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行官員:貨幣政策要避免「大水漫灌」 亦要防信用收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司司長孫國峰發文稱,要根據形勢變化靈活調節政策力度、節奏和重點,既要避免「大水漫灌」導致經濟過熱和通脹,也要防止信用收縮,滿足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需要。同時,要處理好恢復經濟和防範風險關係,保持宏觀槓桿率基本穩定。

據《財聯社》報道,業內人士認為,2021年人民銀行工作會議中強調貨幣政策的「合理適度」,相較於去年更加強調逆周期調節,保持信貸充裕的表述而言,市場預期將出現信用收縮的現象。孫國峰此次發文也為市場派了一顆定心丸,預計2021年貨幣政策的調整將較為温和,會充分考慮評估政策調整的時間、力度和效果。

孫國峰在文中表示,貨幣政策中介目標要保持廣義貨幣供應量(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同名義經濟增速基本匹配。「進入新發展階段,有必要優化貨幣政策中介目標的錨定方式,保持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同名義經濟增速基本匹配,將其作為健全現代貨幣政策框架的重要內容。」

孫國峰在撰中表示,貨幣政策中介目標要保持廣義貨幣供應量(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同名義經濟增速基本匹配。(路透社)

而2020年,為應對新冠肺炎疫情,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目標為明顯高於2019年。孫國峰表示,隨着經濟恢復常態,去年中共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保持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同名義經濟增速基本匹配,中國貨幣政策中介目標的制度更加定型。

值得注意的是,孫國峰對「基本匹配」作出了解釋。他表示,「基本匹配」不意味着「完全相等」。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可以根據經濟形勢和宏觀經濟治理需要略高或略低於名義經濟增速,體現逆周期調節。同時,要綜合考慮名義經濟增速、潛在產出和經濟增速目標。而基本匹配也將是中長期概念。

盤古智庫高級研究員王靜文表示,中國已經形成了以M2和社融為中介目標的貨幣政策體系,央行當下提及相關概念,也意味着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將按此進行,這也體現了中國貨幣政策的連續性、穩定性和可持續性。

實際上,近年來,人民銀行保持M2和社會融資規模平均增速與名義經濟增速基本匹配,2018年到2019年實現了大致相當。2019年中共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貨幣信貸、社會融資規模增長同經濟發展相適應。

從「明顯高於」變為基本匹配,市場對貨幣總量收緊的擔憂。

不過,王靜文認為,信用收緊的幅度預計會略小於之前市場的預期。央行此前也強調保持貨幣政策的「三性」:所謂連續性,意味着部分疫情期間的政策將會延續,避免出現「政策懸崖」;所謂穩定性,意味着貨幣政策將會「穩字當頭,不急轉彎」;所謂可持續性,則意味着政策會兼顧防風險、穩槓桿等方面的考量。總括而言,預計2021年貨幣政策的調整將較為温和,會充分考慮評估政策調整的時間、力度和效果。

此外,孫國峰還表示,堅持央行和財政兩個「錢袋子」關係定位,既合理分工,又高效協同,防止財政赤字貨幣化,維護銀行貨幣創造的正常市場化功能。以國家發展規劃為戰略導向,促進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以及就業、產業、投資、消費、環保、區域等政策緊密配合。加強國際貨幣政策協調,提高參與國際金融治理能力,維護全球經濟和金融市場穩定。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