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27】與大學生們的十問十答:為何支聯會失去年輕人支持?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六四踏入第27周年,亦彷彿是爭議聲音最多的一年,究竟這一代大學生如何看六四?以下是傻的媽與三位支持本土的浸大學生的「十問十答」: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文:小宇@傻的媽

1. 六四、悼念六四、八九民運對你來說是甚麼?

「三個都不同。 六四是悲劇,是對學生運動鎮壓、屠城;是大家對中共那一代統治層都是獨裁者的印象來源,亦是中國對香港和台灣用鮮血所寫的警世文。正正因為六四屠城,我們更加要用本土視點去看這件事。六四喚醒了港人對中共的恐懼和憤怒,提醒我們要自救,否則只會落得同一下場。 如清朝百日維新失敗,處決了不少維新派,證明清政府是無可救藥,結果令百姓夢醒,革命派冒起,明白要自救只有一條出路,所以最後推翻滿清。 六四就是最好的例子,如何演譯才是重點。
悼念六四,就是藉紀念在六四喪生的人,來懷念世界上所有為自由殉道的人的日子。
而八九民運,則是再大一點的picture,代表一代人對於中共各種問題的反思及改革要求;同時亦反映了很多延續至今的問題。新一代大陸人失去政治氣氛, 害怕因此而惹上不必要的麻煩,所以我尊敬那些,願意在中國搞遊行、罷工、罷市、響應,所有還有理想的人。」

2. 不悼念一定等於忘記歷史?

「首先,要定義歷史是代表甚麼?如果你有record、wiki就是歷史,那你悼不悼念都無影響,但明顯我們說的是一種『主觀參與的歷史』。 的確,如果失去這個儀式,很多人會將它遺忘。」

3. 共產黨不悼念六四,不悼念六四等於共產黨?

「我不同意。我個人會悼念六四,但不是支聯會那一種。共產黨不悼念六四,不悼念六四等於共產黨是犯了邏輯錯誤。悼念與否是個人選擇,不是所有人的Mission,而應該是一個calling 。 回不回應這個calling是閣下的選擇。」

4. 與六四切割是「偽本土」?

「我覺得本土立場其實非常合理。強調本土優先,就是強調資源和焦點,應該首先放在日常最伸手可及的經驗和問題。不過,不同人對於甚麼是本土可以有不同的看法。你可以認為你的本土是指香港;我可以認為我的本土是我住的地區;我阿媽可以認為她的本土就是她的廚房;同樣地,支聯會可以認為它的本土是中國。換句話說,是身分認同的問題。香港是自由社會,任何人都可以有否定和自己立場不同的人的價值觀與及權利。
言歸正傳,本土與否,其實與你的立場無關,但你叫得自己是本土而其他人不是,你就要對於你認同的地方所發生過的事有足夠認識。的確,有一代香港人與中國人身分有緊密的連繫,而今日本土派話同六四切割,亦反映這代人對中國人身分的切割。如果問,與六四切割是不是『偽本土』,我覺得不如問甚麼才是真本土,甚麼才能令香港變得更好。」

5. 你覺得自己有沒有責任「建設民主中國」?這是不可能的空想嗎?

「這個問題好似問:作為一個地球人,有無責任促進世界和平?你話有無?實可以有一點,但不會日日用來作為自己的抱負。我覺得做人都是本土一點好,腳踏實地,做好自己身邊可以做到的事,令自己生活的環境變得更好,這是對自己和世界負責任的表現。 至於是不是空想?我始終是一個樂觀派,覺得人類總會進步, 但有生之年見不見到就視乎運氣。」

6. 如果「建設民主中國」是不可能的空想,真普選、港人前途自決又可實現嗎?

「建設民主中國是否可行不是本土派的重點,原因在於,本土派無義務亦無必要為一個不屬於自己的地方爭取任何東西。這樣說不是由得中國的民運人士去死,而是我們將重點放在香港。我們同情所有為民主犧牲的人士,不過不要失焦,香港才是主菜。所有力量和焦點,應該優先放在解決香港的問題。幫香港是『治國』,幫中國是『平天下』。」

7. 去不去維園?

「去不去維園是個人選擇。無去不代表你忘記歷史,去都不代表甚麼。而如果燭光沒燃點生活每一面,我們每年就只能在維園見。我覺得和返教會一樣,你對得住良心,對得住上帝就無所謂啦。」

鍾偉德攝

8. 如果「悼念六四未走到句號」,大學生還可以做些甚麼?

「悼念當然可以有句號,就好似失戀可不可以傷心一樣, 對於當事人,傷心就真是會繼續傷心,要悼念就繼續悼念。如果覺得作為一個群體,必要繼續悼念落去的話,就要為悼念增加悼念以外的意義,從而令悼念有繼續下去的意義。對於想繼續悼念的人,他們應該思考一個問題:對於六四死者沒有認同感的下一代來說, 他們為甚麼要陪你一齊悼念?」

9. 為什麼支聯會失去年青人的支持?

「支聯會對六四的態度停留在廿幾年前,而本土就以今天的態度去看,兩者相差廿幾年。而失去年青人支持的原因,和最初得到認同的原因都是因為同一件事:認同感。上一代親身參與過,而這一代無。就好似雨傘革命失去老年人支持的原因一樣,他們都都不知道你做甚麼。」

10. 二元對立無可避免?

「應該問支聯會。是何俊仁自己話有心悼念就去維園,這種態度已經是分緊敵我。Either you are with us, or against us. 除此之外,支聯會完全無顯示出任何誠意和進步的心態。行禮如儀只是其中一樣,另外騎劫集會的用意亦令不少人不滿。不改善這些問題,我不會去維園。」

=======================================================

小宇:

很多人會用米蘭.昆德拉在《笑忘書》中,「人類對抗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對抗遺忘的鬥爭。」這一句來抨擊不去維園、不支持支聯會的人,但我認為這是失焦,亦是為甚麼支聯會遂漸失去我們這一代人的原因——我們從來没有遺忘,只是對抗方式不再一樣。

而我依舊天真地希望,因為我們每一年的堅持,雞蛋可以戰勝高牆,‪六四終會得到平反,傷口可以得以撫平。最後,無論你我的意見如何不同,將如何用各自的方式悼念,但願今晚都能把争議放在一旁,謹以嚴肅的心情紀念每一個死去的亡魂。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