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地震 震了科學家上法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這次地震,亦令人聯想到 2009 年 4 月 6 日,同樣發生在亞平寧山脈的一場地震…更引發一場長達 4 年,可能是史無前例,極具爭議性的訴訟…輿論普遍認為,科學家不應為未能「預測地震」而負上法律責任。但實際上,案情並不是那麼簡單……
林紋蔚

意大利中部8月24日凌晨發生6.2級地震,奪去至少294人性命,接近 3000 人無家可歸。(Getty Images)

8 月 24 日零晨 3 時半,6.2 級地震,悄悄降臨在意大利中部居民的睡夢中。

這場震源深度只有 10 公里的地震及後來無數餘震,導致 295 人罹難,300 多人受傷,數千人無家可歸。

這次地震,遠在羅馬都能感受。傷亡和破壞力卻集中在意大利中部亞平寧山脈(Appennino Centrale)、特龍托河谷(Valle del Tronto)一帶。當地 4 個小鎮——阿庫莫利市(Accumoli)、阿馬特里切(Amatrice)、阿爾夸塔德爾特龍托(Arquata del Tronto)及佩斯卡拉德爾特龍托(Pescara del Tronto)最接近震央,皆有傷亡。阿馬特里切鎮中心樓房,近乎全部倒塌。

位處地震風險區 兩個城市 兩種命運

意大利中部亞平寧山脈,因為複雜的地質構造,一直是地震高風險地帶。這地震風險區,先後在 1979 和 1997 年經歷兩次破壞力強的地震。幾近滅鎮並重建的諾爾恰(Norcia),這次卻得以逃過一劫,沒有傷亡,全因重建後的仿古樓房都有抗震力。

上星期,諾爾恰先後錄得 3 次 4 級以上地震,小鎮樓房依然堅固。

諾爾恰鎮長 Nicola Alemanno 接受日本國家電視台訪問時,被問及「諾爾恰抗震模式」(model Norcia)是什麼時,簡單地回應:

在 1979 和 1997 年的大地震後,我們運用大筆資金重建,用得其所,開誠佈公。我們修補地基,加固牆壁,安裝建築金屬網架等等。當然,地震時諾爾恰的房屋也有損壞,抗震也有個限度,但肯定沒有倒塌在居民頭上。
諾爾恰鎮長 Nicola Alemanno

這亦引申出兩個問題:

第一,意大利政府沒有明文規定,地震風險高地區樓房必需有防震能力。

不過即使有,在不破壞古建築風格的前提下,要讓許多在中世紀時代建造的古村古宅,改為符合現代抗震標準,難度高,而且重建費非常昂貴,一般平民並不可能負擔。

有見及此,意大利政府正研究針對地震風險高地區,推出資助或貸款,鼓勵居民重修古宅,加強建築抗震能力。

第二,政府向地區派發的建築維修資金,未有用得其所。

這次地鎮重災區阿馬特里切,兩條主要橋樑遭受嚴重破壞。後來傳媒相繼揭發,原來在 2014 年,阿馬特里切所屬的拉素行政區(Lazio)發放了 61 萬歐元資助,重修幾項公共建設,以確保其防震能力,當中包括了阿馬特里切鎮的 Rosa 橋。但地方政府帳目混亂,找不到 17 萬歐元來支付該項工程的餘額,因此不能動用該 61 萬歐元資金,橋樑遲遲沒有進行維修。

另一邊廂,在 2012 年重建的小學,雖然有測量師簽字證明建築有 60% 防震能力,但學校卻在這次地震中全部倒塌。幸好是暑假,學生才得以避過一劫。

地方政府不善理財時有所聞。意大利傳媒更追溯至 2009 年,同樣發生在亞平寧山脈的一場地震,令拉奎拉(L'Aquila)市內古建築全部倒塌,309 人罹難。災後,中央政府發放接近 8,400 萬歐元,作災後重建和地區防震。但到底這些資金有多少是用到防震工作上?防震工程又是否謹慎進行?

或許可以從諾爾恰和拉奎拉兩個小鎮、兩次地震、兩個結果中,看出些端倪。同屬一個地震帶,兩個鎮位於不同行政區和省府,官員處理帳目、工程跟進手法有異,兩地居民命運,竟有這麼大分別。

▲意大利中部城市阿馬特里切地震後損毁情況嚴重。

一場地震 將地震專家送上法庭

談到 2009 年拉奎拉地震,不可不提那次地震引發一場長達 4 年,可能是史無前例,極具爭議性的訴訟。

由 2011 年開始,拉奎拉檢察機關起訴 7 人過失殺人,包括 6 名國家主要危機委員會(Commissione Nazionale dei Grandi Rischi)的地震專家,及當時為國民保護部(Dipartimento della Protezione Civile)副主席的 Bernardo de Bernardinis。

審判前,全球有超過 5000 位科學家聯署,致信當時的意大利總統納波利塔諾(Giorgio Napolitano)支持被審判的科學家。輿論普遍認為,科學家不應為未能「預測地震」而負上法律責任。

但實際上,案情並不是那麼簡單。

回到地震前 誰說了什麼話?

