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肉搜尋.影評】低成本高水準 創新拍攝手法呈現另類電影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互聯網時代,手機和電腦能讓人消失,也能成為破案的有力線索,這部把網路搜索玩到極致的懸疑片,不僅豆瓣高達8.7分,導演還是從谷歌(Google)辭職的90後。

如果你的孩子失蹤了,你第一個反應會從哪裡開始找?問老師、問同學、查監視器……除了這些傳統的手段之外,生活在互聯網時代的我們,肯定不會忘記上網搜尋,特別是「神通廣大」的社交媒體。最近成為全球熱話的荷里活電影《人肉搜尋》(《Searching》),說的就是一位父親完全依靠智慧手機和電腦螢幕尋找他失蹤的16歲女兒的故事。

不誇張地說,《人肉搜尋》可能是我今年看過最好的懸疑片,它不但把懸疑、推理劇情與父女親情結合得很好,更特別的在於它的表現形式——全片2/3的內容都發生在電腦和手機螢幕上,這是一部真正屬於互聯網時代的電影。

影片今年1月在美國辛丹斯電影節(Sundance Film Festival)首映,獲得了包括“觀眾選擇獎”(NEXT Audience Award)在內的3項大獎。美國影評網站爛番茄93%新鮮度,內地網站豆瓣三萬多人打出8.7的高分(最高一度達到9分),相信這部電影能入選今年不少人的年度十佳。

《人肉搜尋》於內地網站豆瓣獲8.7分評分(外灘圖片)

導演Aneesh Chaganty在一個特別的處女作中完成了不可能的事情,製作了一部幾乎完全通過智慧手機、筆記型電腦屏、瀏覽器視窗和監控錄影講故事的高壓驚悚片。
《滾石雜誌》(《Rolling Stone Magazine》)

並且,它還是第一部由亞裔美國演員主演的主流荷里活驚悚片。雖然,與前段時間大熱的全華裔影片《我的超豪男友》(《Crazy Rich Asians》)相比,《人肉搜尋》在宣傳的時候完全沒打這個點。

16歲女兒神秘失蹤 單親父親通過直播軟體找兇手

《人肉搜尋》是印度裔美國導演Aneesh Chaganty的第一部長篇電影,由韓裔演員John Cho主演。影片開頭就是一段五分多鐘的電腦檔和google搜索組成的蒙太奇(Montage),快速展現男主角 David Kim(John Cho飾演)一家從幸福的三人生活到妻子癌症去世的故事背景。

【注意!以下內容含劇透】

母親去世之後,兩父女相依為命,然而兩人都將這股哀傷埋藏心底。一天晚上,女兒Margot去參加學習小組後並沒有歸家,期間給父親打過三個電話,在睡覺的David沒有接到,之後就再也不見女兒的身影。David打電話報警,案件被分配給一名叫Rosemary Vick的女警。當Vick在外搜查辦案的時候,David 則在家裡通過電腦和網路尋找蛛絲馬跡,聯繫Margot的老師、同學、朋友,登陸上了她的facebook、Instagram、tumblr等各種社交軟體,以及她在玩的直播網站YouCast尋找線索。

隨著David的調查越來越深入,David發現女兒過得並不像他想像中順利,在學校也沒什麼朋友。而David的親弟弟、Margot的親叔叔Peter和Margot也有著他不知道的秘密聯繫……因為是懸疑片,懸念和轉折都非常重要,因此我們就不再多劇透了。

影片中,David 幾乎一切問題都用網路手段解決,這顯然並不是很真實,卻因流暢的剪輯產生了一種意想不到的效果。全片大部分鏡頭都是“屏攝”(Screenshots),也就是展示電腦螢幕上的畫面,通過主角在各種網頁、檔間的切換和搜索來了解他的查案過程。

怒打一大段文字又刪掉,相信這樣的心情大家體會過。(外灘圖片)

更厲害的是,處於第一人稱視角的觀眾雖然看不見主角的面部表情,卻能通過他的搜索內容和在對話方塊裡打出的文字,打字的節奏、停頓,甚至打了一大段又刪掉重寫的這些行為來理解主角的情緒。看似冷冰冰的文字與對話方塊,其實背後藏著令人揪心的感情。

偶爾需要直接表現男主角狀態時,大多數是通過桌面上的小視窗來表達。(外灘圖片)

當然,技術上的創新固然好玩,影片真正動人的地方還是對親子感情的刻畫。除了David為找女兒不惜一切代價,嫌疑犯的故事更讓人唏噓。這個世界上唯一的無條件、無理由的愛,大概真的只能來自父母吧!

