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會選舉】劉兆佳:選票不代表信任 香港泛民需拋棄對抗心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反修例風波持續發酵的背景下,剛剛結束的香港區議會選舉,泛民陣營壓倒性的獲得385個席位,建制派僅獲59席;在18個區的區議會中,泛民陣營在17個區獲得過半席位,建制派則有多位「明星」落選。泛民與建制雙方都將此次選舉視為一次「反政府」與「反暴力」的公投,而大陸官媒在報道通稿中對於選舉結果隻字未提,可見建制派的大敗對於大陸官方帶來的巨大心理衝擊。

針對此次香港區議會選舉,《香港01》採訪了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榮休講座教授、中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劉兆佳表示,未來中央政府與泛民陣營之間還會不斷產生摩擦,期待民主派變得「理性」,前景並不樂觀。香港若想恢復政治穩定,除了中央政府保持香港「50年不變」,香港也需要尊重國家利益、維護國家安全——尤其是政權安全——才是唯一出路。

相當數量的香港選民用投票給反對派的方式表達對於港府的不滿。(AP)

01:觀察人士大多預見到在反修例風波尚未平息的背景下,區議會選舉對泛民陣營有利,但最終泛民取得如此壓倒性的結果,還是讓人有些意外。有觀點認為,泛民陣營在贏得區議會選舉之後,需要把握機會,不能只是繼續搞街頭政治,而是要學會做一個真正的建設者,擺脱意識形態和情緒支配。

劉兆佳:我認為泛民根本不可能走上一條理性路線。一直以來他們領導民意的能力都比較弱,瞄準民意的變化而追隨民意、贏得選票才是他們所擅長的。尤其是最近幾年香港社會上出現一些激進分子,一定程度上這些人騎劫了主流民主派人士,讓民主派也走上了激烈(鬥爭)路線,這也是為什麼過去幾年民主派在社會上的公信力下降。

特區政府對於逃犯條例修訂引發的危機處理的很差,才讓他們(民主派)在這次區議會選舉中有了機會。但就像我多次說過的那樣,民主派提出的政治訴求不可能得到滿足,中央政府未來也一定會做出行動保衛國家安全、維護一國兩制,這樣必然導致中央政府與民主派之間還會產生新的摩擦,為了自己的生存,你怎麼能期望民主派在未來的摩擦當中離開激進路線?

況且還有一些激進勢力不是主流民意所能控制的,這些激進勢力有自己的理念和鬥爭手段,主流民主派很容易被他們牽着走,期待民主派實現「理性的建設者」的角色轉變並不樂觀。

此外,即便民主派現在控制了區議會這個平台,但他們也不大可能去關注地區基層事務,不大可能去為地區居民幹實事,因為這不是他們的目標。他們就是希望把原本是為地區服務的區議會變成全港性的鬥爭平台。

在這種情況下,我反而擔心區議會此後在一些地區事務性的工作上有所疏忽。而且反對派控制了區議會之後,很多原來願意配合區議會工作的一些社會賢達、工商界人士,也可能會減少對區議會的支持,讓區議會失去不少本來能夠用來造福地區居民的資源。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榮休講座教授、中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資料圖片)

香港01:如果真像你所說的,可以預見四年之後的區議會選舉,泛民陣營還是會丟掉這個平台,就像2003年泛民大勝之後,緊接着2007年就又失掉了大量議席一樣。

劉兆佳:這倒是還很難說。未來香港的政治鬥爭還會很激烈,四年後的區議會選舉是不是還會在今天這般激烈政治鬥爭的氛圍下進行,選民是不是還會因為討厭某個陣營的政治立場而去支持另一個陣營,左右投票選擇的因素很多,現在還很難說。只有在正常、平和的政治氛圍下,選民才會去看候選人在地方上的工作表現。

