認證課程),一旦外傭返回菲律賓再來申請香港工作,理論上可不需再接受相關訓練,而當地僱傭公司若要求菲傭再做訓練,就有機會被外傭追索該筆培訓費用。」

所有費用轉嫁僱主 增外傭斷約機會

王偉東表示業界是強烈反對外傭減少自付費用,並將費用轉嫁到僱主身上。他說:「因為他們在沒有付出的情況下來到香港,可能會肆無忌憚地斷約轉僱主。」直至現時為止,約有20個菲傭要求追討相關費用。他續說:「因為菲傭暫時不能去中東地區,而去新加坡地區限制非常高,香港是他們在疫情的惟一出路,我們估計是供過於求,所以相信加價機會率不高。」

王偉東指出印尼即將推行「Zero Payment」政策,令很多本地僱主聘請印傭持觀望態度。「僱主都會擔心政策令印傭來港變得輕易,增加斷約機會,在未穩定情況下,我們也減少做海外印傭的轉介。」

訓練或形同虛設

外傭僱主關注組召集人徐曉彤向記者表示:「一直所謂的訓練其實是否形同虛設?我們都聽過外傭自己說過要來到香港進行在職訓練才真正學到,當地的訓練不像香港的職訓局一樣,有很多時間與機會讓學習。僱主說其外傭到港後像『一嚿飯』什麼都不知道,到底他是否有上堂真是無從查證。」

徐曉彤坦言最擔心是僱主誤中陷阱,她說:「因為如果對方聲稱自己有接受過訓練,而僱主又以為自己真的要求了菲傭接受訓練,那就有機會被追討訓練費,其實香港的勞工外傭事務法例上都講明,香港僱主是不需負責傭工的訓練費,香港僱主只需要負責中介費,為什麼現在要由香港僱主負責呢?這是否變相想加價呢?或是巧立名目想收取香港僱主費用?」

若再增加聘請成本  或令僱主卻步

由於在疫情階段,香港僱主要負責外傭在當地的檢測及來港隔離費用,徐曉彤認為如果再增加本地僱主的聘用成本,只會令更多僱主卻步。她說:「我最近收到一個案,有僱主用兩至三萬請了菲傭,來到家中只工作兩個月就辭職,僱主連外傭離職的最終原因也不明不白,最後心灰意冷也不願再請。要知全球經濟下滑,如果仍然推行這樣的措施,根本就不是開拓市場,只是幫自己國民拿盡着數,置香港顧主的權益於不顧。」

徐曉彤表示在香港現時的勞工法例中,是沒有要求香港僱主承擔外傭的訓練費用。她建議政府不應示弱,需與菲律賓及印尼的領事館溝通。「表明立場香港僱主不會負責外傭的訓練費用,並且保障僱主,一旦外傭到家工作後,短時間離職也應該承擔僱主付出的費用,因為他們來香港工作是自願性質,但到港後卻一點責任都沒有。」其次,她建議政府提供更多本地家僱市場服務,設立更完善的招聘系統。

記者就此向勞工署查詢外傭訓練費用之承擔責任,勞工處新聞組回覆指《僱傭條例》並沒有就外籍家庭傭工(外傭)的培訓安排及相關費用的支付作出規定。

香港家庭傭工資訊組及中介公司負責人Sunny Wong表示:「菲律賓海外勞工部負責人(Labatt Dizon)日前的發表是指菲傭在不自願的情況下自費培訓,是可以向菲律賓的僱傭公司追討相關費用,但後期報章演繹成基於香港僱主要求菲傭訓練,而當中的追溯期是不設限期,所以我認為有關部門應該要去求菲律賓澄清追溯費用的標準,以正視聽。」

Sunny Wong呼籲香港僱主要異口同聲表達:「香港僱主是沒有要求菲傭去做任何培訓,我們選菲傭時是基於對方的經驗和能力去聘請,根本香港僱主是不知道菲傭在當地進行了什麼培訓,因為菲律賓的培訓是沒有向香港僱主交代,沒有人知道培訓的詳細內容、時間與長短。」

Sunny Wong表示香港入境處在批工作簽證時,外僱來港的內容必須有兩年的工作經驗方可入境香港工作,當中沒有要求外傭接受任何特定訓練。「所以香港的僱主要統一口徑,但相反,如果香港僱主要求菲傭一定要接受過訓練才來香港,那就會有機會給被追討相關費用。」

以上部份資料來源:Labatt tells HK agencies, OFW training must be voluntary

相關文章:印尼政府推新政策 當地中介疑將培訓費轉嫁僱主 聘印傭高達4萬

+11
+11
+11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