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凌杰遺體修復師:修復遺體,也是修復社會傷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反修例運動持續半年,香港人對於死亡出現「集體恐懼」。社會出現多宗死因不明的非自然死亡個案,但均被警方列作死因無可疑,由於警民之間失去信任,香港人活於不安中。很多人尚未走出上一個「死者」的哀傷階段,又再面對接踵而來的憤怒與哀傷,同時大部份人認為死者尋冤未雪,因此累積更多的憤怒。

曾義務為梁凌杰先生修復遺體的遺體防腐師Pasu,在社會運動中找到自己「生死教育」的角色和使命,關注情緒支援,到科大講課當天碰巧是周梓樂離世,他感受多。他認為:「修復仙人遺體是對死者與家屬的尊重,也能修復部份社會傷痕。」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