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看美國|工作半年被裁 留美畢業生提早返港嘆疫情打亂人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20年如今已經過去一半,而這半年來的世界局勢可謂風起雲湧,世界霸主美國的社會、政治、經濟亦受到了強烈的衝擊:新冠肺炎疫情雖然在中國逐步受控,但在美國全面爆發,感染人數不斷上升,美國經濟也深受影響,失業人數創歷史新高;而另一方面,隨著5月美國明尼蘇達州(Minnesota)非裔男子弗洛依德(George Floyd)因警員使用過度武力拘捕而死亡,種族問題就此引爆美國社會。

雖然近年來中美之間摩擦不斷,但兩國經貿乃至社會聯繫依然緊密:兩國外貿規模依然高達數千億美元,美國中國留學生數量超過30萬人,仍是美國最大的外國留學生群體。

那麼,面對今年上半年美國社會的巨大動盪,在美國留學、工作的中國人究竟有何感想?他們如何看待美國過去這半年的變化?這些變化又會如何影響他們的生活與思想?《香港01》就此採訪了部分在美生活的中國年輕人,請他們來談一談他們的所思所想。

本文為系列採訪的第五篇。

截至5月30日,因經濟停擺,美國失業救濟的申領人數達到了創紀錄的4,260萬人,美國第一季度GDP萎縮4.8%,製造業在5月繼續萎縮,消費支出在4月跌幅13.6%,創1959年以來最大降幅。(路透社)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美國經濟活動停擺,全國失業率由二月份的3.5%,急升至四月份的14.7%,五月份經修正後更高達16.3%,創下「大蕭條」(Great Depression)時代以來的新紀錄。研究生畢業後留美工作的中國人Ivy,在這次企業裁員潮下也加入了美國失業大軍行列。

今年25歲的Ivy來自青海,大學四年在香港就讀,前年(2018年)年底赴美國波士頓進修,畢業後在紐約州一間廣告公司找到一份全職工作。如果沒有這場疫情,Ivy計劃留在美國工作較長一段時間才回國,但她這份工只做了大約半年。今年五月收到美國公司的解僱信後,Ivy感嘆「疫情打亂了自己的人生規劃」,又指個人命運在大環境下「無能為力」。

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統計,截至當地時間6月30日6時,全球確診新冠肺炎病例逾1030萬宗,其中美國確診患者近263萬人,逾12.7萬人病亡。Ivy所在的紐約州則是「重災區」之一,無論在確診人數和死亡人數上,都是全美各州中之最。

紐約州是美國疫情最為嚴重的地區,圖為3月28日,醫護人員將新冠肺炎病人送往紐約布魯克林一家醫院的急症室。(新華社)

若將時間撥回到今年1月,中國武漢開始出現疫情,香港的防疫措施亦逐步升級。Ivy於1月18日經香港回內地探親,當時她發現香港已經陷入口罩搶購潮,但美國仍然「風平浪靜」。回國後,Ivy趁著農曆新年假期與家人到湖南長沙遊玩,未料疫情愈發嚴峻,鄰省湖北多個城市更陸續實施了「封城」措施。除夕夜,Ivy只能與家人在酒店吃外賣,他們此行所到之處也幾乎看不見遊客,還要在各個景點吃「閉門羹」。

實際上,在Ivy回國的三天後,美國華盛頓州已於1月21日報告了全美首宗新冠肺炎病例,為境外輸入病例,患者曾到武漢旅行。及至1月30日,芝加哥出現美國首宗本土病例。因應疫情,Ivy在1月31日搭飛機返回美國時,全程都有戴上口罩。當時美國共有4個州出現確診個案,累計確診7人,而她到埗後不久就看到了美國實施入境限制措施的消息。

1月31日,美國宣布新型冠狀病毒為國家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並宣布將從2月2日起,除美國公民或綠卡持有者或其親屬以外的外國人,若在2周內到訪過中國內地,將被拒絕入境。同日,美國三大航空公司宣布將停飛中國內地。數日後,美國部分航空公司也宣布暫停來往香港的航班。

3月13日,在美國紐約肯尼迪國際機場,旅客進入安檢通道。當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國家緊急狀態」,以應對美國新冠疫情。(新華社)

Ivy看到美國政府開始關注疫情,她所在的公司也要求部分從中國返美的同事在家辦公。但Ivy發現,雖然公司針對中國人採取了隔離觀察的措施,她的美國同事卻不願意戴上口罩防疫,「(公司內)除了中國人沒人戴口罩」。

世界衛生組織(WHO)及歐美國家在疫情爆發初期,曾對普通人戴口罩抗疫存懷疑態度,而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在2月29日更正在社交媒體要求民眾停止搶購口罩,因為這樣做無法避免市民大眾感染,並引發醫護人員無法得到充足口罩的風險。但這與亞洲形成強烈對比——「不戴口罩是不負責任」。

儘管美國總統特朗普政府要求白宮工作人員戴口罩,但特朗普本人卻經常公共場合不戴口罩。圖為5月5日,特朗普到亞利桑那州視察新建的口罩廠。(路透社)

Ivy曾戴上口罩到公司上班,卻遭到上司的斥責,對方更要求她立即回家工作,不能戴口罩出現在公司。面對上司嚴厲的「驅逐」舉動,Ivy感到十分委屈,雖然她嘗試向對方解釋,自己沒有生病,只是擔心外出有可能碰到「傳染源」才會戴口罩保護自己,也不會影響其他人,但對方沒有聽入耳。

