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稿.影評】在《屍殺列車》上 沒有人迫你去救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超義務」,顧名思義,指超出義務的行為——沒規定你要這樣做,但如果你這樣做,大家都會覺得你了不起。他們或許會認為責無旁貸,因為他們是生還者之中比較健碩的人。但是,這不是一個義務行為,大可選擇做或者不做。
芷盈

主角是單親爸爸徐錫宇(孔劉飾),看到喪屍,如臨大敵,一手抱起睜大眼不知所措的女兒奔逃,一手擊退蜂擁而上的喪屍。(《屍殺列車》電影劇照)

文:芷盈

【編按:以下內容含劇透,逃生門在此。】

近期熱門電影《屍殺列車》,故事背景是一架從首爾到釜山的列車,突然出現一位感染了喪屍病毒的女人。開始的時候,人們都不以為意,直至這女人咬了服務員一口,然後一傳十,十傳百,車上愈來愈多的人面容扭曲,咬牙切齒。

末日之際,人人帶著各自命運拔足而逃。有人隻身從一卡車廂走到另一卡逃亡;有人帶著朋友妻室兒女一起跑,尋找一線生機;有人甚至在生死關頭,仍然不顧一切向陌生人伸出援手;當然亦有人驚惶到動彈不得,下一秒就被喪屍病毒感染。

這部戲,給了一個預設場景:世界傾頹之際,為了活命,我要付出多少身為人的代價?我們有必要為了他人犧牲自己性命嗎?

並非事必要救人 你去救 就是「超義務」

主角是單親爸爸徐錫宇(孔劉飾),看到喪屍,如臨大敵,一手抱起睜大眼不知所措的女兒奔逃,一手擊退蜂擁而上的喪屍。他一邊走一邊提醒女兒,在危難關頭一定要念着自己,不要常想着幫人。女兒對他哭喊:

「爸爸,就是因為你都只想到自己,媽媽才會離開你。」

就是這樣,他從女兒身上得到了覺悟,他與身形魁梧的摔跤手、戀情剛萌芽的棒球隊隊長一起,合力拯救更多生還者。

單親爸爸與身形魁梧的摔跤手、戀情剛萌芽的棒球隊隊長一起,合力拯救更多生還者。(《屍殺列車》電影劇照)

是的,他們都很善良。他們大可以不做這樣「超義務」(supererogation)行為。

「超義務」,顧名思義,指超出義務的行為——沒規定你要這樣做,但如果你這樣做,大家都會覺得你了不起。

他們或許會認為責無旁貸,因為他們是生還者之中比較健碩的人。但是,這不是一個義務行為,大可選擇做或者不做。

譬如說,我們不能強行要求所有消防員入火場救人,不能要求醫生都到充滿傳染病的第三世界國家救援,不能要求所有人都跳進海裏救遇溺的小孩。

他們選擇這樣做,只因他們「自我要求較高」,我們可以把他們當成英雄。但是客觀來看,這類行為不應規範每一個人的道德,因為它們並不是道德義務,而是比道德義務更高尚,超越道德義務的事。

因惶恐而自保 他們有錯嗎?

災難當前,解放了人類的善與惡、勇敢與恐懼。

單親爸爸、摔跤手、棒球隊隊長救人後,混身濺滿了血,欲與其他生還者會合。可是生還者們用盡全力把門推倒,為的就是不讓這 3 個有機會已經感染喪屍病毒的「英雄」,傳染列車上唯一沒有喪屍病毒的車卡。

「你們怎知道自己還沒有受感染?」
這群一直躲在唯一沒有喪屍病毒的車卡的生還者,不斷叫嚷着。

「你們怎知道自己還沒有受感染?」(《屍殺列車》電影劇照)

人們可能會覺得生還者們很自私,其實不然。假若他們開門幫助這 3 位英雄,他們同樣有受喪屍病毒感染的風險。

在道德上,我們會要求每一個人都應該幫助他人,但並不會要求他以自我犧牲或傾其所有方式去幫助別人。換句話說,一般道德對我們有基本規範要求,可是,一旦超過了這個基本要求之後,個人可以訂定比一般道德要求更高的道德標準,選擇從事比一般道德更高尚的利他行為,也可以不願意付出額外犧牲,而不會受到道德上的責備。

他們恐懼,他們退縮,他們展現了人性惡的一面。但,他們並沒有錯。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