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得快好世界 大陸國安交手實錄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老友 Ross 心知肚明,有咩事美國領事館唔會救佢,所以先成日問,香港點呀。對呢班鬼嚟講,香港係指標。香港有咩風吹草動,走人。呢種咁 uncivilized 嘅環境造成嘅恐懼感,喺古巴同南非都見識過,但香港喎。
胡頁一

銅鑼灣書店事件引發兩制受衝擊的疑慮,成國際媒體焦點。(葉鈞頌攝)

香港人的恐懼,似乎全世界的人都感覺到了。

一堆洋人朋友問:香港點呀?

言下之意係,你地香港仲捱到幾耐呀?

Ross 是200磅美國工程師,30年前第一次去大陸,無時無刻把美國 passport 掛在心口保命,以為可以擋公安子彈。 30年後,同老婆仔女一齊住喺上海既洋人小區,食物同水都由美國運嚟。中文零進步,但 Ross 成日問我,香港係咪好快要轉埋用簡體字。

大陸打貪,Ross 效力嘅美國工程公司被揭發賄賂地方幹部,自此公司來了面善心不善的留美海歸派,同時也是優秀的共產黨員,Ross 笑說是最光明正大嘅線眼。  

第一次見識到大陸同大陸國安的粗暴和難纏,是十幾年前的事。

一大堆國企倒台,幹了一輩子的工人被逼下崗, 我和 crew 跑到東北,透過中間人,找到了一個下崗工人聚居的地方,中間人聰明地沒有出現。十月的時間,風和日麗,卻安靜得讓人害怕。

我們拿著不怎麼清楚的地址,爬了 5 層樓梯,找到了中間人介紹的工人家庭,在 200 呎屋裡,連 90 歲阿嫲同兩個月阿孫,喊苦喊忽的道出了如何被國企剝削。兩個小時後,我們很不好意思的急急和工人家庭道別。

離開前,我們把當時還算高端科技的小型錄影帶左塞右塞,又將另一盒冇料錄影帶放回攝影機。要明白,被國安捉到,交出影帶是必要之事。但你精國安都唔笨,吉帶佢地唔會收貨,喺間屋兩個鐘,咩都冇影到,淨係飲茶,講到冇人信啦,於是我們要預先準備好影咗幾個街景 shot 同無關痛癢 shot 的錄影帶,以供沒收及交差。跑過大陸嘅記者都識。

一出門口,見到頭先坐喺度扇涼嘅大媽望咗我一眼,已經知出事,跟住,3 個國安已經唔知喺邊度飛咗出黎。唯一辦法,就係跑。

幾驚幾腳軟都要跑,我地愈跑愈大鑊;中間有條 4 線行車嘅大馬路,當時年近 40 嘅 cameraman 大嗌:「過!」冇選擇,我就衝咗過去,如是者擺脫咗兩個國安。最後一個,就喺我地兩個瘋狂香港記者跟貨車上highway 之後撇甩埋。

好似拍寒戰2咁,但我梗係冇郭富城咁勁,跳上中間人為我地預備嘅麵包車之後,即離開嗰個城市,之後抖咗 4 日。

(Getty Images)

咁樣嘅經歷,好多行家都試過。下崗工人啫,冇錯,下崗工人啫。就係咁弱小嘅反對聲音都唔得。喺大陸做野,一日要俾人捉幾多次?

有一次跑得唔夠快,被國安捉到,困咗 4 個鐘,放番;冇嚴刑逼供,冇精神虐待,冇逼我喺電視度讀悔過書。但,真係有同行被禁箇半年。

攞咗外國 passport 會唔會好啲?仲衰。死都用回鄉卡,話自己係香港人,勾結外國勢力仲大罪,信我。

冇諗過有一天,會全香港都對呢種恐懼身同感受。咁樣嘅手段,唔應該係常態。

老友 Ross 心知肚明,有咩事美國領事館唔會救佢,所以先成日問,香港點呀。對呢班鬼嚟講,香港係指標。香港有咩風吹草動,走人。呢種咁 uncivilized 嘅環境造成嘅恐懼感,喺古巴同南非都見識過,但香港喎。

係呀,香港喎。

香港又點,而家咁嘅環境,「香港喎」一詞似乎唔太適用,五星旗下,走得快好世界,依然係黃金定律。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