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機真係冇乜用,但點解每一分鐘都要咁有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997年,我都算係高考狀元之一,上報紙「分享讀書心得」嗰種。對於我等屯門鄉下仔嚟講,都幾威水,見報嗰日我就買咗份讀紙——仲即日整唔見埋。

去咗邊?漏咗在旺角Cyber City。當年年少輕狂,覺得冇乜大不了,威水史陸續有來,甚至不屑去機鋪拎返。

直到後來,生命中失去更多更多,好多嘢想返轉頭拎都拎唔到,就係後話。

現時遊戲機中心已式微,但當年真是多過米鋪,信德中心、星光行、加拿芬廣場,四處都有大型機鋪。(參考圖片/視覺中國)

對,高考時我打機,理科卷上下午各三粒鐘,午飯我都照打。放榜日更加拎埋張證書去打機。咁,見報日係放完榜,當然更加係日打夜打。我算係幾資深幾狂熱嘅機迷。讀書有我咁成績嘅,唔一定係書獃子,我識好多高材生都打機,但好似唔係太多人有我咁沉迷。用幾個故事證明:

故事一:紅白機年代,我讀緊高小。向來唔多管我嘅老豆,考試前居然走去鎖埋部機。我年年考第一,都要畀人鎖,可想而知當時有幾沉迷。但又如何?我直頭唔食早餐,慳返錢,坐八毫子輕鐵,去屯門市中心,有鋪頭租紅白機畀人打。

故事二:中學年代,忽然唔再玩家用遊戲機,轉打街機。可能因為老豆老母離婚,唔多想返屋企。我美術科從冇合格過,但中二嗰年好期待上美術堂,因為嗰年美術堂在午飯前,而美術室在二樓。學校附近間機鋪得一部《吞食天地II赤壁之戰》,可以三個人一齊玩,兩位同班同學係我機友。一落堂我哋就衝去霸位打,亦只有美術堂嗰日可以有地利,跑少幾層樓梯,快過其他人。以我哋嘅實力當然係一蚊打爆機,剛好成個午飯時間,咁其他人就唔使打——食飯?學生哥有機打要食飯嘅咩?當年有次一打鐘,美術老師都未出聲,我機友已經箭步咁衝咗出去,好似人哋賽跑偷步咁。

故事三:大學年代,我做咗兩年電子遊牧民族,冇自己電腦,長期寄居在港大電腦中心。當年啲保安得啖笑,容許你自己裝隻game玩,我當年就玩足球經理人遊戲Championship Manager 3(CM3)。問題嚟啦,呢啲遊戲一玩就幾個月,公家機當然唔畀你長期霸住,亦冇得畀你save低遊戲進度。咁點?我搵個住中大宿舍嘅朋友,貪佢網速快,我每次離開前用ICQ send個save畀佢。問題係,我打到天昏地暗飲埋早茶先瞓(上堂?有機打要上堂嘅咩?),人哋有正常生活。咁點?佢個ICQ直頭set對我auto receive,我打完就傳過去,佢自己收到。佢起身又會傳定過嚟——到我下次在第部機login又再收到。成件事真係十分男人的浪漫,親密到好似不設防性交咁。

故事四:到我教書嘅年代,係壞榜樣,小朋友唔好學。我同同事夜晚在學校禮堂,用個大螢幕打Street Fighter,阿Ken個頭足足有個校徽咁大。唔止,當年老校仲要我哋放學循查附近的機鋪,睇下有冇學生。有次發現有相熟學生在玩「頭文字D」,我冇趕佢走,只係入錢同佢練返轉,佢輸咗當然要起身,我叫佢唔好諗住報仇,返屋企溫書。

作為一個資深兼狂熱機迷,打咁多年機,撫心自問,有乜得著呢?應該冇乜。我拎啲時間去睇多啲書,學下點適應社會,學下點做人,可能而家成就更高,寫文又更好睇。

有說打機也有教育意義,如玩《三國志》能認識中國歷史。(《三國志11》遊戲畫面)

打機令人叻,定叻人愛打機?

