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德拉古式抗疫 西方國家再思法律天秤

撰文:評論編輯室
出版:更新:

最近西方世界之新聞報道,經常出現「嚴苛的」(draconian,或譯「德拉古」)此一生字。英國首相約翰遜便於3月23日宣布一系列「德拉古式措施」(draconian measures),包括禁足、停市、禁絕社交活動等法令,以對抗日益嚴峻之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德拉古」一詞源於古希臘政治家德拉古(Draco),他於公元前七世紀為雅典寫下首部成文法,被視為古希臘憲法先驅。不過由於其律法極為殘酷,幾乎所有罪行包括偷菜都會處以死刑,亦令後世以「德拉古」作為嚴刑峻法之代名詞。就連小說《哈利波特》內之奸角跩哥馬份(Draco Malfoy)亦是以德拉古命名,是現代人最為人所知之出處。

雅典人所認識之德拉古,與現代人大有出入。其寫下首部成文法,取代昔日雅典人以口頭形式及「私了」方式之仲裁制度。德拉古首度區分謀殺及誤殺兩種觀念,又將法例刻於三角錐形石碑之上供所有識字之民閱覽,改寫昔日特權階級可任意以口頭方式更改或詮釋法律之不公現象,建立了有法可依的法治概念。亞里士多德後來於著作《雅典政制》中,便推崇德拉古憲法為史上首部成文法。但由於德拉古憲法極為嚴荷殘酷,如負債人社會地位若比放債人低便會強制成為奴隸、偷菜會處以死刑等等,有以人血寫成之稱,兩個世紀後德拉古憲法被盡數廢除。

法國畫家Jean-Léon Gérôme創作的名畫《法庭上的芙里尼》(Phryné devant l'aréopage)中的戰神山議事會。(《法庭上的芙里尼》Wikipedia)

從德古拉到羅爾斯

不過德拉古同時亦為民主制度之先行者,其於戰神山議事會(Areopagus)之外首度引入四百人議會,並由所有有作戰能力之自由身之男子民選產生,奠定日後雅典民主政制之雛型。此批民選代議士亦發揮財政審核及監察作用,並以由執政官組成之戰神山議事會作為法律捍衛者,審視此批公職人員有否依法辦事,為有法必依、以法限權之法治理念提供基礎。傳說德拉古因受雅典邦民熱烈愛戴,到劇院時遭支持者投擲帽、衫、褸等以示敬意,令其窒息致死。然而由於對德拉古憲法描述最詳盡之《雅典政制》直至1879年方於埃及出土,德拉古之事跡並未廣人所知。

嚴刑峻法及民主政制看似水火不容,在古希臘卻是環環相扣。畢竟有法可依、有法必依、以法限權之法治觀念,為維持民主政制良好運作之基礎。然而經歷逾千年後,西方對法治及民主觀念的理解亦有翻天覆地之變化。17世紀英國內戰之滿目瘡痍景象,激起哲學家霍布斯(Thomas Hobbes)於《利維坦》中之「所有人對所有人的戰爭」(the war of all against all)想像。在此自然狀態下,人類孤獨而卑微,隨時喪命於戰亂或饑荒,只有跟君主達成一個「社會契約」,將個人自由轉移至如同「利維坦」擁有絕對權力之君主手上,方可換取君主對自身性命的基本保障。

霍布斯身後,洛克、盧梭、羅爾斯等社會契約論者,皆在霍布斯理論基礎上不斷改良。洛克稱除了性命以外,自由與財產皆為不可渡讓之人權,並認為君主若擁有無上權力反會威脅個人性命。盧梭稱社會契約之目的為彰顯「公意」(general will),提出主權在民之概念。羅爾斯更主張社會契約之目的為臻至分配正義,提出了對社會所有成員一律公平即為正義,此亦跟以法達義之法治觀環環相扣。法治觀念及政府角色於兩千年間經歷徹底改變,無怪受昔日雅典邦民愛戴,被視為民主及憲法先驅的德拉古,今天只留下等同嚴刑峻法之代名詞。

利維坦(Leviathan):也有譯作「巨靈」,屬於海中巨獸,身體曲行如蛇,而在希伯來語中「利維坦」解作「漩渦」意思,《約伯記》提到當牠在海中暢泳,波濤亦為之逆流,身體如包裹著鎧甲,巨口能噴出火焰,海中生物也是牠的獵物。(網上圖片)

什麼是廣大社會之福祉?

隨着百年一遇之世紀大疫肆虐全球,德拉古重新出現在公眾視野之中。多國領袖宣布進入緊急狀態,約翰遜亦重申應對疫情,不得不施以德拉古式措施禁止疫症蔓延,減低急速飆升之染病及死亡人數。此讓人聯想起英國內戰狀態,人命突然顯得卑微,而政府權力亦急速膨脹如《利維坦》所言般,甚至干預人民之行動自由。不少人憂慮政府權力過大,侵害國民基本人權,削弱民主基礎。然而不論霍布斯、洛克、盧梭抑或羅爾斯,國民性命及社會公義皆為政府於社會契約中保障人民之基本義務,而各民主政體採取之禁足、停市、封城令,終究是為了廣大社會之福祉。

當然民主制度及德拉古式措施並非沒有矛盾,如民主國家韓國以監控系統追蹤疑似患病者,主動介入國民日常生活以遏制疫情擴散,為對私隱甚為敏感之西方國家所抗拒。個人自由及社會福祉之間,法律之天秤要向何處傾斜,考驗為政者及國民之智慧。始終民主政制之運行不能單靠有法可依、有法必依之形式,也需要有效制約政府權力之以法限權,以及彰顯人人平等,公平及正義之以法達義等原則。古希臘德拉古之嚴刑峻法雖已不為現代人所苟同,卻同時亦為現今法治及民主概念之先驅,此也反映出法律本身之演進及多重涵義。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