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博評】反的不是雲格,而是阿仙奴管理層的「雲格路線」

撰文:運動公社
出版:更新:

有人說過,雲格對阿仙奴來說是一支錨:有這支錨在,縱然遇上風浪,阿仙奴這條船也不會胡亂飄到別處去,卻也去不了其他地方。
如今這支錨已經到了不得不收回的時候,這條船可能昂揚向前,也可能駛至深淵。

(資料圖片)

文:高俊賢@運動公社

阿仙奴又一次在歐聯失利。加上聯賽遙遙落後榜首車路士,阿仙奴又要面對一個無冠球季。適逢昨夜歐聯十六強首回合對決,阿仙奴作客安聯球場,再一次遇上強敵拜仁慕尼黑,而這應當是雙方實力分野最小的一次對決。雲格在球隊落後之際,卻反過來與對方鬥攻,最後卻落得5:1大敗收場。比賽的重點,不應該落在這個比分,而是兵工廠落後0:1的時候,仍然出現一貫的防守問題:整條防線墮得太深,幾乎把禁區前的空間全部讓給拜仁;奧斯爾沒有緊纏洛賓之餘,高基連竟然逐步向左移,使洛賓有充分的時間和空間起腳遠射。葫蘆頂保護不足、防守中場位置感薄弱、後防球員缺乏換位意識,以上組織防線的問題一直都是雲格的痼疾,和他放任進攻球員自為的毛病相比,更窒礙球隊的進步。但是近十年來,雲格好像一點也沒有進步過,更遑論其他戰術以外的問題。我們該如何解釋他的停滯呢?

答案很簡單,就是雲格要兼管的事情實在太多。由球會的整體經營到陣容管理,雲格居然能處理得面面俱圓,就好像諸葛亮事無巨細地經營蜀漢一樣。除了三個聯賽冠軍錦標,雲格為球會提議搭建新球場,已經是一大歷史功績。把高貝利球場拆卸改建為公寓,然後在倫敦北部覓地搭建規模龐大的新球場,是有益後人的百年大計——但請留意,雲格的原意只是興建一個可容納三至四萬人的多功能球場,酋長球場的工程似乎已有違雲格的初衷。而工程的超支和延期問題,已經超出雲格的預期。捱過次貸危機之後,倫敦北地產市場回暖,為阿仙奴迎來龐大的公寓銷售收入(反觀其他倫敦球會,今時今日不太可能覓地建設新球場,除非付出比起阿仙奴當年更高昂的代價)。

雲格的經濟視野超乎許多人,但作為一個主教練(coach),他沒有多少時間花在琢磨技戰術的細節上。從職權而論,費格遜是一個典型的英式領隊(manager),但商業開發和營運尚有簡容和大衛基爾一類的人材負責;雲格卻不純粹是一位領隊,而是首席球探和營運總裁。偏偏現代足球對一個主教練的要求,是繁瑣、複雜而苛刻的,而且每隔兩至三年戰術潮流又會出現不少變化——讀讀哥迪奧拿的傳記,應當知道一個名帥在早六晚十的工作時間裏,要背負多大壓力。雲格要兼管的事情那麼多,還要在技戰術研究方面付出這麼多心力,未免有點力不從心。

曼聯領隊費格遜(右)有簡容(左)和大衛基爾幫忙處理商業開發及營運。(Getty Images)

然則雲格可否放權呢?恐怕很難,因為這意味着球會的權力架構要面臨重大的調整重組,而在高朗基和烏斯曼諾夫兩大股東之間,應該還沒有建立這種共識。如果這個架構不變,阿仙奴管理層所追求的,仍然是一位能夠在球場內外的工作均做得穩妥齊全的主帥。雲格建立的球隊體系下限很高,而且財政結構相當健康、合符高層的轉會和薪酬預算,任何後繼者都要在以上兩方面延續前人的恐怖的平衡。

除了這個恐怖的平衡,還有雲格給予外界的信心。在雲格的傳記裏,曾透露他本人在十年前曾經認真考慮離開阿仙奴。但是,以蘇格蘭皇家銀行為首的數家銀行均要求,在合約裏加入雲格留隊任教至少五年的保證,才答應向兵工廠貸款興建新球場——雲格的穩定(每季躋身歐聯前四),是戰績的保證,是利潤的保證。雲格這一支錨,就這樣固定在資本主義世界的洪流裏,也鑄成他個人今天的悲劇。

說到這裏,阿仙奴的球迷不妨試着想一想,你們和一家商業集團對一個主帥的要求有多大的差異呢?但讓我們更摸不透的是,阿仙奴在足球上的追求到底是甚麼。榮譽固不是足球的全部,但足球的源頭決不是生意。當一家百年老店甘心N年無冠、把榮譽扔在一旁,然後臉不紅、耳不熱地增加季票價格,卻大力限制轉會預算(這數年來的買人投入,始終不如其他前列分子),還向球迷渲染這是合理的做法。即使他日換上其他名帥執教,但是球會對主帥的要求如舊,這套想法比起繼續讓雲格任教本身更恐怖。雲格功勳無數,值得體面地離去;而阿仙奴球迷要顛覆的不是雲格本人,是球會管理層的營運邏輯。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