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販賣他們的足球夢:法國足球與非洲人口販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Vive la France, Black-Blanc-Beur” (法蘭西萬歲!黑人、白人、阿拉伯裔的法蘭西萬歲!)——這是法國球迷在 1998 年世界盃期間高喊的口號。

1998 年,以施丹為首的法國國家隊,在國內一片反移民的情緒之下取得世界盃冠軍。(Lutz Bongarts/Getty Images)

文:高俊賢@運動公社

在這一年,老勒龐(Jean-Marie Le Pen)帶領極右政團國民陣線於地方選舉取得成功,一躍成為法國第三大黨;以施丹為首的法國國家隊,卻在國內一片反移民的情緒之下取得世界盃冠軍,被認為是對極右勢力當道的有力回應。足球之於法國的意義,是外地移民爭取社會認同的標記,是各界對種族和解的寄託,亦是人口販賣的產業鏈。

一直以來,外地移民的後裔是法國足球的生力軍:一次大戰後,剛獨立的波蘭向法國工業輸出勞工,以振興經濟;二次大戰後,法國從北非殖民地補充大量勞動力,協助戰後重建。足球場內對不同種族的兼容,一早超過了球場以外,亦使阿比迪比利、韋亞、艾辛等非洲球星在開放的文化氣氛下取得成功。大量北非和西非的足球青年,盼望在法國達成他們的足球夢想、擺脫貧困。

在這個背景之下,有一群不受國際足協或法國足總認可的不法分子,以經理人之名誘使他們來到法國發展,卻在收取中介費之後把他們丟棄在當地——就好像許多被中介公司剝削、只好滯留香港的印尼女傭一樣。有一齣名為《足夢少年》(Comme un lion)的法國電影,正是敍述一位塞內加爾青年 Mitri 的足球夢想,如何遭受重重波折的故事:Mitri 的親人不惜變賣家當、向經理人支付介紹費,協助他往法國圓夢。但是,Mitri 來到法國後並沒有獲得任何球會安排試腳,而保管他護照的經理人卻早已逃之夭夭。礙於面子、礙於前途壓力,他寧可流落異鄕,卻又要面臨生計問題。在法國,有類似遭遇的青年球員數以千計。

無良的足球人口販賣事業,已經由法國延伸至英國,前年甚至有報道指連東南亞的老撾也成為了年青非洲球員被遺棄的地方。前喀麥隆國腳 Jean Claude Mbvoumin 為了協助這些被遺棄在歐洲的非洲年青球員,在 2000 年左右成立了一個叫 Culture Foot Solidaire 的組織。該組織以巴黎為基地,據說曾在同一時間處理一千名被遺棄在法國的非洲球員。諷刺的是,近年有人指控 Jean Claude Mbvoumin 本人也照辦煮碗,以非法中介方式誘騙青年球員圖利。事實上,要杜絕問題的根源,不能只靠非政府組織:非、歐兩地政府的跨國合作,以及國際足協(FIFA)加強對球會非法引入青年球員行為的執法,實必不可少。但是,以非洲各國政府的行政效率、國際足協的貪腐無力,這條產業鏈只會日益擴張。

這群滯留法國的孩子,恐怕還要過上更淒冷的日子——一旦老勒龐的女兒馬林(Marine Le Pen,國民陣線領袖)在總統大選勝出,他們在異鄉的生活援助只會被右翼政府進一步削減。另一邊廂,各國之間袖手旁觀,更不能杜絕非法中介繼續販賣青年的夢想。"Vive la France, Black-Blanc-Beur",恐怕從此成為絕響。

 

【01博評 X 法國文化協會】《足夢少年》放映會

日期:2017年4月25日(二)

時間:晚上7時30分至10時

地點:01空間(灣仔皇后大道東127號1樓|港鐵灣仔站A3出口,步行約10分鐘)

嘉賓:陳廣隆(影評人)、高俊賢@運動公社(體嘢 SportsYeah 總編輯)

票價:01會員免費 (*額滿即止)

截止報名日期:2017年4月24日(一)中午12時

備註:法語電影,英文字幕

條款及細則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