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 Fashion:新進設計師談可持續時裝(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篇文章提到,2017年度「衣酷適再生時尚設計」比賽的最後入圍名單經已公布,我們今次找來另外五位晉身準決賽的設計師繼續分享他們對可持續時裝的看法。

Eco Fashion:新進設計師談可持續時裝(上)

Kate Morris參賽草圖

Kate Morris的舊作採用豐富色彩和圖案。

Kate Morris

KM – Kate Morris

O – object a

O:你認為設計和製作可持續發展時裝的趣味在於什麼?

KM我很享受在界限之間工作和解決問題,製作出有故事的設計。當我知道自己已盡全力做出對環境帶來最少破壞的設計時,感到十分高興。能向世人證明,你毋須因為耐用性而在設計方面妥協時,也是一件很值得的事情。

O:你認為設計和製作可持續發展時裝的難處在於什麼?

KM對我來說最大的挑戰是要追蹤物料的來源地和製作者,那是又長又複雜的供應鏈,例如由種植棉花到紡絲纖維的染色。整體來說的最大挑戰,則是改變客人認為衣服可以丟棄的態度,以及鼓勵他們買少些、選好些、回收和重用。

O:你來自什麼城市?這城市對你的設計有何影響?

KM我成長以來大部分日子都在倫敦生活,那裡是可持續時裝設計師的樞紐,Fashion Revolution企劃便源自該地,倫敦時裝周的estethica部分有致力強調道德的設計師,如Katie Jones、Wool & The Gang和Christopher Rayburn,他們都啟發了我。在倫敦生活十分昂貴,這令我在搜羅物料時要更加節儉。我覺得倫敦並沒有既定風格,你可以穿任何你想穿的,同時仍融入鼓勵設計自由的風氣。

宋怡萱參賽草圖

宋怡萱的舊作運用了大量皺褶。

宋怡萱

YH – 宋怡萱(Sung Yi Hsuan)

O – object a

O:你何時開始對可持續發展時裝產生興趣?

YH大學時期,為了節省材料費,經常會想盡辦法找尋已有的資源去完成作業,也因此開始跟環保時裝搭上關係。大二時,為解決因吃便當而累積成堆的橡筋,我將它們編織成服裝作品。畢業系列都以自己從小到大的筆記本和試卷製成服裝,不僅節省材料費,更為自己的學習痕跡找到更好的珍藏方式。

O:你認為設計和製作可持續發展時裝的趣味在於什麼?

YH設計師常被問到靈感來源。而製作可持續時裝的靈感總是來自眼前,因為我有的資源就是如此,一切靈感都取決於我所擁有的東西。這也是可持續設計之所以迷人的地方,設計順序是顛倒的,不是憑空找尋靈感再去開發材料,而是從現有資源中挑戰我們解決問題的極限,並從中獲得靈感與啟發,我很喜歡這樣的因果關係。

O:你認為設計和製作可持續發展時裝的難處在於什麼?

YH:可持續時裝的材料來源不一,單一材料的數量很少,必須一對一的去思考如何改造、利用每種材料。另外,因應材料種類與設計手法的不同,整個服裝製作的工序都有別於傳統。因此如何量化生產是一個很明顯的挑戰。

Joelle van de Pavert參賽草圖

Joelle van de Pavert舊作運用不對稱剪裁。

Joelle van de Pavert

JP – Joelle van de Pavert

O – object a

O:你何時開始對可持續發展時裝產生興趣?

JP我開始想到可持續時裝的契機是很個人的。我開始討厭自己是一個過度消費者的事實,時常有一種強迫購物的需要。作為時裝設計師,我常問自己:為何不能更加欣賞衣物?我首先要改變自己的行為,然後把這經驗放到我的設計當中。

O:你認為設計和製作可持續發展時裝的趣味在於什麼?

JP我喜歡運用自己已遺忘的物料去製作系列,我很高興見到那是成功的,而所有東西能夠組合在一起,創作和表述出全新的故事和目的。

O:你認為設計和製作可持續發展時裝的難處在於什麼?

