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的後裔》如何左右韓國國會選舉?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4 月 13 日舉行的韓國國會選舉,關係到未來數年的韓國政治版圖,甚至影響來年韓國總統大選…大量游離票之下,各黨也盡最後努力,以各種不同方式增加市民關注度,推高民望。近來熱播的《太陽的後裔》,便成為了一眾候選人模仿的對象。
鍾樂偉

韓國當紅熱播劇集《太陽的後裔》,由兩位風潮勢不可擋的韓星宋仲基和宋慧喬帶起「太陽熱」。(網上圖片)

從2月底至今,要數持續影響整個亞洲最深刻的事件,非韓國當紅熱播劇集《太陽的後裔》莫屬。由兩位風潮勢不可擋的韓星宋仲基和宋慧喬帶起的「太陽熱」,單從劇集於韓國國內的收視率,在中國大陸出售轉播版權的天價金額,以及二人上周到訪香港時所引起的混亂情況,便大概可以知道《太陽的後裔》受關注程度。它的影響力已超越一套純粹電視劇,成為一種文化焦點。一切能夠與之牽連的人和事,都能增加其受歡迎程度。

男女主角宋仲基與宋慧喬上星期到港,引來逾 400 粉絲到機場守候。(符祥定攝)

近來,連一直被外國媒體忽略的韓國政治人物,也因為難以抵擋《太陽的後裔》熱潮,紛紛借用該劇的風靡效應,協助推高個人知名度。尤其是,今天(4 月 13 日)舉行的韓國國會選舉——關係到未來數年的韓國政治版圖,甚至影響來年韓國總統大選——也因為「太陽熱」而不能避免地受到波及。

在野黨分裂 執政黨背水一戰

這一次國會選舉,是以政治領袖安哲秀為首的一眾退出「新政治民主聯合」(現改稱「共同民主黨」),並在今年2月初成立新政黨「國民之黨」之後,在野黨派第一次在分裂成為兩黨的情況下,正面挑戰執政黨「新世界黨」。

選舉前,韓國國會由「新世界黨」坐擁 300 個議席當中的 152 席,僅僅足以維持着過半的優勢。因此,這一次國會大選中,就是要考驗執政黨能否在未來 4 年,繼續維持控制國會的力量,並主導來年的總統大選。

這一次選舉,若以「新世界黨」為首的保守陣營能夠勢如破竹,取得 180 席或以上,就足以讓保守派暢通無阻地修改現時的國會法,令本來需要五分之三議員贊成才可把議案交上國會討論的門檻降低,加快討論議案的速度,甚至可以將具爭議的議案,在無人挑戰的情況下輕易「舉手」通過。

然而,這或許只是空想而已。因為隨着選舉臨近,「新世界黨」的選情每況愈下。支持率從今年年初的 4 成,跌至最近一周只剩 3 成。連他們在韓國東南部慶尚南道的傳統票倉,選情也開始落後於「共同民主黨」,情況不容樂觀。

另一邊廂,在野陣營在選舉前,忽然因為政治理念不同和內部派系分權不均的問題下,最終分裂成由金鍾仁帶領的原有最大反對黨「共同民主黨」,和由安哲秀帶領的「國民之黨」。若然這一次國會選舉中,「國民之黨」能夠取得一定議席,在國會內形成一個獨立派系,將會是韓國政治民主化 30 多年來首次出現三大政治力量的突破性局面。而且,萬一「共同民主黨」未能取得基本盤的 100 席,也將會左右他們代表在野力量的認受性。或許未來 1 年間,安哲秀與「共同民主黨」的拉鋸戰將會更白熱化。

「國民之黨」候選人權垠希(左),上載了一張模仿演員晉久(右)拿着狙擊槍的改圖,並寫着「獵捕朴槿惠的狙擊手,就是我!」的標語。(權垠希 Facebook)

《太陽》大熱 候選人爭相叨光

這一次的選情尤其激烈,不少年輕甚至長者選民表示仍未決定最後投票意向。在大量游離票之下,各黨也盡最後努力,以各種不同方式增加市民關注度,推高民望。近來熱播的《太陽的後裔》,便成為了一眾候選人模仿的對象。

「共同民主黨」候選人韓廷愛(左),把自己改圖到劇中軍醫官尹明珠(右)的臉蛋上。(網上圖片)

就如「國民之黨」候選人,出選光州市光山區的權垠希,早前便於她的社交平台專頁,上載了一張模仿演員晉久拿着狙擊槍的改圖,並寫着「獵捕朴槿惠的狙擊手,就是我!」的標語,吸引大眾的關注。同一政黨出選仁川市桂陽區的崔元植,也同樣改圖以軍人的語言來招徠支持。還有「共同民主黨」的候選人韓廷愛,也把自己改圖到劇中軍醫官尹明珠的臉蛋上。而出身自陸軍醫生的李容賓,也同樣以《太陽的後裔》中軍人醫生的形象,加強自己的人氣。除此之外,代表「新世界黨」出選坡州市的現任國會議員黃震夏,也以「坡州的後裔」作為競選口號,並運用自己作為最早一批代表國家參與聯合國維和部隊工作的軍人身分,打動市民的愛國心,博取支持。

可見這一次韓國國會選舉,除了是一眾候選人各出奇謀爭奪議席的選戰外,更考驗《太陽的後裔》能否成為左右韓國選舉政治的關鍵因素。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