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幅50歲能意會的字畫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有兩幅我很喜歡的字畫,多年掛在家裏最顯眼的牆壁,幾乎是天天相見,

但畫裏的幾個草書,飄逸如風,無從辨識,可謂相見不相知,只能欣賞美好的形態,不能看破背後的意思。

讀者朋友請先看畫,停一停,猜一猜,看看你能否識破畫家深意。

這兩幅掛畫如何跑到我家來,也有個小故事。

朋友Donna相識滿天下(真係要服咗佢),經她介紹,認識一個爽快好客的高人易菰

第一次見面是在她位於新蒲崗工業大廈的辦公室及精品陳列室。易菰天生慧眼、見微知著、觸覺敏銳,在世界各地搜尋美物,帶回香港半賣半送,只想惠澤有緣人。2008年金融海嘯之時,她不看好香港前景,把陳列室關掉,收藏其中的寶貝都送給朋友。我看見兩幅字畫就喜歡,馬上拿回家掛起來。及後朋友到訪或會問我,字畫何所指?我都是啞口無言,說不出所以然。

社交媒體發達,近年令不少朋友重新聚首。我加入的其中一個,是教會少年團契群組,三十多年不見的朋友又碰頭了。其中有位團友是中大醫學院的余俊豪教授,他醫術精湛、教研出色,而且書法造詣頗深。這一兩天心血來潮,就請教他試試能否讀懂掛畫。黃昏他發來短訊,謎團竟給他破解了。他寫道:那應是取自大家熟知的「臨江仙」,詞曰:

滾滾長江東逝水

浪花淘盡英雄

是非成敗轉頭空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

慣看秋月春風

一壺濁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俊豪在研究微創手術的成就很高,想不到他的細心,也見於考察字畫的偵探頭腦,畫中他能認出「幾度夕」等十個片言隻字,他就想起了「幾度夕陽紅」的名句,並指出畫家是用「半字半畫」的方式,呈現「臨江仙」的意境。

多年的謎團解開,我高興了一個下午。再細心看掛畫,在字與畫之間發現了裂紋。

原來作者先在紙上以草書寫下「臨江仙」完整的一首詞,然後撕下片段,再貼進畫中。字入畫,畫入字。作者撕斷文理,不在乎「看官」看不看得明白。

「白髮漁樵江渚上」,只剩下「白髮漁」三字。

最為人熟識的末句「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他的選字竟是「今多」、「都付」,局外人如入五里霧中。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只抽出「在幾度夕」,單看字面,完全無法理解。但經過這麼多年,與字畫朝夕相對,今天我才恍然大悟,明白此中有深意。

滾滾長江東逝水,半生奮鬥,今天快退下火線,千古成敗,人生為何?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

香港由輝煌轉歸落寞,何足傷逝,且看青山依舊,幾度夕陽紅。五十歲後的你,經過人生起跌,如今靜下來,就好像詩詞中那個白髮漁夫,在江渚上捉魚斬柴,每天飽覽夕陽染紅半天,秋月春風迎面。在漁翁眼內,慣看美景亦平常。他最快樂是一壺濁酒,朋友相迎,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原來這個「唔少嘢」的漁夫,就隱居於我的家這麼多年,不急於表露身份,淡然的在我大廳牆上,秋月春風,把酒自娛。

五十歲後,不要為明天焦慮,不必慨歎時不我與,不必努力去證明自己青春常駐,不要懼怕人生走下坡的自然規律。壯年的你,建功立業;五十歲後,有一個安靜的你,安坐內心深處,或許有個平常的晚上,緣份敲到門前,你遇到一個陌生又熟識的自己,脫下功業的外衣,這個你,把半生爭回來的成績表,重新剪貼,細看亂世浮生,如今踏入少老之年,何謂真,何謂好,何謂善,何謂美,也許有很不一樣的思量

一如臨江仙那畫中人物,無論古今多少事,依舊相伴的,總會有青山、秋月、春風。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