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岑凱倫寫色慾小說,就是《格雷的五十道陰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無論是岑凱倫或《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筆下的女主角不是享受被花花公子或有特殊性癖好的富二代支配,而是夢想這些壞男人最終會被自己感動而變得死心塌地。
陳淑莊

《Fifty Shades of Grey》被譽為women porn,因女主角以第一身仔細地描述性愛場面。(iStock)

先旨聲明,我沒看過電影《格雷的五十道色戒》,也沒讀完英國作家 E.L. James的《五十道陰影》三部曲小說,我只是竭力看完小說第一部曲。幾年前外國機場書店的當眼處都是這套書,陰沉的封面令我以為它像瑞典懸疑三部曲小說《龍紋身的女孩》,糊裡糊塗買了回家。

年輕時很多同學都追愛情小說,我也借了一本岑凱倫回家,結果給媽媽發現,下達禁書令。岑凱倫的小說有甚麼問題?天真無邪的女主角吸引靚仔有錢的花花公子,最終花花公子為她洗心革面,情竇初開的女生都愛發這種白日夢。

《Fifty Shades of Grey》(2012)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也有相似橋段,女主角代室友做功課,訪問了靚仔有錢的富二代。女主角純如綿羊,男方約她去高級餐廳吃飯、用私人直升機接載。但這位男主角有特殊性癖好,他不想拍拖只求上床,還要求女主角簽訂床事合約,由他決定她的飲食運動、穿衣打扮和性愛姿勢,以滿足他的支配者癖好。

這本書在外國被譽為women porn,即是女人看的鹹書,因女主角以第一身仔細地描述性愛場面。但我覺得此書之所以風靡女讀者,因為它像當年岑凱倫講中女人的白日夢,就是無論幾壞的男人都會受自己感動。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的男主角一直只為滿足性慾,才會要求所有女人簽訂床事合約,但偏偏他對女主角毫無理由地愛得難捨難離。女主角天真無邪得匪夷所思,好像沒有其他生活,由朝到晚就想着男主角,囉囉嗦嗦婆婆媽媽,我要耐着性子才把第一集讀完。

美國總統選戰期間,特朗普被爆「grab them (women) by the pussy」陳年錄音,人人批評他侮辱女性,前共和黨國會議員Joe Walsh在Twitter為他辯護:

如果女性都被特朗普的鹹濕笑話激怒,那麼是誰買了8,000萬本《格雷的五十道陰影》?

他的潛台詞是這本women porn寫中女人愛被支配才暢銷,特朗普不過是講中女人心事罷了。

他們不明白,無論是岑凱倫或《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筆下的女主角不是享受被花花公子或有特殊性癖好的富二代支配,而是夢想這些壞男人最終會被自己感動而變得死心塌地。據說《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很受美國中年女人歡迎,也許我們要感謝岑凱倫,讓大家在中學時已發完這趟白日夢。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