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夢在月球】血紋快速時裝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為咗時裝你可以去到幾盡?對於快速時裝的痛恨,我發現來自世界各地的時裝設計師表達的方法……

血色時裝

Lenka Venckova是我在丹麥工作時認識的一位捷克美女,她影響了我很多。當時我們都一起做午飯,午飯後我看見她將手伸進垃圾滿滿的垃圾桶翻來翻去,我驚嚇的問你在做什麼?「我在整理垃圾,分類呀!大家都亂丟垃圾……」 她沒有帶着一絲無奈,反而眼神堅定的繼續分類。結果我加入了這個垃圾分類團隊,被她感染了! 觀察她的日常生活,應該可以說她是一個vegan environmentalist,雖然我肯定她不會承認這個名銜。但接下來請看看她的作品。

正接受紋身的Lenka Venckova。

「我覺得今天看到的品牌都是一種污染。時裝本應是我們第二層皮膚,這層皮膚背後有人正在背負着一個很沈重的代價。隨著潮流的來去,我們的皮膚是會治癒的,但是疤痕是一種痕跡見證着快速時裝:潮流、時間、人的價值、血汗工廠、時裝背後的代價。於是我發明了用自己的血去做紋身,這種紋身的方法跟一般紋身不一樣,因為它會隨着時間消失。我用自己的血做了不同時裝品牌logo 的紋身,如Nike、Adidas、H&M、LV等。」

紋身師為Lenka紋上Adidas的logo。

一個個血色的時裝品牌紋身,看得人怵目驚心。

Lenka 在 Designblok 2016 策展了一個叫Fast or Last的店,她設計的是印有不同跨國時裝品牌T恤,但這件T恤,是活生生印在她皮膚上的血紋身,諷刺我們消費的虛榮背後,是工人的血汗。她希望探討的是血汗工廠,人的虛榮心和冷漠無情。血紋身是會隨著時間消失的,就像潮流,但有些東西會永遠留下來。便宜的所謂「時裝」背後,是我們一起在欺壓一大批在像孟加拉的第三世界國家的工人,恐怖的工作環境,每天工作18小時……

Lenka Venckova的品牌叫L&V。

L&V的品牌標籤。

我能做什麼?

而我自己身為一個建立過自己品牌、在時裝界打滾了十年的設計師,選擇安排一個比較沉實安靜的活動,當綠色和平的Bonnie問我有什麼想做的時候,我告訴她我很想做一個放映會,播放紀錄片《The True Cost》,碰巧他們已經買了這套紀錄片的播映權,於是我們便一起策劃這件事情。這套紀錄片製作非常認真,全面探討快速時裝背後的惡行,Andrew Morgan導演,由種棉的農夫,到染布的、工廠工人,深入解釋。

放映分享活動

The True Cost

今年三月我聯同綠色和平在上環Putyourselfin舉辦了一場放映分享活動,介紹紀錄片《The True Cost》,分享fast fashion的禍害及對永續時裝的看法,也請來一眾時裝界朋友一起參與討論。服裝產業已成為全球第二大污染環境的產業,第三世界國家被迫接受如此嚴重的污染排量,「廉價」、「快速」的消費模式背後是更是極不人道的人權剝削。我本人也選擇了放下自己創立和經營的品牌Daydream Nation,離開主流時裝行業,立下決心一年內不買新衫,未來希望可以盡力推動永續時裝。

如果你有消費快速時裝的話,你真的有責任看這套紀錄片:

如果你想看一個輕鬆一點的可以看John Oliver的Last Week Tonight:

時裝品牌Daydream Nation創辦人,對時裝、設計、生活反思過後,決定結束經營品牌和店舖,進行了一年的FASHION DETOX,進而探索永續性時裝和設計,升級再做的可能性,重新為時裝和自己定位, 設計不是從來都應該要好好跟大自然融洽相處嗎?

在這個已經過份消費,過份浪費的世界裡,我決定當THE GREEN ARTIVIST,盡量在做創作時不再用新生材料,盡量嘗試達到零浪費的指標吧!

多多指教,我是Kay。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