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會自導自演反猶風波 以色列操縱指控反欲蓋彌彰

最後更新日期:

最近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及其民主黨黨友在忙着的事,並非追查總統特朗普的醜聞或通俄指控,而是草擬一份決議案,譴責其黨內一位去年才剛當選的首位穆斯林女議員奧馬爾(Ilhan Omar),指控其言論有所謂的「反猶」成分。美國國會如此搞一場大龍鳳,不僅引發黨內的軒然大波,更引起國內外再次關注以色列遊說集團操縱美國政壇的老問題。

挑戰親以遊說團 反遭安插反猶罪名

奧馬爾是美國國會史上第一位索馬里裔議員,亦是首兩名穆斯林女議員之一,因而從去年當選以來,一直備受注目。其頭戴希賈布頭巾(hijab)的形象,也注定她成為國內右翼反伊斯蘭群體的針對對象。奧馬爾也是民主黨黨內走鮮明左翼立場的進步派,使之與佩洛西為首的親商溫和派一直有齟齬。然而她的最大罪名,是其對以色列政府及以色列遊說團長期以來左右美國外交政策的批評,令其惹上了「反猶」污名。

美國中期選舉:出身為索馬利亞難民的奧馬爾(Ilhan Omar)贏得明尼蘇達州民主黨眾議院議席,她表現激動。(VCG)

事源奧馬爾在社交媒體推特回應了一名記者對於共和黨少數派領袖麥卡錫(Kevin McCarthy)對她與另一名新任穆斯林女議員特萊布(Rashida Tlaib)窮追猛打的提問,指是全因為「班傑明寶貝」(Benjamins baby,100美元鈔票上的班傑明.富蘭克林肖像)作祟,矛頭直指美國政壇有巨大影響力的遊說集團美國以色列公共事務委員會(American Israel Public Affairs Committee,AIPAC),暗示自己因其反以立場而遭對方打壓。民主黨領導層對之大為反彈,指摘奧馬爾訴諸猶太人幕後操縱世界的陰謀論。奧馬爾其後道歉,稱她只是針對包括AIPAC、全國步槍協會(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NRA)、石油公司在內的遊說集團。

不及一個月,當奧馬爾被問到其「反猶」標籤時,她又按捺不住,指國內一些人在推動一種效忠外國亦沒無不妥的價值觀,暗指AIPAC身為美國政治組織,卻為以色列政權所服務。此事再次惹起了民主黨的領導層不滿,指奧馬爾涉嫌暗示黨內的猶裔議員「雙重效忠」,是典型的反猶言論,因而必須草擬決議案予以譴責,更可能將她踢出外交關係委員會。

特朗普借機抽水 盡顯兩黨虛偽本質

荒謬的是,保守派媒體及特朗普乘機攻撃奧馬爾「反猶」,指這是「以色列黑暗的一天」。明明特朗普本人及其共和黨由2016年大選至今便一直操作反猶議題,不停塑造猶太裔富商索羅斯大灑金錢資助左翼分子,企圖顛覆美國。麥卡錫在去年中期選舉時更加將索羅斯、彭博(Michael Bloomberg)、史迪爾(Tom Steyer)幾名猶太裔富商串在一起,指他們試圖買起選舉。特朗普支持者中的另類右翼分子(alt-right)不少更是堅實的陰謀論信徒,其圈子內充斥反猶言論。

特朗普聲稱反對反猶主義,早前卻在白宮接見曾涉發表「反猶」言論的著名陰謀論者Michael Lebron及其妻子。(網上圖片)

民主黨也好不了那裏去。自奧馬爾參選以來,一直因其穆斯林身分而飽受右翼分子攻擊,指她為恐怖分子,甚至收到死亡恐嚇。但民主黨中人對這些仇伊斯蘭言論的譴責力度,相比起對奧馬爾所謂「反猶」言論的強烈反應,簡直差天共地。當其他少數群體被人身攻擊時,民主黨人大多不以為然,如今卻因其反以色列政府的言論對一個穆斯林的非裔女性群起而攻之,可謂虛偽至極的雙面人。

