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城影展.博評】噓聲中上演的Netflix電影《玉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年一度的康城又來了!

今年因為法國總統選舉的關係,康城影展比往時遲了一星期才開始,所以天氣也比往年的熱,真正能感受到南法的熱力,特別在戶外等排隊入場睇戲的時候,感覺下年應該要帶太陽油邊等邊享受一下日光浴。

今年康城影展比往時遲了一星期開始。(Getty Images)

其實在影展開幕之前,早已掀起了一場熱浪小風波。由Netflix 投資的奉俊昊新片《Okja》(中譯《玉子》)和Noah Baumbach的《Meyerowitz Stories》,因為在康城首映後便馬上在這個電視/電子平台上播放,跳過傳統發行的次序,即戲院放映完畢後,電影才可在其他媒介上(如DVD、電視)公開播放,亦即是說這兩部電影若果在康城獲獎,它將直接在電視/電子平台上直接觀賞,沒有機會在電影院裡放映。

此舉立即引來軒然大波,法國的戲院商會連忙向康城施加壓力,更一度傳出這兩部片將會被抽不能參賽。紛擾一輪後,結果是以後的參賽電影必須能在電影院放映,才有資格參加影展競賽。

而影展開幕當天的首個記者招待會,亦即是評審團的第一次會見傳媒,作為今年評審主席的艾慕杜華,在回應一位記者的提問的時候,用西班牙文讀出一份宣言,意旨電影是必須在大銀幕上觀賞,觀賞平台不可小於在坐記者們的倚子,觀眾應該要在電影的面前,顯得渺小,抱有謙悲之心。

話畢,在坐的另一位評審Will Smith則立即隨勢發揮,說他家裏的3個仔女,常常看Netflix,但每週亦會和朋友、同學一起去戲院睇戲,說明這個平台沒有影響他們去戲院的意慾。

可以看到不同觀眾/業內人士,對科技的發展、電影平台的改變都有不同的意見,但對記者來説卻有不同的意義,在《Okja》的第一場媒體場放映,記者們用行動表態,當影片的片頭logo出現之時,打出Netflix 字樣的時候,立即引來全場噓聲,但同時在場相信是Netflix 的支持者或員工,又立即報以掌聲,於是噓聲掌聲此起彼落,維持了好一段時間,同時間該片又發現放映比例出錯,於是噓聲喧嘩聲越演越烈,差不多維持了十分鐘才把電影暫停,從新放映後一切才回復正常。

故事講述韓國荒山村農的super pig「玉子」,被看中送上紐約市參加終極超級豬比賽。(影片擷圖)

而電影本身則屬人見人愛之作,Tilda Swinton一人分飾兩角大企業家,舉辦全球飼養基因改造的super pig,十年後韓國荒山村農的super pig 玉子Okja,被看中送上紐約市參加終極超級豬比賽,但途中被拯救動物行動組織阻撓,揭發超級豬背後的邪惡一面,繼而展開了人豬大鬥法的逃亡之旅。

作為商業片,基本上沒有什麼好挑剔了,電影從製作、電腦技術、演員、故事的流暢度而言,都算是上乘之作,但在康城影展這個平台上,卻又好像欠了些什麼,是藝術性嗎?個人風格嗎?思考性?鋭氣?棱角?到底還是要康城問自己一個問題——雅俗共賞的一部荷里活片參加競賽的意義在於什麼呢?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