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女王牽頭反皮草 反襯港府動物保育裹足不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伊利沙白女王二世(Queen Elizabeth II)時裝設計師兼私人助理的凱利(Angela Kelly)在其新出版的自傳寫道,英女王2019年起停止購入用動物皮毛製成的服裝,並已改穿人造皮草保暖。雖然這並不代表英女王會將現有的皮草服飾摒棄,但此舉相信已是英國王室史上,首位公開向真皮草「說不」的成員,以緊貼着95%英國民眾拒絕穿真皮草的共識和潮流。

近年全球已有不少國家立法禁止因採集皮草而畜養動物,使不少高檔時裝商和社會名流,逐漸棄用動物皮毛作時裝,但本港作為全球第三大的毛皮服裝出口地,以及毛皮服飾來源地,對皮草業的監管仍猶如上世紀般滯後。因此,在大眾對動物權益、環保、道德的準標愈來愈高之時,港府也有需要重新審視銷售和生產皮草的監管法規。

皮草服飾產業經已是夕陽工業了嗎?(網上圖片)

據國際善待動物協會(Humane Society International),現時全球每年有多達1億隻動物飼養在集約化的皮草養殖場,當中一半供給時裝行業,作傳統皮草外套、帽子、手套、鞋子等原料。然而,不少調查都指出,大多養殖場都把動物當作死物般看待、處理,不但終其一生關禁在細小的籠子內,更以殘忍的手法,如生剝皮毛、勒死、毒殺、溺斃,或電擊等,來削奪其皮毛再轉售圖利。另外,在美國、加拿大和俄羅斯等國,不少人以腳部陷阱,圈套器、溺水陷阱,來捕捉野生動物,再待動物脫水、脫糧後再剝去其皮毛,做法絕非人道。據2014年的數據,單是中國一年已有6,000萬隻貂皮、1,300萬隻狐狸,以及1,400萬隻貉在養殖場被殺;而在另一皮草消費大國歐盟,每年則有4,260萬隻貂、270萬隻狐狸、15萬多隻貉,以及20萬多隻絨鼠,因相同理由被宰殺成衣,數目驚人。

隨動物保護意識成熟,全球多達850家零售商,如Gucci、Versace、Armani、Michael Kors等高檔品牌,自願放棄動物皮草市場的利潤,成為「反皮草聯盟」(Fur-free Alliance)的一員。在國家政策上,禁止或逐步取締皮草養殖場,亦已成為歐洲諸國的基本取態。例如,曾為世界最大狐狸皮生產國的挪威,在2018年1月決定逐步淘汰皮草養殖場(2025年完全禁止),捷克、比利時、盧森堡、斯洛伐克等國也有類近的政策,地球另一端的日本亦於2016年完全淘汰皮草養殖場。更前沿的是,美國的加州、洛杉磯和舊金山近年亦已通過法例,將會禁止皮草銷售,印度同樣在2017年1月通過法例,禁止貂皮,狐狸皮等動物皮毛進口。種種政策,皆可視為各國對動物福祉和道德的關注日漸提升之果。

多年來,不少動物權益團體都批評皮草對動物造成極大傷害,PETA就是其中之一。(網上圖片)

香港乃皮草主要出口地

香港處於亞熱帶地區,香港人對皮草的需求當然非保暖的實際效用,而是大多出於時裝。但受惠於中國擴大的市場需求,香港不但是全球第三大的毛皮服裝出口地,也是世界主要的毛皮服飾來源地。自2005年香港與內地簽定CEPA補充協議二後,包括動物毛皮等產品,均可免關稅輸入內地,單是2018年首五個月,本港的毛皮總出口已有49%是輸往內地。儘管在生產成本和環境保護條件較高,使得大部分毛皮商選擇在內地設廠加工,但除此之外,本港仍在整條產業鏈中,承擔起銷售、市場推廣、品質控制、物流及設計等服務。是故,作為全球皮草行業的核心地方,港府實有再三考慮保護動物,加強規管皮草業的發展。

若港府未來有意加強規管皮草業,自然也會有論者從經濟考量出發,提出反對聲音。可是,除了直接從事相關行業的一百多人外,隨着全球暖化令氣溫上升,以及消費者日漸關注環境保護和動物權益等趨勢,未來即使港府不主動介入,商家也可能要以較符合道德標準的商品,應對改變中的市場需求,皮草行業終歸也會迎來拐點。既然為對確之事,關鍵在於港府是否願意主動伸出有形之手,盡早取締不人道之商業行為。

有關注動物權益人士曾發起遊行,促請香港政府立法全面禁止在香港進行皮草貿易。(洪嘉徽攝)

雖然還有少數人以吃肉和穿皮草作類比,說明兩者皆對環境有負面影響,以強調穿着皮草的合理性。但畢竟我們並非活在西伯利亞,實在無須靠皮草保暖,而皮草這種奢侈消費品,說穿了只是容易找到替代品的裝飾物,而其生產過程更會對動物產生極大痛苦。因此,在穿皮草的行為在公眾心中已漸見負面之際,港府亦可考慮仿傚上述諸國的政策,逐步立法禁止動物皮草的貿易,以免在物種滅絕和環境危機時才後知後覺。更重要的是,誠如甘地所言,「一個民族道德進步與偉大的程度,可用他們如何對待動物去衡量」。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