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女俠.影評】女神思維模式:複雜問題簡單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作為一套由英雄漫畫改篇而成的電影,自然是把現實世界大幅度美化,黑白分明,邏輯簡單直接,讓觀眾看完後可以愉快地離場。然而,我相信大家都明白,電影與現實世界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人世間的關係千絲萬縷,要點出問題的根本已難上加難了,甚至是解決了根本的問題,卻隨時有新的問題產生。如果殺一個人就能平息一場戰爭,那ISIS就不會這麼難搞了。
噗先生

讀數碼營銷,總有一課是教你如何把一個本來很複雜的問題簡單化,並量化成數字:例如貨品賣得比競爭對手差,我們會考慮是否廣告的message做錯了、target錯顧客群,又或者廣告費不足,conversation rate升定跌,ROI 高定低等等。但其實我們都知道,貨品賣得好不好,還有很多很重要的因素。若一件貨品先天不足,哪管請來十個噗先生,也甚難去扭轉局面。
 
但這種簡單化的過程,卻又是處理一個複雜問題所必需的。就好像我們用理論預測結果,背後也要有一大堆assumption,而這些assumption,正是要用來把複雜的世界,簡單化成可以預測的狀態。
 
可是,若把一個複雜的問題簡單化得太盡,盡到得返一點,情況又會如何呢?例如你的女朋友說要同你分手,你卻以為入元朗買盒老婆餅討她開心,她就會回心轉意。我想這是除了丁蟹以外都沒有人會這樣想吧。偏偏《神奇女俠》的女主角黛安娜,正正是這種丁蟹式的人物。
 
先來劇透【編按:逃生門在此。】:話說有個活在神話世界、對現實世界全無認識的美麗女超人,來到一次世界大戰的歐洲戰場。她相信自己一族的使命是要世界和平。依照神話世界流傳下來的說法,是只要殺死戰神阿瑞斯,世界就不會有戰爭,一戰就會自然停止了。
 
當然,她抱這種想法去停止一場戰爭,自然是不得要領。一場世界性的戰爭,成因自是有千百個,又怎可能只殺一人就可以平息下來?她走呀走,走來走去也找不到這個阿瑞斯,男主角在旁想向她解釋,她又聽不入耳。更難攪的是她漂亮又「好打得」,有她落場就可以反敗為勝。然而問題是她要打勝仗,就要殺人,這又與她希望拯救世人的目標背道而馳。但無論如何,她的想法都沒有改變,仍是硬頸地要繼續找這個阿瑞斯下去。
 
在電影中,她這種堅持(另一種說法叫死牛一邊頸)有個很好聽的名字,叫「信念」。

戰爭成因千百個,又怎可能只殺一人就可以平息下來?男主角在旁想向她解釋,她又聽不入耳。(電影劇照)

正當我在盤算電影如何收科,是否神奇女俠終於明白人性的醜惡,理解到一場戰爭的發生,可不能單用一個理由去解釋時,阿瑞斯又真係有出現,而且更是以final boss的身分現身。最後又很理所當然地被神奇女俠打敗,世界回復和平。
 
作為一套由英雄漫畫改篇而成的電影,自然是把現實世界大幅度美化,黑白分明,邏輯簡單直接,讓觀眾看完後可以愉快地離場。然而,我相信大家都明白,電影與現實世界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人世間的關係千絲萬縷,要點出問題的根本已難上加難了,甚至是解決了根本的問題,卻隨時有新的問題產生。如果殺一個人就能平息一場戰爭,那ISIS就不會這麼難搞了。
 
這條把問題過度簡化—>聚錯焦—>卻把它視之為「信念」的邏輯,我相信大家都明白是錯誤的。但事實上,這種神奇女俠式的邏輯卻經常在我們的身邊出現。舉個例子,參加六四燭光晚會就可以令大陸有民主,我想這個可能性跟神奇女俠殺死阿瑞斯就有世界和平差不多。同一道理,不參加燭光晚會,跟香港能否獨立,又有甚麼關係呢?
 
我倒是尊敬電影中的男主角史提夫,因他的確是捨身成仁,以自己的生命拯救了一群人的生命。若電影是現實,我倒是很願意去到他的廟前為他參上一注香。抱著這種心態去出席六四燭光晚會,我想這才符合活動本來的意義。
 
在電影院的這兩個多小時,我倒是過得很合意。我是《狂野時速》的粉絲,早就有留意本電影的女主角姫嘉鐸。她是以色列小姐出身,自然漂亮迷人。穿起神奇女俠那身性感打扮,我想凡是男性都會被她迷倒。另外電影拍得很漂亮,在IMAX大屏幕上看,連細節都做得精緻。雖然我不太認同女主角的精神模式,但男主角那種以凡人之身,努力去做,結果為了他人犧牲自己的精神,卻令我很尊敬。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