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評.來稿】由李克勤《C3PO》說起:K 歌所反映愛情觀的改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雖然上週跟大家談過香港製作的 EDM ,但大家都知道,情歌 (或可稱之為K歌) 才是香港流行樂壇的主調。同時,音樂自古以來都是反映社會狀況的音樂指標,如《禮記》所言:「是故治世之音,安以樂,其政和;亂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亡國之音,哀以思,其民困。」所以憑著這些情歌,也許可以一窺現今男女之間的愛情觀。

(《C3PO》MV截圖)

文:閱評流

而這次找來的,就是已在各大電台熱播良久、來自李克勤的《C3PO》。這分明就是電影中的機械人,不能、不應亦不會有情感所生,如何能與愛情扯上關係?在克勤的歌詞世界中,作為機械人的他,是知道女方、即莉亞,是公主殿下,是自己的主人,心知對方絕對不會喜歡上機械人,但自己仍然對對方死心塌地,不只是「來吧我甚麼都應承」,更願意為對方獻上生命,就算激光劍穿心也不怕。這根本就是一個「觀音兵」的故事,C3PO 知道自己終究也是機械人,永不會成為 Han Solo ,得到莉亞公主的芳心。但正正是因為是機械人的關係吧,在他的程式、他的腦袋中,並沒有「叛變」的設定,所以即使永遠不會成功令莉亞公主愛上自己,他仍會為對方做盡一切。就算有時心累了,得到公主的半份關心,兵仔們就會繼續奉獻,儘管公主已有兒有女。

是的,近年的情歌中,開始多了談論「觀音兵」這話題,不再只流於以往那失戀後的呻吟。早在 2010 年代初,樂隊 Senseless 已經創作了《觀音兵》這冠名作品,點擊率也不俗,但這題材當時始終未能打入K歌市場之中,因為那時的「當兵」風氣未盛,但在其他作品中已經能看出男女之間在情路上的地位,已經開始傾斜,不再是如 2001 年那時,容祖兒那《痛愛》般,女方能持續獲得對方糟蹋亦滿足;又不再如陳慧琳那《最佳位置》般,乞討男方在喜歡誰的時候,都在心中給自己留下一個位置;就算衛詩亦曾推出類似「觀音兵」題材的《寧願你不知道》,也是由女方出發,可見十多年前,情感世界仍是由男方主導。就算是上了年紀,「包二奶」的情況仍屢見不鮮 (心中是譴責任何不忠行為)。

在這十年間,這些情歌、 K 歌的題材,已開始由相愛後分手、第三者的煩惱變成從未開始的戀愛、單方面的付出,當中的佼佼者,周柏豪實當之無愧吧!《夠鐘》、《Smiley Face》在登打士街播到亞皆老街,陪伴了不少少男多少個晚上;而 Swing 的《男人不可以窮》亦是男女地位轉移的里程碑,古時男方要求女方三從四德,現在卻是由女方點列出一個又一個要求,她要你買車買樓?你可以、你必須買,否則高潮從何來(笑)。

周慧敏為《C3PO》女主角,但已為好友的克勤事前竟不敢親自開口邀請。(MV截圖)

時至現在,「當兵」、「入伍」、「Friendzone」的風氣大盛,雖口中說以貌取人不合時宜,但有不少的研究、調查也發現,「外貌協會」卻仍然存在,醜小鴨在生活中的待遇總是較差,更何況在感情路上?不能以外表作會心一擊,在自卑心作祟之下,就只好如C3PO般,向心儀的對象作出一次又一次奉獻,盼有所回報卻不敢言,生怕對方知道你的心意後,不但不接受,相反會立時疏遠。所以,你寧願如從前的衛詩般,將心意收藏,在「千歲鷹」上陪著公主,她飛多遠,自己就陪伴多遠,為對方每日效勞,就算只能望到但觸不到,已感到滿足。

「觀音兵」這現象,有的少男或許會將責任推在女方身上,藉以譴責對方「吃兩家茶禮」。但其實,這現象的出現,卻是源於男士們心中的那一分怯懦,不敢於踏出那步,最後固然如英超強隊阿仙奴般,空有控球時間,但最後卻被偷襲得手,在這場較勁中迎來一場完敗。當然,這現象並不健康,但感情路上,又那有對錯?不想後悔?現在就拿起電話,邀約對方見面表白吧!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