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評】《寡人》:符致逸大唱自己一個更開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從不喜歡孤單一個」

人越大,越是認同這句說話。不過,卻非因為自己沒有人陪伴,濫用著這公共空間無病呻吟,而是因為人越成長越是發現,很多人都喜歡邀約不相干的人,陪伴自己做些不相干的事。

尋找「磅友」這回事,在朋友圈中、在學校中以至在工作間中亦漸趨常見,甚至已成為生活日常。或許是更多溫室小花小草開始投入社會的關係,從小到大也被照顧著,從不需要孤單一個。所以做甚麼事,大至工作,小至吃飯,都需要尋找「磅友」。但他們應沒意識到,這已不再是學校。雖不至於要如Do 姐那樣疾呼世界末日後即使剩下自己亦能生活,但最少也希望對方能獨立處事。

相比街上喧鬧,「其實自己一個更開心」(使鬼你講)。這可是由衷的一句,不是宅男被遺忘後的悲鳴。相反,成為今個星期介紹、符致逸口中的《寡人》,得到這些獨處的機會,卻是如久罕後的甘露,給予自己思考的機會,沉澱自己,做些自己喜愛的事情,在沒有人的清晨時份細嚼小說,品味音樂。相比人人在派對

「我 Selfie 故我在」

你這獨處時間來得更有意義,「我思故我在」,直逼笛卡兒的境界。

尋找「磅友」已成為生活日常。《寡人》MV截圖

在之前推出那《靈魂獨舞》後,Adrian 走回時光隧道,由八十年代致敬式的曲風和唱腔走回廿一世紀,送上這首《寡人》。Adrian不是在樂壇中試圖自立為王,以「寡人」自稱,而是聯同梁栢堅、Fergus Chow等,告訴大家獨處的快樂。梁柏堅扮演著導遊的角色,用著文字,向着一眾「從不喜歡孤單一個」的人們,介紹獨處世界的可愛之處,儘管這是因為「工作工作更多工作」而得來。知道人們會把「獨」和「毒」放在一起再加上等號;知道人們怕被嘲諷「毒」而胡亂邀約不相干的人做些不相干的事,梁栢堅又化身文、史、哲學家:

隻身孤影 如慕容少主
放歌笑傲 如令狐沖放任
喜歡康德 對映過這一生

就連康德也拖下水,還害怕一個人自處嗎?梁栢堅在如動漫節模特兒般用文字  Cosplay 之餘,也不忘以一句「影子獨舞」呼應  Adrian 的前作《靈魂獨舞》。

歌詞部分固然重要,但Adrian 的演唱、旋律和Fergus 的編曲亦不能不提,特別是這首歌的曲風,比起二月派台《靈魂獨舞》的懷舊風,這首《寡人》來得更有時代感,特別是爵士樂的編曲,來得比結他柔和,卻未至於鋼琴般軟弱,對成為《寡人》這種沒有所謂的感覺十分配合。樂迷聽著,除了感到如為耳朵做Spa 那樣舒服,或許也被這首歌溶化,不再執著地認為有人陪伴就是快樂,開始享受獨處的樂趣。最少,你要獨處,才能慢慢細味這首作品。
 
在歌詞中如何的Cosplay也好,梁栢堅旨在告訴樂迷一件事:


人在旅途每一點 最終都會去獨過
生也孤 死也單 人就化


在這人生中,總不會一天二十四小時,也有「磅友」陪伴左右,總會有自己獨處的時間,避也避不了。那麼又何苦扭盡六壬,為的就是逃避這種所謂的「毒」?其實自己一個更開心,不只是高登仔、連登仔獨有。

《寡人》MV截圖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