建制派這一次失去了很多區議席,但我相信他們不會退出地區事務,建制派的政黨組織,像民建聯、中聯會等等,還是非常龐大,擁有很多資源,與特區政府關係密切。就算建制派丟失了很多區議席,他們還是會在中央政府、港府和很多社會團體的支持下,繼續在地區工作,地區居民還是會通過他們來取得特區政府的一些協助。

建制派一定還會在各個地區為居民服務,以圖在下一次區議會選舉中捲土重來。當然,還要看到時候的情況是否對建制派有利,主要是如果整個社會氛圍依然被激烈的政治鬥爭所主導,他們也未必就能得到他們所希望的機會。

此次香港區議會選舉的投票率創歷史新高。(Reuters)

01:說到建制派,這次大幅度丟失區議會議席有替港府「背黑鍋」的原因,你認為建制派應該如何重新定位自己的角色?

劉兆佳:建制派的定位本身沒有問題,他們在中央政府的要求下大力支持特區政府。但現在的大環境不是他們能夠改變的,像中央政府與反對派以及部分港人之間的摩擦,特區政府的施政是不是能贏取民心,這些都會影響到建制派所處的選舉環境,影響其在港人心中的地位。

尤其是現在還有一箇中美博弈的大背景,建制派肯定會站在中國政府一邊,反對派在一定程度上會與美國聯手,來對付中央政府與特區政府。

從現在來看,建制派只能是多做實事,提出對香港發展有利的建議,做好地區的工作,擴大自己的陣營,把務實、理性的中產階級更多的拉入建制陣營。特別是要去追蹤那些願意與中央政府合作的愛港人士,這部分人數量其實不少,只是找不到政治參與的途徑而已。

01:除了建制派,港府也必須對這次區議會選舉的結果進行深刻反思。就像你此前所說,選民投票給反對派更多是為了宣泄對於港府的不滿情緒,而港府對社會主要矛盾的長期不作為,以及在危機管理上的無能和搖擺無法獲得市民信任,是市民不滿情緒積累的根本所在。你認為未來港府該如何痛下決心實施改革?

劉兆佳:現在港府的處境非常惡劣,反對派實力增加後會對港府更加窮追猛打;建制派作為港府施政的受害者,丟失了很多區議會議席和地區上的影響力,也會遷怒於港府。

港府現在非常弱勢,在這種情況下,港府也只能小心謹慎的將一些經濟、社會民生問題做好,以一個弱勢政府的姿態,與中央政府和建制力量緊密合作,擺脱過去那種傲慢心態,在中央政府和建制派的支持下,把它能做的事情做好一點。在實務上取得一些成績,是港府當前唯一力所能及的事情。

01:近半年來香港持續不斷的亂局,非常充分地暴露出香港長期積累的深層矛盾,香港需要一場深刻而徹底的改革。你認為港府和建制派該如何配合北京推進這場改革?

劉兆佳:這個命題很宏大,不是三言兩語能說清楚的,很多矛盾將長期存在,甚至要延續到下一代人繼續探討。

短期能做的事,就是針對(香港的)社會、經濟矛盾做些實事,來改善港人追求公義而不得的情況。反對派與中央政府之間的矛盾涉及到一些根本政治利益與根本政治取向,雙方之間的巨大差異很難再短期內得到有效處理。

現在要想香港恢復政治穩定,歸根結底是要遵循鄧小平的「一國兩制」方針來處理,即中央政府尊重香港原有的政治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變,與此同時,香港也需要尊重國家利益、維護國家安全,而國家安全中最重要的就是政權安全。現在問題的關鍵就是各方能否圍繞這兩個基本原則去處理和看待特區政府與中央政府之間的關係,這才是出路。

所以香港反對派必須要放棄與中央政府對抗的心態,不要妄想改變內地的政治現狀,不要拉攏外部勢力插手香港事務,尊重中共政權。如果各方能在這些問題上取得共識,不僅香港的深層次矛盾可以逐漸得到處理,香港的民主發展也會有更好的前景。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