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獸大都會】厲害過《魔雪奇緣》 幾乎追得上《玩轉腦朋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說《優獸大都會》更厲害,不是指票房成績,是指電影的視野和深度,即使未去到彼思最頂尖如《玩轉腦朋友》(Inside Out)的水平,也接近了。論娛樂性,單單一隻說話及行動超慢的樹懶,足夠叫你笑到反肚。很多年未試過有角色可以一出場就引到人笑,呢隻樹懶得。真心地笑呀,你知道有幾困難嗎?你不知道,看看李波先生的表情,便明白。
方俊傑

Steve Jobs 還在生時,小公司彼思好掂,大公司迪士尼好唔掂。迪士尼成功收購彼思,悲觀者擔心,彼思從此被拖累而沒落,樂觀者寄望,彼思可以感染迪士尼尋求進步。今日看來,有《魔雪奇緣》(Frozen)、《大英雄聯盟》(Big Hero 6),加埋呢套更厲害的《優獸大都會》(Zootopia),成效立竿見影。香港人妒忌嗎?

說《優獸大都會》更厲害,不是指票房成績,是指電影的視野和深度,即使未去到彼思最頂尖如《玩轉腦朋友》(Inside Out)的水平,也接近了。論娛樂性,單單一隻說話及行動超慢的樹懶,足夠叫你笑到反肚。很多年未試過有角色可以一出場就引到人笑,呢隻樹懶得。真心地笑呀,你知道有幾困難嗎?你不知道,看看李波先生的表情,便明白電影的信息更緊要。一開場,還以為又是一個簡單的鼓勵追求夢想故事。兔仔不理家人反對,不理朋友嘲笑,即使身形細小,堅持當警察。原來只是小菜。

往後的故事發展,主線講述不同種族的互容,強勢的捕獵者如何跟主流的獵物並存。副線觸及角色定型課題,兔仔不一定留在農田種紅蘿蔔,可以做警員破案;狐狸不一定古惑又反骨,可以重情重義。根本在為弱勢社群發聲,意圖打除偏見。

更能觸動人心的,是安排童年時曾欺凌主角兔仔的舊同學成年後重現,解釋自己昔日所作所為只因欠缺自信。到擁有一門手藝,才明白倚靠武力不會獲尊重,反而憑個人實力可以化解恩怨,跟兔仔的一家人緊密合作。這一幕,未必獲得太多人品題,但反而入了我的腦。你嫌彼思套《恐龍大時代》(The Good Dinosaur)太過幼稚?迪士尼與彼思,不經不覺間,不用分得那麼細。

睇套動畫啫,唔使咁多思想吧。《優獸大都會》其中一項創意,在於設定了一個大笨象與小老鼠齊齊出現的城市。換句話說,當你在正常比例的街頭追追逐逐之際,轉個頭,可以闖入小人國般的馬路,大玩對比和落差,又炮製出一份新鮮感。何況,將幾十種動物全數放在同一齣電影,根本在挑《荒失失奇兵》(Madagascar)的機。以 John Lasseter 為首的彼思開國功臣入主迪士尼董事局後,霸氣盡現。

【編按:劇照由電影公司提供。】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