事情經過是這樣的:

2008 年 12 月至 2009 年 3 月間,拉奎拉省內的居民經歷連續幾個月無數的輕微地震。

2009 年 3 月 29 日早上,國家天文物理研究所(Istituto Nazionale di Astrofisica)地震專家 Gioacchino Giuliani 跟位於拉奎拉省內的蘇爾莫納鎮(Sulmona)鎮長通電話,談及早上錄得的 3.9 級地震。

Giuliani 用測量氡氣排放量的方法,研究預測地震多年,唯這種方法未被學界接納。他告知鎮長,早上錄得異常高氡氣排放量,和地震出現情況吻合,並預測下午將有一場更大地震。

這個消息,雖沒有得到官方肯定,卻在居民間迅速散播,造成恐慌,居民紛紛待在屋外。

但那天,大地震卻沒有到來。

失控情況引起官方關注。國民保護部(Dipartimento della Protezione Civile)主席 Guido Bertolaso 決定於 3 月 31 日,到拉奎拉市召開緊急風險評估會議。與會者包括 7 位後來的被告和幾位官員,他們全是當時頂尖專家。

因為是閉門會議,期間討論了什麼,公眾無從得知。會議後,國民保護部副主席 Bernardo de Bernardinis 接受記者提問,他解釋:

我們都知道這區位於地震帶,近期現象是正常的。身為國民保護部成員,我們有必要教導居民與地震共存,應有常帶警愓但不慌亂的心……(再三強調)沒有危險,專家繼續向我們保證,持續微震讓地下層的能量得以釋放。這是有利的,因此現在沒有危險。是有頗強烈地震,但不是非常強烈。
國民保護部副主席 Bernardo de Bernardinis

記者最後問道:「那我們可以先喝杯酒?」

Bernardo de Bernardinis 答:「絕對是!一杯 Montepulciano 紅酒,我想是現在需要的。」

「絕對是!一杯 Montepulciano 紅酒,我想是現在需要的。」Bernardo de Bernardinis 接受記者提問時回答。(Youtube 截圖)

訪問出街後一星期, 4 月 5 日晚上 11 點,拉奎拉發生 3.9 級地震。4 小時後零晨 3 時半,發生破壞力更大的 6.3 級地震。

法庭審訊案件時,控方其中一個證人 Guido Fioravanti 說,在 3.9 級地震後,他立即打電話給媽媽:

我記得媽媽被嚇壞了的聲線。若是其他情勢,他們應早已逃離。但那一晚,她和爸爸重覆着危機委員會的說話,並選擇留在屋內。
證人 Guido Fioravanti

最後 Fioravanti 父親在地震中喪生。

未能預測地震 科學家有罪嗎?

2012 年 10 月,初審終有判決。法官裁定 7 名被告過失殺人罪名成立,判監 6 年及永久不能出任公職。

法官在 2013 年 1 月發布長達 800 頁的判決書,強調被告面對被起訴,並不是因為無法準確預測地震。

法官重申,從預測及預防功能上看,緊急會議對拉奎拉的風險評估非常「粗略、普通及無效用」。7 名被告盲從上司指令,欠缺應有風險評估,運用傳媒發放消息,引導拉奎拉居民留在家中。如果被告能夠謹慎作出建議,將能拯救部分人命。

7 名被告提出上訴,經過兩年聆訊,拉奎拉上訴法院推翻初審判決,6 位地震專家無罪釋放,只有國民保護部副主席 Bernardo de Bernardinis 維持原判,但由 6 年監禁減至 2 年。

拉奎拉檢察官不服上訴結果,再上訴至意大利最高法院。至2015年底,作出終審判決:維持上訴法院判決,科學家脫罪,官員罪成。

法官裁定 Bernardo de Bernardinis 過失殺人罪名成立,判監 2 年。(Getty Images)

這樁案件,登上了《自然》期刊 2012 年「十大科學故事」之一。

到底,科學家們應否就此案負上法律責任?或許可以引用英國地質學教授 Willy Aspinall 在《自然》期刊就此案向科學家提出的一個建議:

給予建議前,請審視自己的法律地位……在敏感情況下,科學家們應仔細想一想要如何運用社交媒體。 <br> Check your legal position before advising others......scientists in sensitive situations should think carefully about their use of social media.
英國地質學教授 Willy Aspinall

這樁案件登上了《自然》期刊 2012 年「十大科學故事」之一。(《自然》期刊)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