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婦女節】基層婦女、外傭冒雨起舞 女工會:政策缺性別角度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國際勞動婦女節踏入103年。菲律賓婦女團體Gabriela Hong Kong、國際移工聯盟、亞洲移居人士聯盟、香港婦女勞工協會、職工會聯盟、新婦女協進會、女人節香港、自治八樓移民工團結委員會及女影香港等組成跨族群女性平權組織「億萬人起動」香港籌委會,今午(8日)於遮打道舉行聯合國際婦女節記招,她們高呼「女人、工人,全部都係自己人」、「All Hong Kong women unite」。目前女性佔全港人口的54%,當中一半為在職婦女。當香港女性長久被社會視為照顧家庭及兒童的照顧者,有本地婦女勞工組織表示,疫情下女性照顧者的處境惡劣。面對疫情,不同種族的基層婦女在風雨中又是如何自處?

攝影:鄭子峰

菲律賓婦女團體Gabriela Hong Kong、國際移工聯盟、亞洲移居人士聯盟、香港婦女勞工協會、職工會聯盟、新婦女協進會、女人節香港、自治八樓移民工團結委員會及女影香港等組成跨族群女性平權組織「億萬人起動」香港籌委會,今午(8日)於遮打道舉行聯合國際婦女節記招。(鄭子峰攝)

多個國際移民工及本地婦女組織今(8日)發表2020年國際婦女節聯合聲明,批評政府在新冠肺炎下的不作為,令草根基層及移民婦女首當其衝受影響。本地婦女組織香港婦女勞工協會總幹事胡美蓮在記招指,外傭為受薪照顧者,社會上亦有一批受薪,甚至無薪、全職照顧家庭的本地基層婦女,女性照顧者處境在新冠肺炎影響下更見嚴峻。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總幹事胡美蓮(左二)質疑政府輕視女性照顧者工作。(鄭子峰攝)

+2
+2
+2

胡美蓮批評,目前政府政策缺乏性別角度,基層婦女希望工作,卻因社福服務不足,限制婦女外出工作的機會。她以社區褓姆服務為例,社區褓姆時薪津貼比最低工資更低只有20至24元,卻承擔照顧社會幼兒或兒童的責任。她質疑政府輕視女性照顧者工作,「靠義工承托香港幼兒服務,同時叫婦女出去做嘢,究竟呢個政府係咩政策態度呢?」

(鄭子峰攝)

至於全職家庭主婦,胡認為基層婦女處於不被重視價值的位置。她引述政府數字指,目前全港有40多萬全職家庭主婦,當中八成婦女因照顧兒童而難以外出工作,結果造成惡性循環,婦女因無法全職工作,在職貧窮數字又增加,最終成本又由整個社會承擔。

泰國人區域聯盟(Thai Regional Alliance)副主席Mai(右二)指,不少外傭未獲僱主派發口罩,「幾貴都要出嚟買」。(鄭子峰攝)

外傭頻用化學品清潔致雙手過敏

此外,跨國而來的基層女外傭向來被置於社會邊緣,疫情肆虐下的處境更見嚴峻。按政府統計處2018年數字,香港約有逾38萬名女性外籍家庭傭工。

泰國外傭組織泰國人區域聯盟(Thai Regional Alliance)副主席Mai指,不少外傭除日常工作倍增外,亦有僱主不讓外傭於假日外出。為保持家居衞生,不少外傭頻用各類清潔劑清潔家居。她指,有姐姐因頻繁接觸漂白水等化學物,致雙手出現痕癢、發紅等敏感癥狀,「用得多真係會頭暈」。她又指,疫情下有僱主不讓外傭於假日外出,「有人畀錢想姐姐做多日,有人唔畀錢但要留喺屋企」。

印尼外傭Eni Lestari在港工作19年,2003年沙士期間她已在香港工作。目前身兼國際移工聯盟港澳區主席的她,近月聽過不少外傭抗疫之苦。(鄭子峰攝)

Eni指,目前外傭在港照顧近40萬個家庭,但其貢獻及工作卻被政府輕視,「我們已感到自己是被遺棄的一群。」她指,自新冠肺炎以來港府向市民派發一萬元應對疫情下的開支,但卻未有照顧在港外傭的額外防疫用品開支。Eni指當僱主未有提供口罩等防疫用品,沒有庫存的外傭為有口罩上班,被逼在港購買昂貴的口罩。外傭目前每月月薪4,630元,她指,有外傭被迫購買數百元一盒口罩,單單購買防疫用品開支已耗去月薪的5%,不少人只能減少寄回家鄉的金錢,無法支援遠在家鄉的家人抗疫。居港外傭一人得同時照顧香港與家鄉兩個家庭。

多個國際移民工及本地婦女組織冒雨在遮打道起舞,呼應「億萬人起動」行動。(鄭子峰攝)

活動尾聲,多個國際移民工及本地婦女組織冒雨在遮打道起舞,呼應「億萬人起動」行動。自2012年起,全球各地發起「億萬人起動」行動。「億萬人」意指,全球每三名女性便有一名一生中曾受毒打或強姦,若以全球逾七億人口推算,即全球逾一億名婦女受害。大會指,因應2019年新型冠狀肺炎疫情,2020年「億萬人起動」行動延至國際婦女節當日於遮打道舉行。最終,約30人不分種族、性別在雨中起舞,或許面對來勢洶湧的疫情,不同種族的基層婦女處境同樣困難。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