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暴大」學生與副校長抱頭痛哭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中文大學校長段崇智周四(10月10日)舉行對話會,一名女學生發言時聲稱其遭警察性暴力對待,不少學生其後痛哭流涕,要由副校長擁抱安撫。原本應該是愉快求學的校園,承受着巨大的社會壓力與戾氣,實在叫人扼腕。

中大學生上周四(10月3日)與校長段崇智公開對話後,校方答應再舉行一場會面。對話會周四在邵逸夫堂舉行,許多學生及校友參加,多人排隊發言。這場對話會雖然沒有如上次般出現學生拍打玻璃門、校長拍案的畫面,但氣氛仍難言友善。例如多名學生及校友直斥段崇智「不配做校長」,又有人用鐳射筆指向段崇智。

對話會中最為關注的是一名吳姓女學生。她在發言時除下口罩,承認為8月31日太子站內被捕者之一,曾化名出席三次記者會憶述被警方不公對待。她表示自己曾被送到新屋嶺,在葵涌警署時曾被男警員拍打胸部,並提及不少人曾遭受警察暴力對待,甚至性暴力。這名學生作證後,要求段崇智與學生同行,並譴責警方行為。

中大女學生吳傲雪於昨晚對話會上,指控被拘留期間,曾遭警員性暴力對待。(中大校園電台facebook截圖)

對此,段崇智重申譴責包括警方在內的所有暴力,但許多學生卻不「收貨」,認為連學生都親身指證警方執法問題時,校長仍然不肯站在他們一方。對話會完結時,段崇智只承諾將發聲明交代中大學生及校友的經歷,未有如學生要求般發聲明譴責警方暴力。不少學生因而落淚甚至跪下痛哭,由副校長吳基培則親自上前安慰。

經副校長的協調後,最終段崇智折返現場,與部分學生閉門會面近兩小時。據悉,一名同學哭訴自己曾被警察以鐵鏈鎖手及用警棍打,段崇智擁抱及安慰學生。當中一名學生提及其父雖為退休警察,並以「死曱甴」稱呼之,但亦會為示威後的子女按摩,及承諾一定會保釋,段崇智因而感動。段崇智亦向學生坦言,他因為學生斥其不配做校長而憤怒,部分學生隨即躹躬向校長道歉。

原本氣氛緊張的對話會,最終以校長與學生和解落幕,訴說經歷的學生無疑是原因之一。事實上,在段崇智願意折返之前,副校長吳基培已經很關心學生感受,擁抱他們以作安撫。以往年輕人可能被標籤為「暴徒」,致他們在黑衣和面罩背後的稚臉為人忽略,當中大學生在對話會上抱頭痛哭,正好提醒社會,其實他們還不只是一群需要關心的年輕人?

當我們重新認識標籤背後的年輕人時,部分人或許會反對說:「不,他們是違了法的暴徒。」但這個正是標籤效應作祟之處。一來,我們容易以標籤蓋過對方的所有面向,忘記了他們除了「暴徒」之外,也是教師的學生、父母的孩子等,若然只往死裏打,任誰也不能幫助這些學生。二來,標籤化亦令人以偏蓋全,誤以為所有學生、所有穿黑衣的年輕人也是「暴徒」,但事實上大家都知道,並非所有年輕人都曾經訴諸暴力或違法手段。

道理看似顯淺,但並非人人皆能接受。舉例來說,難道所有警察也曾暴力毆打示威者嗎?所有警員也曾性暴力嗎?當然不是。但當中一旦有害群之馬,便容易令我們給警察套上標籤,並全盤否定整個警隊。對此,「01觀點」始終相信要是其是、非其非:對於極端暴力的示威者,警方要繩之以法;對於違規甚至違法的警員,政府及監警部門也要追究責任,不能徇私。

不論是坊間提出的性暴力指控,或是建制派聲稱的示威幕後黑手,我們始終要獨立及有公信力的第三方來找出真相,持平指出各人的責任。就此,《香港01》與社會主流認同,具有法定調查權力的獨立調查委員會是上好選擇。我們當然並不天真,清楚在當前充滿戾氣的社會,任何的勸架之詞都顯得蒼白無力,務實尋找出路的良好意願也會被嘲笑為徒勞。但是我們一再反問,持續多時的暴力除了帶來許多人受傷、示威者被捕之外,難道能帶來成果嗎?

中大校長與學生的對話正好說明,人總是受軟不受硬。在強硬姿態之下,學生難以平心靜氣地對話,連一校之長也變得憤怒,所謂的對話會徒添雙方敵視情緒。真正的改變發生,相信始於觀念及方法上的轉變。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