JP對我來說,用有限的物料去製作一個系列是很富挑戰性的,要計劃是否有足夠物料和知道它們是否可用。我的參賽系列使用了許多我曾用於畢業系列的物料,要運用同一些物料去創造另一些設計,很具挑戰性和啟發性。

O:你最喜歡的設計師是誰?你跟他學會了什麼?

JPThe Row。我曾在品牌實習,看到他們怎樣和為何會選用某種物料。我學習到去欣賞出色的質素與剪裁。要令一件衣服可以耐用而保持趣味,也是很重要的一環,這才能使它獨一無二。

Lina Mayorga參賽草圖

Lina Mayorga舊作簡單而富細節。

Lina Mayorga

LM – Lina Mayorga

O – object a

O:你何時開始對可持續發展時裝產生興趣?

LM當我成為純素食者和開始改變生活態度時,我學到和讀到許多關於時裝業破壞環境的資料。我對此感到興趣,決定好好學習。我覺得如果我要改變個人習慣,也必須同時改變我的設計方法。若我只注意一個環境問題,又同時明知道時裝業是多麼浪費,卻繼續以不可持續的設計傷害地球,是不合理的。

O:你認為設計和製作可持續發展時裝的難處在於什麼?

LM我認為最大的挑戰是教育消費者去打破可持續時裝的固有觀念。另一挑戰,是在升級改造(upcycling)的情況下,設計過程始於你找到什麼而那未必是你想要的。我認為可持續時裝是積極地挑戰業界,推動設計師和製造商在設計過程中變得更創新和具環保意識。

O:你最喜歡的設計師是誰?你跟他學會了什麼?

LM我不只喜歡一個設計師,而且從他們每個人當中也學到不同東西,從而培養了我的設計美學。Vivienne Westwood通過時裝進行社會運動,以及展示時裝可在社會和政治中扮演一定角色。Alexander McQueen以前衛時尚製作成衣,改變我對極限和邊界的想法。Stella McCartney的設計沒有使用任何動物材料,激發我挑戰先入為主的觀念,同時堅守道德。Yohji Yamamoto結合裁縫與前衛技術,呈現創新始於設計師的概念。

Sarah Devina Susanto參賽草圖

Sarah Devina Susanto

SS – Sarah Devina Susanto

O – object a

O:你何時開始對可持續發展時裝產生興趣?

SS作為設計師,我一向關注時裝廢料問題。自我在時裝學院首個項目起,我便注意到每個項目所浪費的衣料數量(還未計製作過程中的廢料),我看到這些廢料有潛力成為一件新衣,或者作為整個系列的細節。參加這個比賽後,我想挑戰自己作為一位時裝設計師,發展出盡可能環保的做法,並在系列中反映出來。

O:你認為設計和製作可持續發展時裝的趣味在於什麼?

SS在設計過程中,搜尋二手材料(如黃麻袋和酒店床單),重新製作舊面料和細節(手繪、編織麻繩等),是我最大的樂趣。大多數人認為可持續時裝是舊的、髒的、損壞的,或者完成得不完美的,例如有許多補綴的地方。但事實證明,損壞的紡織品和廢物,似乎無關重要和垃圾的東西,都可以變得獨一無二、上得到時裝天橋。看到我們採取的每個行動能夠改變環境、自然和社會,令人感到安心。作為時裝設計師,我想繼續探索時裝行業的可持續發展,並通過作品反映出來。

O:你認為設計和製作可持續發展時裝的難處在於什麼?

SS在這次旅程中,我學會在設計和實踐可持續發展技術時要想得更加周到。比起正常做法,採購物料、設計、製作細節以至整體製作都需要更多、甚至是兩倍的時間。然而,即使布料和材料有限,對我來說,這在創造性方面是有好處的,能用舊衣和損壞的紡織品重新創作新東西,例如我在舊麻袋上手繪了靈感源自日本葛飾北齋(Hokusai)的花卉圖畫。

更多Eco-Fashion相關文章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