贏在起跑線?人生唔係一條直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照舊,故事行先;

1984 年 NBA 選秀,波神 Michael Jordan,都不過係 third pick;

First pick 係非洲天王奧拉祖雲 Olajuwon;

Second pick 嗰個?已被人遺忘。

生命始終唔係一條直線。結果當然好重要,但途徑都好重要,而條路有時又影響結果。You never know.(iStock)

生命嘅嘢當然似 NBA,好多時頭 3 節都 hea 打嘅,第 4 節先見真章。咁當然,贏在射精前嘅,覺得最好一開頭畀 50 分底分佢。咁當然有優勢。但,仲過癮咩?不如頒個盃畀你算。贏當然重要,好重要,但自己拎返嚟,點都爽過人哋畀個盃你。
李聲揚

實在好鍾意今次 01 博評「如果我返回大學年輕歲月」呢個 Blog Jamming 題目,好似假設咗作者實有讀大學,又假設埋作者應該不再年輕。

不年輕嘅我,當然有讀大學,有幾難?當年已經 8 間大學,但我相信就算得 1 間,我都有大學讀,因為我讀嘅,係當年收生要求最高之一嘅港大精算。

最貴不一定最好食 「誤」讀精算幾乎包尾畢業

點解讀精算?主要係年少無知,誤以為可以搵好多錢,而我又怕血唔可以做醫生,亦怕同人接觸所以唔讀奸商管理之類。或者如我的同學講:「誤算爹大娘大不如港大,是以愈玩愈大;以為天算地算不如精算,所以被算。」對,本科大把才子,個個都 A-Level 三條 A 起碼。

或者如我另一同學講:想像你人在異鄉,中咗獎,可以去間餐廳任點一個菜,但你唔識當地語言,又冇得問人,咁點?唯有揀個最貴嘅菜,斷估都係好東西。是以,我就食呢碟好菜食咗 3 年。

由上面所講,你想像到,我嘅學習生涯唔係太愉快,最後二等乙級榮譽畢業,實在應有此報。又,二等乙級,差不多包尾㗎啦,本系好似過半人一等榮譽。唔好問我實數,因為這些機會不屬於我。

香港大學校園。(資料圖片)

不過,讀書只係「大學五件事」其中 1 件,另外邊 4 件?上莊住 Hall 拍拖做兼職喎。我就叻仔,1 年級已經做齊呢 4 件事,2、3 年級就專心主攻拍拖同兼職,書當然冇乜點讀過。並唔係我恬不知恥以此為榮,但,呢個係事實,呢個係我,我只能誠實咁話你知。

有冇後悔?有一排有。2000 年夏天,我仲好開心咁睇緊歐國盃,但我啲同學朋友(唔一定同系,甚至唔一定同校)年頭已經收晒 offer 有工返。咁,出嚟食飯,佢哋(特別係做大公司嗰啲)講下各種軼聞,去邊度受訓之類嘅同時,我只有講下我呢排去邊幫人補習,睇咗邊場波之類。當然係有點不好受。做乜當初咁唔爭氣呢?人哋去德國受訓睇萊茵河,我就去元朗萊茵河餐廳(已執笠);人哋去丹麥受訓,我就去丹麥餅店。

然後嘅事,上次篇《hea 的真義》講過,就係去咗英國讀 Master,主要係逃避搵工,結果成為生命中最重要嘅一年。2001 年,返到香港,以上的東西重覆一次,而我同啲同學朋友的距離,愈拉愈遠。留意,我返嚟香港,正係 911 之後冇耐,搵工不易。後來好歹 2002 年搵到份工,就後話。

生命哪有如果 最重要是無悔

寫到呢度,你大約想像到我大學時代係點。堂當然少上,主要活動係識下女仔同埋幫人補習。唔幫人補習邊有錢拍拖?其他時間,同學都知,有事(主要係通知我記得去考試,真感動)可以在圖書館搵到我。咁勤力?係呀,我成日在圖書館的,不過在馮平山。

馮平山唔係一座山,係一個人。馮平山圖書館多中文書,我就日日在嗰度睇啲同本科無關嘅書。哲學啦,歷史啦,文學啦,其他科學啦,就係唔睇本科的書,反正本科書都冇中文。

如果有得重來,會點?呢個問題我當然諗過無數次,特別係唔多開心嗰時。你會好似個落敗嘅球員咁不停諗:如果嗰球我射大力啲,咪已經入咗。如果嗰球我出手拉佢,就唔會失波……如果……但,邊有咁多如果?

人生哪有這麼多如果?(Getty Images)

如果我當初用心學習,泡少啲妞補少啲習,可能而家已經係精算師。但對此我冇特別後悔。請循其本:如果我真係好想做精算師,就唔會咁懶啦。唔係話努力咗實掂,但唔返學都二等乙級啦,返吓學,應該有個二等甲級嘛?搵份工都唔係咁難咋?所以對此,我冇乜後悔。

如果係回到未揀科前,咁我當然諗過揀第二科啦,反正我可以在餐廳任點一道菜。我有諗過,如果去讀 Finance 讀 BBA,會唔會好啲?反正最後都係打金融工。又或者,如果講理想興趣,或者我去讀數學,或者去讀文學吧?好似都幾有型。況且,文學院多女仔(這才是重點)。

不過,行動大聲過廢噏。有得轉系吖,亦真係有人咁做,甚至有人讀多個學位添,我有冇咁做?冇喎。屋企唔係太等我開飯,亦唔係冇錢讀多年,甚至玩多 3 年——反正好大部分都係問政府借,長命債長命還。但我實在懶過梳乎蛋,唔讀都讀咗啦,都洗濕個頭啦,唔好搞咁多嘢。

對,我懷疑,畀我再揀讀第科,結果都係差不多。因為問題係我,唔係嗰科。而家諗返,我都冇後悔在馮平山讀完我個學位。亦冇後悔副修補習同泡妞。因為,呢一切一切,都造就今日嘅我。冇當日呢啲事,我就唔係我。

過程與結果同樣重要。(Getty Images)

贏當然重要 但贏的過程更重要

好玄?咁講得簡單啲。而家興講贏在射精前,其虛妄好多人講過。但仲有一樣嘢,就係生命始終唔係一條直線。結果當然好重要,但途徑都好重要,而條路有時又影響結果。You never know.

我自細讀書成績好,學嘢快,學琴從來唔練琴。唔係好巴閉,但入到港大精算,足以當年令啲八婆親戚以及有啲女仔,會嘩一聲。但又如何?3 年後,我就由贏在起跑線變成大落後。

輾轉去到而家,中學畢業差不多廿年。而家,托賴,還可以啦。唔係話「撈得好掂」,但至少見返舊同學時,冇當年剛畢業變雙失時咁自卑,仲有餘力在呢度寫文同大家分享。唔係當日在馮平山蹉跎歲月,唔會有今日嘅我。生命真係唔係一條直線。都話 Steve Jobs 走堂聽書法用嚟整 iPhone。我今日識寫嘢,都要歸功於馮平山。阿 Q 精神講句,我啲精算同學會睇我嘅文,但我對佢哋嘅工作全無興趣。

生命嘅嘢當然似 NBA,好多時頭 3 節都 hea 打嘅,第 4 節先見真章。咁當然,贏在射精前嘅,覺得最好一開頭畀 50 分底分佢。咁當然有優勢。但,仲過癮咩?不如頒個盃畀你算。贏當然重要,好重要,但自己拎返嚟,點都爽過人哋畀個盃你。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