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博客 X 台北公案主唱】當高樓價令愛情失去立足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為一層樓,你可以去到幾盡?」

在樓價瘋狂的香港,這些年,這句話,我們經常聽到。我們羨慕其他國度,樓價沒這麼高,住宿空間大很多,認為這樣才有生活的尊嚴。

其實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最近台灣有一首歌《愛情末班車》的 MV,述說的不是愛情故事,而是台灣人買不起房子的悲哀。

《愛情末班車》的 MV,述說的不是愛情故事,而是台灣人買不起房子的悲哀。(MV擷圖)

MV 故事奇幻荒誕。社會有一個「一坪青年社會住宅」的計劃,一對男女只要簽約參加,計劃規定要在狹小的樣品屋內,持續 45 天發生性行為,提供繁衍評估實驗的數據,之後便可入住面積一坪的青年社會住宅,兩年免房租。

看似沒難度,MV 內一對相愛的男女,買不起房子而參加計劃,可是為了目的而盲目地發生性行為,同時把兩人的愛情斷送,最後有了房子,沒了愛情。MV 的末段穿插多條新聞片段,全是報道台灣房價節節上升,打工仔一輩子不吃不喝也不能置業。

看畢 MV 那些激情片段,都不及所訴說的現況來得刺激,是刺激起心底那種唏噓與無奈

相信香港人對那種唏噓無奈,想必看得感同身受,被香港人嚮往的台灣,其實同樣面對如此困境。

絕食15年 才能在台北置業

根據信義房屋的統計,台北市去年第四季房價,每坪售價是 61.9 萬台幣,即每呎 4,305 港幣,以 700 呎單位為例,約 1,240 萬台幣,即 310 萬港元,支付三成首期,房貸利率 1.8 厘,供 30 年,每月供款要 3.1 萬台幣,即港幣約 7,800 元。

在香港的房價水平來看,確是「很抵買」、「很抵供」,但請以台灣的工資水平計算,如果是月薪 22K 一族,約港幣 5,500 元,怎能買得起房子?

台灣有「絕食買房指數」,不吃不喝 15 年,才可以在台北置業。難怪寫這首《愛情末班車》的台北公案樂團,會想到這樣荒誕的故事。我們以香港的工資水平,去羨慕台灣的生活,真的是「我睇你好,你睇我好」。

「這裏格局很好,價格異想天開」

「套子記得要戴,那裏不能承擔,我們的小孩」

歌者唱到這兩句,聽者聽到看不見未來的悲涼。

台北公案主唱 Funck 跟我說,人,要順勢而活,如果評估自身條件後,發現買房反而讓自己與家人的生活,要作出重大犧牲,是否不應該硬要做?

  他說:「每天活在一些負擔得起的幸福,比較踏實。」

「負擔得起」四字,有如當頭棒喝,年輕人買不起房子,父母幫忙付首期,用上一代辛勤努力的成果,成就這一代的置業夢,香港、台灣、大陸,這些故事比比皆是,好像已不是什麼一回事,有人視為理所當然,有人認為這是愛的表現,這種幸福,我們是否真的「負擔得起」?

當努力工作仍無法買到棲身處

在香港,物業與地皮,沒有一刻不是投資賺錢的工具,很多人因此致富,也是八十年代香港經濟起飛的一個重要推動力。

主唱 Funck 說寫這歌的目的,是擔憂高樓價下的愛情。

愛情是建構家庭、延續社會的基礎,二人因為愛結成伴侶,決定共同生活,但身處的土地,房屋成了炒賣投資的金融工具,樓價被炒高,超出一般人工資可負擔的合理水平。為了有共同生活空間,二人承受極大壓力,愛情在現實的折磨中,漸漸失去立足之地。

Funck 希望 MV 荒誕的影像故事,能讓大家想想,究竟「家的空間可以是多小?」我們為了一間房屋,能犧牲到什麼程度?

有人去炒賣,有人賺錢了,吸引其他人加入,是正常的商業社會運作,我們都知道,只是工資增長落後於樓價的升幅太多太多,自問已非常甘願去努力工作,也無法為自己買來棲身之所,這是令人氣結的無奈。

Funck 說樂團之所以叫「台北公案」,取材自「禪宗公案」的「公案」,希望以音樂創作,探討生活的大小「公案」。

他帶點苦笑說:

生活在台灣,沒有特別夢幻,同樣需要面對各種生活的課題,那些壓力與挑戰,甚至會令人有想要逃離這座城市的無力感。

尋找樂土,從來不易,我想,我們都知道。

台北公案主唱 Funck 跟我說,人要順勢而活,如果評估自身條件後,發現買房反而讓自己與家人的生活,要作出重大犧牲,是否不應該硬要做?……這種幸福,我們是否真的「負擔得起」?
關茵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