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觀察】被欽定的光環與重任 中國金融副省長的「命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中共四中全會召開前夕,人事議題意外成為輿論鎖定的首個熱點,在外界猜測這輪正省部級人事調動為何會搶先在四中之前之時,過去的一個月,副省部級層面已經呈現集體調整的熱潮。尤其是金融副省長這一群體的再次湧現,使之成為中共政壇現在最炙手可熱的明星群體。不過,這一群體會持續壯大嗎?中共密集佈局金融副省長的思路是什麼?他們的仕途會延續如今的熱度嗎?尤其是日前廣東副省長歐陽衛民再次「回爐」金融系統的這一安排,讓外界對這一群體的政治軌迹又有了新的認知。

「金融副省長」群體佔領中共政壇

關於中共政壇「金融副省長」這一人事現象,多維新聞一直持續關注,從2018年「金融副省長」作為一種現象級的人事調整出現,到今年10月中旬,中國農業銀行副行長蔡東轉任吉林副省長這一最新案例,當前「金融副省長」已覆蓋中國過半省份,佈局速度不可謂不快。

關於這一群體的描述,高學歷、年輕化,成為外界關注的一大特徵,根據統計,當前的15位金融副省長中,有14位是碩士及博士學位,中共政壇的70後副部,有三分之一集中在金融副省長這一群體,可以說,他們代表了中共政壇新生力量的崛起。當然,外界對這一群體的關注不僅是他們良好的綜合素質與新鮮的政治面孔,還好奇這一群體異軍突起背後的邏輯。

中國農業銀行副行長蔡東轉任吉林副省長。(網上圖片)

從當前15省金融副省長的履新時間來看,江蘇副省長王江的赴任可算作一個時間節點,王江之前也有此類人事現象,但由於調動不夠密集尚未引起外界關注,王江之後,這種現象異常明顯。據統計,現任15位金融副省長中,有13位是在2017年的中國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後調任的,佔比接近九成,其中僅2018年1月就誕生3位「金融副省長」,2019年9月5位金融副省長到任。

王江到任江蘇副省長的背景是,2017年7月中國全國金融會議上,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那次會議上指示:要大力培養、選拔、使用政治過硬、作風優良、業務精通的金融人才,特別是要注意培養金融高端人才,努力建設一支宏大的德才兼備的高素質金融人才隊伍。

這是習近平對中國金融領域人事的明確指示,儘管習一直十分重視中共官員的選拔,但此前,其多強調官員的政治素養、基層經驗等適應整個官僚體系的用人標準,但像金融這樣具體到某一領域的選人用人指示還比較少見。更為特殊的是,在今年2月的中共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會上其再次強調「要打造一支政治過硬、作風優良、精通金融工作的幹部隊伍。」

中共一號人物的指示自然是金融副省長這一群體迅速攻佔中共政壇最直接的政治動員,但習對金融領域的人事選拔如此再三強調,也側面說明了這一人事佈局的分量。

「金融副省長」的使命

中共的人事任用從來都是嚴密且有計劃性的,尤其是這種現象級的人事調整。王江履新時機的特殊之處在於前述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這個會議是1997年中國為制定及改革金融發展而每5年召開一次的金融大會,到2017年,隨着中國前些年樓市高企,互聯網金融暴露出嚴重的風險問題,當年的會議上,中國金融領域的宏觀政策已經被鎖定在「服務實體經濟、防控金融風險、深化金融改革」三項任務,會議還要求地方政府強化屬地風險處置責任,且為了更主動的防範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此次會議還設立了中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

不過該委員會隨後經歷2018年中國黨政機構改革及人員換屆,到2018年7月國務院副總理劉鶴接棒該委員會主任一職,率領新一屆成員召開會議,那次會議審議了金融委辦公室提出的打好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三年行動方案。據報道,這個方案的重要任務包括有效控制宏觀槓桿率和重點領域信用風險、有序化解影子銀行風險、依法處置高風險機構、清理整頓金融秩序等。

由此看來,金融系統人士轉入地方政壇是早在2017年就在中共高層設計的一項人事計劃。根據這一部署,金融副省長將利用自己的專業能力及豐富的金融從業經驗在中國地方政壇整頓金融秩序。金融專業畢業、金融系統歷練多年,在轉入地方政壇後,他們更能得心應手的處理地方金融工作中的挑戰。例如今年9月剛從中國工商銀行副行長轉任貴州副省長的譚炯曾在貴州的一個金融會議上稱「坦誠講,我能夠非常切實地了解金融運行的本質、目標、規定,也切實地了解和在座金融機構之間的關係。到地方工作以後,雖然時間短,但是也非常深入、具體地了解到政府的使命和責任。」此外,他們身上「攜帶」的金融資源還可以在幫助地方融資、發展經濟等方面提供便利。

專業、高效,金融副省長所帶有的特質正符合當前中共破解金融風險、整頓金融秩序急迫性的要求。如今,中國金融領域的改革壓力俱增,除了內部因素,美國對華發動的貿易戰應對稍有不慎,金融這個「軟肋」便極容易被美國抓住,且屆時帶來的破壞性遠比貿易領域的碰撞與科技領域的局部制裁來得要猛烈。

金融副省長這一矚目光環之下,責任更沉重。

在廣東省履職8年的廣東省副省長歐陽衛民,回歸金融系統,接替鄭之傑出任國家開發銀行行長。(網上圖片)

「金融副省長」的政治前景

作為中共階段性政策調整而安排的人事計劃,金融副省長的湧現雖然較為奪目,但他們的政治前景如何還難以預料。專業領域的大放異彩,特殊背景之下「拆彈專家」的角色扮演固然為仕途添色,但他們幾無從政經驗,也就為以後的政治軌迹留下一個問號。

近兩年出現的金融副省長並不是中共政壇開創性的人事安排。早一批的金融副省長已經為這一群體的未來發展作出了示範。從最近一例金融副省長歐陽衛民的去向來看,這一群體大致就是重回金融體系或多止步於副部級。

2018年1月時任中國人民銀行支付結算司司長的歐陽衛民出任廣東副省長,日前,其結束金融副省長不足2年的仕途,再次轉回金融系統,不過此次轉任國家開發銀行行長、黨委副書記。而2016年曾在中國證監會任職多年的童道馳到任湖北副省長,隨着海南自貿區的建立對人員的調配,童道馳在2018年10月南下出任海南省委常委、三亞市委書記;劉桂平也是在任重慶副市長3年後又於今年3月重回金融,任中國建設銀行行長。現任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也曾在金融系統與地方政壇之間兩進兩出。

金融部門官員上位不易確實是當下中共政壇的寫照,從當前輿論關注的中共中央委員的人事名單來看,當前204位中央委員(其中畢井泉、劉士餘的中央委員資格存廢待此次四中追認)涵蓋地方大員,中央部委官員,軍隊人事乃至宣傳文藝領域,卻沒有一位金融系統官員在列。

儘管金融官員前景有限,但也有例外。現任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有30年的金融從業經驗,2014年方從中國農業銀行董事長轉任吉林省委副書記,2016年異地升遷湖北省委書記,成為主政一方的大員,也因此,在十幾個省份紛紛佈局金融副省長之際,輿論指出這就是「湖北不需要金融副省長」的原因。對於新一批佈局的金融副省長來說,他們有着不錯的年齡優勢,還有足夠的時間積累政治經驗。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