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甩教仔學】大個唔想做律師嘅阿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由細到大,我個仔都係啲好鍾意抽絲剝繭咁去包拗頸嘅「死仔包」(我係笑住咁去形容佢嘅)。或者我攞幾個例子出嚟講下:

(iStock)

  例子(一)

阿仔三歲嗰陣時啲濕疹好勁,幫佢去驗血後發覺佢對塵蟎有敏感。所以,我同老婆嗰陣時其中一樣成日提佢嘅,就係玩嘅時候千祈唔好「撻」上梳化,費事喺任何梳化都會有嘅塵蟎飛起晒,搞到佢周身痕。又一次出街食嘢,衰仔一嘢就將自己成身「飛」上去一張有啲布梳化料嘅BB櫈度,老婆即刻話「阿仔,爹爹媽媽講個好多次唔准咁樣『撻』。」阿仔的回應:「你哋話唔准『撻』上梳化之嘛,呢張係BB櫈嚟咋!」

  例子(二)

阿仔五歲嗰陣有一晚發脾氣,所以我懲罰佢,話臨瞓前唔讀故事書畀佢聽。就係因為咁,我就被盤問喇:

仔:「咁幾時可以再讀故仔俾我聽?」
我:「如果你聽晚乖就會再讀。」
仔:「咁乜嘢先至叫做乖?」
我:「如果你唔發脾氣、聽爹爹媽嗎話⋯⋯」
仔:「咁如果聽晚唔乖又有冇得讀?」
我:「梗係冇啦。」
仔:「如果我後晚先至乖呢?」
我:「咁就後晚先至有得讀囉。」
仔:「咁如果我聽晚乖後晚唔乖呢?」
我:「快啲瞓啦,仲問咁多!」

  例子(三)

舊年阿仔暑假,同佢返咗墨爾本,順便去參加一個中學老死嘅婚禮。老死結婚之前搞咗個中學同學麻甩佬聚會。喺我準備去之前,阿仔開始玩嘢,話:「爹爹,我唔想你出去,我想你留低陪我!」我嘗試解釋:「阿仔,爹爹好少自己出街㗎喇,今晚爹爹見嗰班叔叔係由細玩到大、識咗好多年㗎,今晚可以同佢哋見面係好重要㗎。」個衰仔知道今次拗唔贏,但都係要一路偷笑、一路「潤」我一句:「你都話同佢哋由細玩到大,即係以前已經陪過佢地好多喇,咁你依家更加應該留低陪我啦!」我聽完之後即刻O嘴。

***

基於有聽過呢啲故仔、又或者係佢哋自己親身領教過我個仔把口,唔少親友都話阿仔把口同啲思維好似我,話佢大個應該做律師。我都有同阿仔提過,但係佢好大反應話唔要做律師。我問佢點解,佢竟然好無厘頭咁話「因為律師要好似你咁做街站同埋接受記者訪問囉!」我聽到嗰陣真係吹佢唔脹。我嘗試解俾阿仔聽,做律師唔使擺街站、唔使做訪問,只係睇文件、寫文件、見下客、講下電話、有時上下法庭。點知阿仔聽到後更加話覺得悶,一定唔要做律師。

但係我真係要多謝特朗普。佢最近俾咗一個機會我喺阿仔面前唱好律師呢個行業(就算阿仔唔想做律師,由我個人自私角度嚟講,佢崇拜下個老豆都好吖)。特朗普條友仔嗰個咁嘅死人禁難民、禁伊斯蘭教徒命令搞到有成班律師走去幫啲受害者。單嘢喺新聞報導緊嗰陣,我就同阿仔講,「睇下做律師可以幾有用?嗰啲難民俾特朗普害成咁,依家係班律師用佢哋識嘅嘢去幫啲人㗎。」阿仔聽完之後又好似覺得幾啱聽。

不過,我唔覺得一個特朗普會突然令阿仔想做律師,睇嚟佢都係鍾意睇古靈精怪嘅野生或者海洋動物多啲。況且,就算佢有興趣做,佢又未必會係讀書叻到入到頂尖法律學院嗰隻啦,而我同老婆都對佢讀書冇乜期望。總之,無論阿仔口齒有幾伶俐都好,問佢大個做唔做律師呢個問題其實都係得啖笑算㗎喇!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或團體,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