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正念同行】班尼迪美聲旁白 因拍《奇異博士》與禪師結緣 

撰文:佘漢姬
出版:更新:

香港人生活忙碌,為兩餐日夜奔波,肉體的休息已屬難求,更遑論心靈上的平靜。活在當下,放低執着,從紀錄片《與正念同行》(Walk With Me)看曾提名諾貝爾和平獎的「正念之父」一行禪師所在的「梅村」,看他如何引領信眾走過煩惱。早前禪師的近身弟子法友法師Brother Pháp Huu與導演之一Max Pugh親自來港接受訪問,與《香港01》談談鏡頭背後的因由。

一行禪師在法國南部建立梅村禪修中心,追隨者眾。(《與正念同行》劇照)

為何會想拍一部「正念」紀錄片?

是甚麼原因讓導演Max Pugh想到拍一部宗教紀錄片?「比我細兩年的弟弟2008年剃度,我覺得要捨棄我所知現有的生活,要為此跟女友分手、又送走所有身外物等等,是很激烈又有趣的決定。身為一名電影人,我想對此作出回應,因為他的經歷是一個十分吸引人的故事。然而同時我也不想打擾他的修行,因為在修行早期他需要絕對專注。對一個禪修地點來說,鏡頭應該是不受歡迎的,所以我打消了拍片的念頭。去到2011年的農曆新年,我弟弟跟另一位僧人聯絡我,問我有沒有興趣拍一部有關他們的影片。我想這是非常好的機會,不是由我提出,而是由他們做主動。一開始,我們想拍一部公路紀錄片,跟着梅村的僧侶去美國巡遊兩年,似是搖滾樂隊會做的事,但沒有性愛與毒品。我立即連絡另一位同業Marc J. Francis,邀請他一起執導。」

導演之一Max Pugh(右)因為弟弟跟隨了一行禪師而產生拍攝梅村的想法。(《與正念同行》劇照)
班尼迪甘巴貝治一聽到這部有關一行襌師的作品,即答應為其配旁白。

班尼迪的聲音 X 一行禪師的詩篇

導演說因種種天時地利人和配合,他們找到英國影星班尼迪甘巴貝治(Benedict Cumberbatch)為《與正念同行》讀出滿載詩意的旁白:「他有把最合適的聲音,極為深厚宏亮、有靈性的聲線,與一行禪師所撰寫的《芬芳棕櫚葉》(Fragrant Palm Leaves)詩句充滿哲學的氛圍非常吻合,那是第一點。然後我發現,原來他有讀過禪師部分著作,在個人的精神層面上與一行禪師有着緊密聯繫,當我們向他提出邀請時,他立即答應,對於一個國際巨星來說,這種情況很少見。後來我知道,他不但有讀禪師的作品,他還因為拍攝電影《奇異博士》(Doctor Strange)而時常進行禪修練習。他在尼泊爾工作時,亦與當地的僧侶朝夕相處。在很多因素影響下,在當刻就出現了那樣的機會,成就今次的合作。」

導演認為班尼迪為影片增添更多思考的空間,成為觀眾體驗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人物所經歷的『旅程』片段之間,觀眾有時間靜下沉思,在你的視點從影片中的人們回到自身的內在時,他的聲音代表一行禪師本人,同時又反映老師尚年輕大約36歲左右寫下這些個人體會時的心境,亦可以是你(即觀眾)的心聲,幫你講出一些在看這部電影時纏繞你心頭的問題。」

僧侶Pháp Huu(左)是一行禪師的近身,跟隨他走遍各地。(《與正念同行》劇照)

父親的願望

人們帶着不同的盼望、想法來到位於法國南部的梅村,作為大師的近身弟子,在影片中甚為「搶鏡」的Pháp Huu之所以入村,原來與父親有關。「我的父親幫忙成立梅村,他先是隻身來到這個地方,在禪修中心作短期修行。如此一來,他徹底迷上了村中的教導、生活,他其中一個願望是帶同家人一起修行。1996年我與妹妹第一次跟着父親來到梅村,進行為期一個月的暑期修練學習,那是禪修中心全年唯一對小孩子完全開放的時期。平時你可以帶小朋友來,但就不會有專屬的修行課程。暑假時在教導大人們之前,禪師與梅村僧團法師會先為小朋友上20分鐘左右的課。這種直接與年輕僧侶交流的體驗,真的為我帶來極大的震撼。我家信奉佛教,小時候會跟父母一同去傳統的寺院,但我從未覺得跟我有多大關係,直到去了梅村。在真正成為僧侶前,我們有段『學習期』,身分類似於大家口中的實習生,那個時候不斷思考自己是不是想要過這種平靜的生活。」

一行禪師提倡佛教禪宗要入世,因此梅村僧團定期會到訪海外地區,進行分享與教學,連香港都有梅村道場。2014年大師不幸中風,雖然經搶救成功,身體慢慢康復中,但行動力始終不比當年。這部《與正念同行》,令行動不便的一行禪師繼續能夠與世界「接觸」。Pháp Huu說:「『正念』的概念現在於西方已成主流,梅村最吸引人的是它有着小社區的特質,電影上映後,我們收到更多有關禪修的查詢。」

梅村成員隔幾年就會到美國巡遊講道。(《與正念同行》劇照)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