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金圍觀性虐待 韓國N號房內外的厭女文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韓國近日爆發「N號房事件」,有人透過Telegram發放性奴及性侵內容,並藉此收費,令人髮指。這亦是繼勝利夜店、張紫妍事件後,再一次讓韓國社會女性的平權與保護問題,攀上輿論高峰。

N號房事件是指源自2018年下旬的網絡色情暴力事件。當時,網名「godgod」的人於通訊程式Telegram經營1號至8號房(俗稱「N號房」)聊天室,於群組內分享付費淫穢資訊,以對女性的性剝削行為為主。在此之後,Telegram上衍生了30多個類似的群組,其中以用戶名為「博士」所開設的博士房最為猖獗,內容也最為暴力、殘忍及獵奇。

「N號房」由一開到多個聊天室,流傳着大量性暴力影片及照片。(Naver)

達26萬人課金支持性虐待

據警方初步計算,這些群組竟得到26萬用戶的付費觀看支持,且由於部分群組收費較高,警方估計有不少為共享用戶,所以實際觀看人數應該更高。其中確認被害女生有74名,更有16名為未成年,年紀最小的僅11歲。

這件事情引起韓國民眾的震怒,截至3月23日韓國時間下午1時,已有超過225萬人簽名聯署青瓦台網站上的請願,要求公開疑犯的身份資料,是歷來最多人參與的請願。為何繼勝利夜店、張紫妍事件後,韓國社會仍然履現針對女性的性剝削、性暴力醜聞?

勝利夜店事件,是指2019年發生在韓國的娛樂圈事件,涉及韓國社會的偶像團體,官員和警察,包括強姦、針對女性的偷拍等問題。張紫妍事件是指2009年3月7日自殺身亡的韓國女性張紫妍,其遺書於2011年被公開,揭露韓國演藝圈「性接待」、「性上納(性朝貢)」等醜聞,震驚韓國甚至亞洲。

韓國性罪行與網絡性犯罪猖獗,BIGBANG前成員勝利被控扯皮條,圖為他2019年5月在首爾中央地方法院出席聆訊。(Getty)

觀眾付費助長歪風

其中一個原因在於韓國的法律對於女性被性剝削的問題監管及打擊力度不足。比如此次N號房事件,其實早於去年2月時,便已曾有化名「金在秀」的男子向韓國警方舉報,惟警方冷待此事,未有立案處理,可謂助長了性剝削女性的犯罪風氣。又如,此次一名涉案男子曾被指管有近10萬條不法淫穢影片,但最終被法官判處入獄一年而已,群組另一名運營者亦曾只被判處監禁1年6個月,難受阻嚇之效。

再者,除了經營頻道的人犯法及不道德外,觀眾付費觀看,又何嘗不是對此等邪惡之事的支持?然而,此次事件尚未處罰觀看者,這也是民眾憤怒請願的原因之一。如果允許網民傳播、觀看性剝削的色情影片,那麼就無法從徹底打擊性暴力色情的消費市場,就仍會有大批製作者鋌而走險,令女性淪為色情的犧牲品。因此不少民眾在網上呼籲,付費觀看者是性暴力觀看的共犯,應修改《性暴力法》,加大力度對付費觀看者的處罰。不管是相對台灣、還是美國等地區,韓國在打擊性暴力的力度上都十分寬鬆。比如在美國,只要觀看、下載兒童色情影片,往往處以監禁數年。如此看來,就可知韓國法律在這方面的打擊力度何等薄弱,也就不難理解為何女性性剝削在韓國禁之不絕。

2019年自殺的女團KARA前成員具荷拉生前被前男友利用性愛影片威脅,事件曾引起社會極大迴響。圖為2019年11月25日,在首爾聖瑪麗醫院為具荷拉而設的紀念壇。(Getty Images)

韓國一再性剝削

法律之外,韓國的社會文化也可能為事件的推動力。韓國社會風氣偏保守,政府直到2006年才首度取消禁止避孕廣告在電視台出現的禁令,而保險套製造大廠杜蕾斯更是直到2013年才首度挑戰韓國社會,以電視廣告的方式播出。而在這樣的保守風氣中,厭女文化大行其道。厭女文化也稱女性貶抑,指的是針對女性的憎恨、厭惡及偏見,把女性視為男性凝視下的物品對象,可通過對女性的言語暴力、性剝削等激發男性的優越感,合理化男性對女性的侵犯,加深父權體制下男女的不平等。

此前的勝利夜店事件,女星具荷拉被男友以親密視頻威脅等,便是厭女文化下,加害者通過網絡性暴力迫害女性的表現。這個角度看,N號房事件絕非偶然的孤例。因此,韓國社會想要徹底防止悲劇的重演,不僅需要法律上的改革,更需要社會文化上的革新。

更重要的是,這不僅是韓國面對的問題。根據聯合國的統計,全球約有73%的女性曾在網路上經歷過網路性別暴力,18歲至24歲間的年輕女網民受害風險最高。在歐洲,約有9百萬名的女性自15歲起就曾經歷網路性別暴力。不可否認,網絡讓對女性的性暴力變得更加容易,因此N號房事件不僅是對韓國社會的警鐘,更是對世界的警示:即便在21世界的今天,男女平權,根除厭女文化,反抗對女性的性剝削仍任重道遠。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