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形象】我是肥胖的女性,亦是美麗的女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肥」,是不是一種錯誤?

Elle(化名)從小五、小六開始,因為身型肥胖而飽受同學排斥,聽過的說話,由「肥妹」到「 肥到像豬一樣」 都有。當因為身體而引起的排斥和欺凌結合網絡文化,其傷害也許變得更無孔不入,Elle在中學時期見證面書的興起,個人檔案上的生活照,成為轉載的材料,「同學將我的相片轉載到自己的個人檔案上,再標籤所有人一起來恥笑(我的身型)。」她自言,當時未懂得判斷和思考,認為自己之所以惹來這樣的校園欺凌、網絡暴力,是因為「自己的問題」。

Elle聽過的說話,還有很多針對「肥胖女生」的偏見,例如「大家認為肥人不會有完滿的性生活、好的戀愛對象、美滿的生活」,即使奮力去追求理想美滿的生活,Elle都會被當頭棒喝:「你是不是去召男妓?」、「人們只是看中你胸大。」

原來「高矮肥瘦」的女性都會被欺凌

「這個社會,對女性有很多不公平的地方。我發現,大眾認為美麗的女性 ,都會被稱為雞,一些大眾認為不太美的女性,或者肥胖的女性,像我,都會被匿名的網民Slut-shame(蕩婦羞恥) 和 Body-shame(身材羞辱)。」Elle清晰指出一些看似「偶發」的現象源於同一個問題:「社會對於女性所行的不公平」。

隨著科技發達,互聯網成為生活場域,生活中面對的言語暴力和偏見,都紛紛在網絡中出現和散播。根據一份來自聯合國的2015年報告指出,每三個女性,就有一個會在生命中面對網絡暴力的威脅;73%的女性網絡使用者都接觸過不同程度和方式的網絡暴力。美國女演員Ashley Judd在TEDWomen 2016上發表的演講,點明「針對女性的網路欺凌越演越烈」。

你眼中的問題,成為我堅持的自信

將批評字眼「重奪」(Reclaim),將傷害自己的言語化成「充權」(Empowerment)的土壤,是Elle現在的取態,你說她「肥」,她繼續穿露出肌膚的衣服、化一個紅唇妝:「我覺得美麗的身體部分,我想分享。」脂肪、身型、胸部肌膚,她選擇不去蓋掩。「不會因為這班人(欺凌者) 打擊我,或者以他們的語言貶低我,我就會覺得自己好醜、像地底泥。 」

她,並不是為了負面評語而活。 在歐美,大碼模特兒Ashley Graham的樣貌和身型,在2016年被複製成芭比公仔,向來以「金髮碧眼」和「苗條身材」作「女生模型」的玩具,也開始推廣更為多元的審美觀念。在香港的地鐵站,一度出現過類似的廣告,昔日被稱為「Pizza面」的大碼模特兒終於在告示板中出現,而且賣的不是「減肥服務」,而是可以做回自己,即使此系列廣告惹來不少劣評,依然是香港市場推廣中少見的非傳統審美觀念,或許,能為不少隱形了的女性打了一支自信的強心針。 

Body-shame(身材羞辱)的反面,是Body Positivity(自我體態接受主義),不再因為別人的評價而自信崩潰、不再為了滿足其他人的審美觀而調整自己生來擁有的身體特徵,也許就是Elle所講的「自愛」,只有學會「自愛」和相信自己擁有的價值,才能找到自信:「我每天看鏡子,都會覺得自己很美麗,很完美。」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