同一個互聯網,同一種網路暴力

除了精彩的劇情和獨特的表達方式,《人肉搜尋》最有意思的地方,其實是對於網路暴力的客觀呈現。

電影透過以下方式反映現況,呈現現實中亦會出現的花生友與網絡怪事▼

+4
+3
+2

我們都知道互聯網改變了生活,它既有好處,也難免帶來問題,而且問題還不小。然而導演在影片中完全沒有對這些“網路暴力”進行任何的批判,只是客觀的展示出來,甚至都沒有花太多筆墨去描述 David 受到的傷害,完全把評判的空間留給觀眾。就這一點來說,就比很多煽情和說教片高級多了。

90後印度裔導演,還是Google前員工

影片克制而理智的視角,大概跟導演的“科技宅”背景多少也有點關係。

1991年出生於華盛頓州的導演 Aneesh Chaganty 是印度裔,父親是電腦工程師,他自己則畢業於南加州大學電影學院,拍出這部電影之前是Google員工。

2014年,他為Google Glass拍過一部名為《Seeds》的兩分鐘短片,上載到YouTube後24小時內獲得超過100萬的點擊率,轟動互聯網。因此被邀請加入紐約 Google Creative Lab 的團隊,並拍了兩年的Google 廣告。Chaganty 亦因為這兩年的經驗,獲得了拍攝《人肉搜尋》的預算。

為了拍出這部完全在電腦螢幕上進行的《人肉搜尋》,Chaganty 和他的編劇 Sev Ohanian 花了好幾個月、做了大量的準備功夫,因為影片中需要大量的網頁、視窗、檔案和短訊來拍攝。

當我們意識到它時,它就像火車一樣擊中我們:即使David沒有看到那些視窗,那些與主線故事無關的視窗,也必須有特定的內容。所以這是一項大量的工作,這有點難以量化,但我認為我們最終寫出的文字數量比原版劇本多25倍。
《人肉搜尋》導演Aneesh Chaganty

Chaganty 和 Ohanian 最終製作了26個不同的google檔案,從“A”標記到“Z”,每個文檔包含20頁左右的背景內容:圖像、電子郵件、新聞文章和新聞標題、網路影片等等,其中大部分都被編成了故事,等待最細心的觀眾去發現。此外,還有一系列關於演員、工作人員、家人、朋友的彩蛋被埋藏在浩瀚的網路頁面之中。

有意思的是,網路上信息量巨大,主角的分析能力卻是有限的。如果觀眾看得夠仔細,或者翻看的時候,會發現很多關鍵線索早已經出現過,只是當時主角並沒有發現。(外灘圖片)

最後,作為男主角John Cho的粉絲,我也要實名吹捧一下他的演技(和顏值)。很多人最開始認識他可能都是因為新《星空奇遇記》(《Star Trek》)電影裡的企業號舵手Hikaru Sulu。巧合的是, John Cho正正就是受到舊版《星空奇遇記》中,由George Takei扮演的Hikaru Sulu一角啟發而從影,沒想到幾十年後這部作品亦成為了John Cho的代表作。

除了演正劇、科幻片,John Cho亦拍攝過不少喜劇電影,例如:《美國處男》(《American Pie》)、《How I Met Your Mother》、《「俏」Betty》(《Ugly Betty》)以及醫療劇《醫人當自強》(《Grey's Anatomy》)中都有他的身影。

2014年與Karen Gillan主演處景喜劇《自拍女王》(《Selfie》),劇中外冷內熱、沉穩又帥氣的男主角 Henry 更為John Cho圈粉無數。

在成為演員之前,John Cho還是一支名為 Left of Zed 的樂隊主唱。多才多藝,資源多戲路廣,走紅既不是因為膚色也不是因為性別,這也許才是我們真正期待亞裔在荷里活受重視的樣子。

【本文獲「外灘TheBund」授權轉載,微信公眾號:the-Bund】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