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博評】雲格不走,阿仙奴只會永遠安於現狀!

撰文:撒拉夫
出版:更新:
猶記得費比加斯仍是球隊核心時,我提出「雲格應該離去」,被一班號稱「同路人」指罵為「勝利球迷」、「無資格做阿仙奴擁躉」。我只冷笑一聲。你們這些愛雲格甚於愛阿仙奴的人(簡稱「迷雲黨」),有何資格斷定我有沒有資格追捧阿仙奴?
撒拉夫
阿仙奴於歐聯16強首回以1:5大敗予拜仁慕尼黑。(Getty Images)

歐聯作客慘負拜仁,BBC體育版用「徹底毀滅」(torn apart)描述阿仙奴這場敗仗,當年全季不敗功臣之一基昂,用「embarrassing」來形容執教球隊二十年的雲格。這個語境,我不會譯作「尷尬」,因為有另一個更貼切更傳神的詞語,就是「羞家」。

執教頭十年,雲格贏了三次英超、四次足總盃、聯賽四十九場不敗,還有,那個只差十多分鐘便到手的歐聯獎盃;第二個十年,兩個足總盃錦標,年年保住前四,十N年不缺席歐聯淘汰賽階段,還有,連續六年歐聯十六強雖敗猶榮地出局(如無意外,即將會是連續七年)。如此戰績,在當今急功近利的球壇,大概沒有一支自稱勁旅會不把教頭炒掉;阿仙奴的管理層,確實念舊,兼人情味十足。

早幾年有人不斷為雲格說項:建新球場嘛,要還錢嘛,不賣走主力平衡收支,隨時變成另一隊列斯聯。「無錢買人」,成為不少「槍迷」年復一年自我催眠的最佳藉口。2013年夏季轉會窗關閉前,阿仙奴豪擲五千萬歐元收購奧斯爾。一間多年來不斷賣走球星,表面上日日喊窮(那幾年其實盈利可觀,一點也不窮)的球會,竟然會用這個價錢買人;之後幾季,阿歷斯山齊士、沙加、梅斯達菲,轉會費均逾三千萬英鎊。

那時很多人方如夢初醒。哦,原來酋長球場那筆債,數年前已經還清。

這間兵工廠,其實早已不缺錢,但相同的情節,仍在不斷重演,那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雲格自1996年開始已執教阿仙奴至今。(Getty Images)

早幾年,雲格那句「第四就是錦標」(fourth is trophy)成為笑柄,在我看來,一點也不好笑,更帶點悲涼。當領導者不斷灌輸這種似是而非的歪理,追隨者不論當初有多大雄心壯志,慢慢都可能因整個氛圍而遭同化,「其實咁樣都幾好吖」。

順服於這種思維而留下來的,就如一頭長年困在籠牢的獅子,不會再有意欲決心和信念,成為真正的萬王之王;不願被馴化而感意興闌珊的,只有一個選擇,就是出走。阿仙奴交給奧斯爾和山齊士的新合約,據聞大幅加薪,但你想他倆最在乎那個銀碼嗎?看看近來兩人比賽時的精神面貎,答案心中有數。

是的,球隊排陣、戰術、用人,對勝負十分關鍵。然而,心魔卻比這些看得見的東西,影響更深,更難解拆。阿仙奴今季陣容夠華麗了吧:一個多間大球會覬覦的射手,一個大師級中場大腦,一對英超頂級中堅,一個世界級門將。結果呢,劇本還是一樣。

這種安於現狀的思維,不只籠罩球隊,我甚至感到,已經在一些球迷的心中植根。

「無咗雲格就可以贏冠軍?到時第四都冇我睇你點!」
「雲格咁多年無功都有勞,隊波踢得唔好唔係剩係個領隊有責任!」
「領隊呢個位好難做,個個上去都無分別!」
「換咗領隊就可以解決晒所有問題?」
「無人可以取代雲格的地位,不支持雲格的,不配追隨阿仙奴,請你走!」

作為香港人,總覺得這些對白,似曾相識(明就明啦)。猶記得費比加斯仍是球隊核心時,我提出「雲格應該離去」,被一班號稱「同路人」(這班人應絕大部分是香港人,卻不知為何他們的「牌頭」卻宣稱代表「阿仙奴亞洲球迷」),指罵為「勝利球迷」、「無資格做阿仙奴擁躉」。

我只冷笑一聲。你們這些愛雲格甚於愛阿仙奴的人(簡稱「迷雲黨」),有何資格斷定我有沒有資格追捧阿仙奴?

我感到一些擁躉,真心希望這位六十有七的教頭,一直留在阿仙奴,直至百年歸老那一天。

如果你太累,及時地道別沒有罪。雲格,您還會/還好意思簽下那份球隊給予的兩年合約嗎?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