國會遭說客把持 為以色列明鑼開道

而且奧馬爾力陳遊說集團長期以來左右美國政壇之弊不限於AIPAC,但當其批評NRA、製藥公司、石油公司等時,卻從來沒有遭受如此巨大的報復。民主黨領袖如此不合常理的過度反應,正正反證了這批政客背後的AIPAC對美國精英階層無遠弗屆的影響力。國際關係理論大師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及沃爾特(Stephen Walt)2007年的著作《以色列遊說團與美國外務政策》(The Israel Lobby and U.S. Foreign Policy)便指出了財雄勢大的AIPAC如何幫助親以政客競選,反之若批評以色列政策者則受打壓,長期在精英階層間製造親以色列的輿論,從而影響美國的中東政策,令其在以巴問題上愈加偏袒以國。

雖然西方的反猶情緒事實上因為民族主義再度興起而有所回升,針對猶太人的仇恨罪行亦有增加趨勢,而且納粹德國屠殺600萬猶太人的慘重教訓,亦時刻告誡我們勿重蹈反猶主義的覆轍。但屠猶的70多年後,國際形勢已有一番新局面。以色列自1948年立國以來,雖受到阿拉伯鄰國多年圍堵,但也漸次成為地區霸權。在以巴爭端上,以色列更開始佔取上風,各種針對巴人的政策,一直遭到國際人權組織的譴責,以色列已非昔日客居異地,飽受當地人排擠歧視的弱勢群體。

2018年5月11日,加沙走廊,29歲的巴勒斯坦示威者Saber al-Ashkar向以軍擲石。(Mahmud Hams/法新社)

尤其在內塔尼亞胡上台,以色列對巴勒斯坦的控制愈趨鐵腕,縱容以人加速在西岸肆意圈地,意圖令「兩國方案」(two-state solution)名存實亡,向全面吞併巴人領土進發。同時間,自哈馬斯(Hamas)武裝分子2006年於加沙上台執政後,以色列逾10年來密不透風的封鎖,宛如將加沙變成一個巨型監獄,人道危機屢見不鮮。以軍又以有哈馬斯匿藏為由,對醫院在內的平民設狂轟濫炸,令大量無辜巴人傷亡。對內,以政府於去年通過《猶太民族國家法》,把以國確認為猶太人國家,廢除阿拉伯文的官方地位,變相進一步削弱以色列165萬阿拉伯人的公民權利,將阿拉伯人貶為二等公民。

反猶牌無以為繼 必須革除金權政治

以色列政府對巴人壓迫,堪比1930年代德國的反猶政策、1990年代前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諷刺的是,猶太人當初所受的苦難,今天竟然以同樣手法施在巴人身上。對國際事務有基本認識者,都不齒內塔尼亞胡右翼政府所為。此種對以色列政府的批評,甚至是反對其背後所驅動的猶太復國主義,根本難以與反猶的種族歧視言論比擬。可惜今天的以色列政客及遊說團,每次遭到攻擊便以「反猶」作擋箭牌,將反錫安主義與反猶主義捆綁,混淆視聽。但此種拙劣的把戲,稍有常識者都看在眼裏。到一天「狼來了」一旦成真,「反猶牌」卻不再得到世人同情時,苦果將由以色列人自己承受。

然而今天內塔尼亞胡政權如此囂張跋扈,原因是其遊說團AIPAC操縱着世界第一強國美國的國會。今天民主黨人對奧馬爾苦苦相逼,正反映了以色列遊說集團對美國政壇的影響力,經已深入骨髓。革除金權政治,把AIPAC、NRA逐出議會,讓美國國會不再聽命於石油公司、製藥公司、槍械組織,甚至外國政府。莫再以「反猶」作為說詞,把敢於挑戰霸權的奧馬爾當作稻草人,繼續讓美國的政治腐敗問題蒙混過關。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