Ivy只能表示無奈,她亦了解到,美國人剛開始只當新冠病毒是一次「流感」,並不擔心會感染此病。她的一名同事還說:「我還年輕,這個病是老年人患的,就算患了也沒辦法。」抱有相同想法的本地人太多,Ivy指,在美國公共場合也很少看到有人戴口罩,他們也不需要分清哪些是外科口罩,「有些人用頭巾圍一圍就算了。」

5月3日,警察在紐約華盛頓廣場公園巡邏。當日溫暖天氣吸引大量紐約市民到公園休閒,增加了「佩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離」等防疫措施的執行難度。(新華社)

▼相關圖輯|紐約女顧客不戴口罩逛超市 遭民眾圍攻驅趕出店:

+7
+6
+5

及至今年3月份,美國疫情開始大規模爆發,不再只針對中國人,Ivy的公司要求所有員工都在家辦公。3月11日,美國累計確診個案超過1100宗。八日後,美國累計確診個案數已超過1萬,其中約四成都位於紐約州。

Ivy指,由於美國的口罩依賴進口,政府又優先將口罩供予醫療機構,因此儘管美國人不愛戴口罩,但市面上同樣「一罩難求」。在外買不到防疫物資,Ivy的畢業生身份也未能拿到中國使領館為留學生派發的「健康包」,幸好她之前從國內帶了一些物資返美,其後又依靠家人從國內寄了一些防疫物品過來,未至陷於四處奔波的境地。

紐約聯儲銀行總裁威廉斯(John Williams)認為,受到新冠肺炎大流行重創的美國經濟,很可能須時數年才能完全復原。(新華社)

疫情也迫使美國多數經濟活動自3月中下旬開始陷於停滯,營收銳減的情況下,許多企業出現裁員潮。美國自動數據處理公司(ADP)6月3日發布數據顯示,美國私人部門繼續削減就業崗位,五月份共裁減了276萬名員工。Ivy的公司也開始裁減人手,並對部分員工放無薪假,她不幸成為被裁員工之一。收到消息後,Ivy在她與閨蜜們的群組裡發送了一條訊息:「我失業了,打算回國了。」

談及回國,Ivy指這是她在深思熟慮下作出的決定。她當時推斷,美國疫情仍未明朗,失業率又居高不下,自己很難在簽證到期之前成功找到新工作,沒有簽證也無法留在美國。而在5月下旬,非裔美國人弗洛伊德在明尼阿波利斯市被警員強力壓在膝下之後死去,引發美國各地多個城市發生示威,並演變成暴力衝突。Ivy與父母商量後,一致認為短期內已不適宜在美國發展。最終,Ivy選擇回到香港發展,並已成功覓得一份工作。

▼相關圖輯|「非裔男子弗洛伊德事件」導致美國以及其他國家多處發生示威或騷亂:

+16
+15
+14

美國航空公司在中國疫情嚴重的時候,宣布停飛中國。隨着中國局勢逐步好轉,美國航空公司想要恢復往返中國的航班。(新華社)

在Ivy看來,中美關係自貿易戰後迅速惡化,疫情期間互相出台限制措施向對方試壓,更多是一種「鬥氣」的態度,夾在中間的留美學生則成為「犧牲品」。「中美貿易戰偏向經濟方面,具體到個人的影響不大,疫情角力所受到的影響更明顯。」Ivy所說的角力,是指中美以復航互相「要挾」。

全球疫情大爆發後,不少海外華人選擇回國避疫。為了防範疫情從境外輸入,中國民航局在3月29日開始執行「五個一」政策,即一家航空公司在一個國家保留一條航線,一周一個航班,令往來中國的國際航線瞬間縮減九成,成功限制了人員流動,但也直接推高了機票價格,令「天價機票」頻現。

據悉,上述的「五個一」政策一直實施了兩個月,本來預料到6月也會繼續實施。但美國部分航空公司有意在6月復飛往來中國的航班,並已經開始銷售機票,惟復飛申請無法獲得中國民航局批准就要迎來退票潮。

美國政府隨後則以中國違反兩國航空協議為由,宣布將禁止中國航空公司飛往美國。也有傳媒報道,中國外交部申請中國派飛機接回在美的中國留學生時遭到美國方面的刁難,指責美國是把中國留學生當作談判籌碼,要挾中國與其復航。最終,中國民航局在6月4日發布新規定,放寬了國際航線控制。

Ivy從美國搭乘飛機抵達香港後,先到世博館接受病毒核酸檢測。(受訪者供圖)

據Ivy透露,她當時是從香港某間航空公司的官網上,以4千美金左右(約合3.1萬港幣)買到紐約經加州再飛香港的機票。Ivy指自己已經很幸運,買到美國直接飛香港的航班。由於不確定回國航班能否在預定時間內起飛,她有一位朋友花了10多萬人民幣向「票販子」(旅行社或航空公司內部人員)買了三個時間段的機票,還要途徑荷蘭和南非才能到達目的地。

對於留美學生買機票一事,Ivy表示:「買天價機票確實沒必要,轉機也很危險(容易被感染),但是被逼無奈,是迫不得已。」她還稱,可以理解政府出台的政策,但不希望百分之百都以防疫作為藉口,而是應該同時給出一些可行的解決方案。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