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稿】六四悼念不悼念,是政治還是道德問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街頭一對男女嚷不休。女生喉嚨痛,男生要她喝苦茶,說對身體好;女生訴說最怕苦,埋怨不體貼。旁觀的你,大概覺得沒好氣。一個想身體好,一個想人體貼,要是有錯,就錯在大家牛頭不搭馬嘴,各自用不同的語言對話。

那一邊說燭光無助推動民主,請解開大中華膠情意結,另一邊卻說六四未敢忘記,悼念慰藉人心。或許大家都說的是,只是其實牛頭不搭馬嘴,各自用不同的語言對話。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悼念不悼念:一方在說政治 另一方在說道德

悼念無用論的人,站在政治層面討論,目標是推動民主發展,最好當然在香港,但如果中國民主能令香港民主,我想他們也不會反對。燭光晚會就能建設民主中國嗎?27年過去,他們質疑無用,想另闢蹊徑,也難言沒有道理。

但堅持點起燭光的人,卻站在道德層面討論,是其是,非其非,在神州大地沒有空間再能直斥中共其非,香港這片土地更見難能可貴,同時亦是對所有死難者,以至天安門母親的一份尊重和肯定。悼念在政治變革上或許沒用,但卻是一種實實在在的道德宣示。

道德與政治從來難言切割

六四有人會爭論悼念不悼念,大概原因就在這,因為悼念集會是一體兩面,滲着了政治與道德的性質。當你站在維園之中,這就是一個政治行動,表達一種(即使極其薄弱無力)的政治抗議,同時也是一個道德舉動,對是非黑白的宣告,對人性與人情的關懷。

六四集會做不了甚麼,我認同,但除此之外有甚麼更好方法,似乎未見有一著好的。再者,道德與政治從來難言切割,當中共政權指白為黑,不分是非,要人絕口不提之時,一個人仍然堅持是非黑白,將對與錯掛在口邊,活在生活之中,這種道德的實踐,同時也是一種向中共政權的否定,就是不依他的一套。

抗爭有很多形式,和理非非有時的確沒有果效。但更多時候,如何將所要堅持的理念、所要否定的醜惡,都在生活中的每一步展現出來,或許也是一種抗爭。因為說到底,抗爭就是不買帳。你愈要蠻不講理,信奉赤裸裸的拳頭法則(might is right),我就愈要堅持以理服人,分對錯,講道德。

所以,如果在悼念之外,想在政治層面尋找更好方法爭取民主,值得支持,值得鼓勵。但如果悼念是出於對做人原則的堅持,是種道德情操,也請繼續下去,因為做人之重要,絕不下於政治。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