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殺馬凱馬建令一國兩制蒙羞 香港政府忌矯枉過正

最後更新日期:

英國《金融時報》編輯馬凱(Victor Mallet)以旅客身分入境,被當局拒絕;中國流亡作家馬建原出席文學講座,卻被指「涉及政治」而遭臨時取消。

港獨固然抵觸政府政治底線,但馬凱和馬建均與港獨沒有直接關係,卻先後遭到封殺,不但反映過度政治正確的勢頭,亦令香港一國兩制蒙羞於國際社會。

香港外國記者會副主席馬凱遭拒絕旅遊入境,17名前主席聯署去信特首林鄭月娥,要求政府公開解釋拒發簽證原因。(資料圖片/林若勤攝)

香港外國記者會副主席、《金融時報》亞洲編輯馬凱早前被拒續工作簽證,已引起國際社會——特別是英國——關注。我們認為,國際社會言論不一定正確,但若有善言則不妨聽之。FCC為港獨分子提供傳播言論的平台,港府依法禁絕,這一點並無不妥。但馬凱現時非以FCC成員身分以工作簽證入境,而只是以普通旅客身分進入香港而遭當局拒絕,則屬不當。

被拒入境 馬凱:當局沒給解釋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回應事件時指出,入境處按實際情況考慮,依照香港法例和政策決定,並謂外地人士被拒入境屬「正常的事」。前保安局局長、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亦表示,入境處有權拒絕旅客入境而無需解釋。

然而,這種手法有如「莫須有」,有違反法治原則之嫌。把關入境,固然是行政機關的責任,他們須衡量社會治安、入境者的企圖等,但權力必須在合理範圍內使用,酌情權(discretion)不能淪為肆意權力(arbitrary power)。2009年高等法院上訴庭在法輪功被拒入境案中,已經清楚指出空泛的「保安理由」不是入境處的擋箭牌,當局應公平、公正地交出合理的拒絕原因,否則有濫權之嫌。前車可鑑,馬凱如今既無工作簽證,申明來港只為旅遊,當局有何保安理由拒絕他入境,或懷疑他參與港獨活動,都是必須交代的。

中國流亡作家馬建表示,他的「政治」是相信自由思想和言論。(馬建Twitter)

作家馬建講座遭封殺

至於作家馬建,他原居英國,來港為出席香港國際文學節講座,惟場地單位大館以「不願成政治利益的平台」為由,臨時拒絕租借場地。大館不但成為文學界的眾矢之的,亦引來國際媒體關注,形容香港言論自由受箝制。國際文學節連將講座改為南豐集團的The Annex,亦遭南豐拒絕。

縱然馬建的遭遇與馬凱有一個本質上的分別,就是大館作為非官方單位,有自由選擇與甚麼人合作,提供或不提供場地,但大館作為馬會轄下機構,難免令外界相信是受了政治壓力或自我審查,封殺政治敏感的作家。

所謂政治敏感,是指馬建的新書《中國夢》諷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但政治諷刺的書籍從來為香港社會所容得下,亦非提倡港獨等分離主義,從何種角度看都沒有違法之嫌。再者,大館拒絕租借場地,講座仍然可以在其他地方舉辦,《中國夢》甚至會因此而引人關注,更多人購閱。為了配合政治主旋律而封殺馬建,既是矯枉過正,亦容易弄巧成拙。

11月6日,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以中國代表團成員身分出席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議,指國際社會近期對香港人權狀況的關注「是不必要、毫無根據、不成立」,是出於誤解和對香港真實情況缺乏了解所致。(webtv.un.org截圖)

《香港01》的立場向來是尊重一國原則,反對港獨,但馬凱、馬建以至巴丟草事件,均反映出過度政治正確的跡象,連與港獨無關的合法自由都受到打壓,這必然會動搖一國兩制。事實上,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最近審議中國(包括香港)的人權報告時,英國、法國和澳洲等多國均首次開腔,要求保障香港的人權和自由。香港的實際情況,外國政府不一定理解,但若有適當批評,我們亦須虛心聆聽、並針對社會發展情況,實事求是地保障社會人權。香港政府更有自身更為重要、不須外人提點的責任:尊重一國的同時,守護兩制差異。若然政府牽頭矯枉過正,犧牲香港人的基本權利和自由,只會自毀一國兩制。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