我估會有人話你知,打機都好有教育意義,令你學到好多嘢。打《三國志》令你好熟三國史(又如何?),打《信長之野望》令你好熟日本戰國史,N年後同女朋友去日本都仲可以講(返嚟就畀人飛,人哋同你去大阪城睇櫻花,你就講豐臣秀吉,死毒L),打Age of Empire令你知道拜占庭好擅長守城(至於攻城就留返畀熊黛林,攻足33小時),甚至打機可以學英文日文,都係事實。好多叻人都會咁講,我成日打機都咁好成績都仲入好大學都仲搵到份好工人工仲哈哈哈哈。

呢個正係重點。話打機學到好多嘢嘅,往往本身都係叻人。即係佢哋其實唔打機,走去睇波,走去睇漫畫,佢哋都係學到好多嘢的。冇對照實驗(control experiment)嘅講法,可以好誤導。問題唔係「打機學到幾多嘢」,而係「如果唔打機會唔會學到更加多嘢」。個個人都係得廿四小時,打得機就其他時間少咗。對,我又打機,成績又好,但我就少咗同屋企人一齊嘅時間,少咗拍拖嘅時間,少咗運動嘅時間,個天好公平。

於我而言,有時我嘅諗法,我嘅文章,係受某套戲某套電影影響,或者去咗某處旅行,甚至去咗某間餐廳。但打機呢?真係當年如果冇打《成吉思汗》我就唔知蒙古騎兵好勁?定冇打《大戰略》我就一世都唔知波蘭係平地易守難攻歷來多災多難?

打機就係冇乜用嘅嘢。但我唔係要批判佢,而係好似莊子或者列子咁,講「無用之用」。我冇半點後悔用咗咁多時間打機,舊作《贏在起跑線?人生唔係一條直線》都有提到,呢啲看似「不務正業」嘅行為,都有份構成今日嘅我。打機真係冇乜用,但點解每一分鐘都要咁有用?廿四小時都咁繃緊,真係好事?

港大指家長須與子女設立明確的打機賞罰制度。(資料圖片)

打機真係冇乜用 手遊禍害更勝從前

有人會講,電子競技都做亞運運目啦。問題係,你估好鍾意打機嘅(包括我),有幾多個最後會想做電競選手?而想做嘅又係咪做到?將興趣變為事業,絶對唔係好簡單嘅事。你鍾意唱K,去畀錢唱,同你做歌手,人哋畀錢聽你唱,係兩回事。扭氣球都可以做大師,韓妹直播食飯都大把人睇,小林尊食熱狗都做名人。但你總唔會覺得食熱狗好有前途啩——因為你唔係真係咁叻食熱狗嘛。電競選手背後嘅辛苦,唔係好多「鍾意打機」嘅宅男可以想像。打波踢波再「冇前途」,都可以出身汗強身健體,但打機除咗官能刺激同埋令你減壓外,好似冇其他運動咁有益。

在呢個手機遊戲(手遊)嘅年代,更加應該控制下自己。沉迷手遊大鑊過傳統打機。有網友投訴而家啲遊戲要課金先過到關,朋友講笑話「阿叔嘅年代係要課金先開到game的!」,問題係,以前買完隻game返黎,兩百蚊就兩百蚊。而家嘅手遊,多數都係免費畀你玩但引你課金,甚至刻意挑動啲用家互相追排名,手指按一下就過數一千幾百,呢啲先係無底深潭。

另一問題係,打手遊實在太太太方便。以前我出街總會帶幾本書,方便等人等車時睇。冇帶書時就會胡思亂想,好多古怪念頭就係咁形成。而家?一部手機在手,幾時都可以解悶——但我哋亦都睇少好多書,少咗好多獨自思考嘅時間。好多手遊根本係無間地獄,冇打爆機嘅一日,仲要你定時定刻入去打,好似佢係主人你係奴咁。

所以,打機,其實真係冇乜用。咁即係好似食薯片食雪糕咁,都好過癮,亦唔係洪水猛獸。但講到好有益,可以學到好多嘢,我就覺得太過火了。老套講句,凡事都係適可而止,唔好影響「正餐」。應酬女朋友同老豆老母梗係話佢知打機都學到好多嘢——但你唔好自己都呃埋嘛。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