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butnotLeast】Toby:追求綠色時尚不等如放棄享受生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升級再造」服裝雖然環保,但在主流市場中仍未算普遍,因為它在很多人眼中是老土,甚至是「肉酸」的代表。所以要實踐真正的「綠色時尚」,美觀是首要條件,才能吸引更多人支持綠色時裝,明白環保不等如放棄享受生活,讓大眾知道升級再造的衣服能夠歷久彌新——last but not least。

Toby是LastbutnotLeast的創辦人,希望透過設計來改變人們對升級改造衣服的印象,讓人知道這些衣服既可環保,亦可時尚。以往她一直全職推動升級改造時裝,即使現時擁有一份全職設計工作,亦不減她的熱誠。

撰文及攝影:Kay Wong
編輯:Ammis Chan

Toby是香港少有的「升級再造時裝」設計師,四年來一直探索這方面的可能性。她深信UPcycle是推動綠色時裝最有效的方法,減廢的同時以最低的碳排放量來提升獨特的創意,也覺得升級再造是時裝工業永續發展生態中一個很重要的環節,所以她於2013年成立LastbutnotLeast,致力用盡所有可能性,去推動升級再造時裝的概念。她透過度身訂造、不同的工作坊、顧問服務,還有跟時尚品牌及綠色組織合作舉辦環保時尚活動去實踐她的理念。

除了非常尊敬Toby,我跟她的想法都很近似,希望終有一天這個看似新鮮卻其實自古已流傳的生活智慧,可以再次回歸大眾的生活習慣,甚至成為主流時尚系統。

K:Kay Wong
T:Toby(LastbutnotLeast)

K:你是如何愛上時裝的?

T:我小時候已經很喜歡畫畫、看歐洲時裝雜誌,十幾歲已經愛逛Landmark裡的店!中學時期已經買了很多衣服!大學我修讀時裝設計,從事過時裝記者後與朋友開了一間上樓店The Edge,日間賣衣服,周末就變成bar!店內所賣的衣服全部由我一手一腳從紙樣開始做。當時還到公主時裝訓練學校學了兩年做紙樣,邊學邊做的,學校裡陳sir和Miss Yuen都很好,很熱愛時裝,他們讓我完全不想走堂。後來為了生計,也在不同時裝公司工作。

外套:升級再造,將在上海買的絲質刺繡上衣和朋友給的寬鬆襯衣拆開再縫合;白色上衣和褲子:LastbutnotLeast認證有機棉;鞋子:二手Chanel。頭飾:朋友所贈。

K:你為何會改變方向,由時裝走向「升級再造」的路呢?

T:在時裝圈打滾多年,由滿腔熱誠開始到工作量愈來愈多,可能受快速時裝影響,時裝品牌需要推出的設計愈做愈多,但這樣又不等於質量可以下降。當時一星期工作七天,滿腦子只有工作,做到連男朋友生日都可以忘記!快速時裝除了剝削大自然、農夫,和第三世界的勞工,我們在已發展國家也沒有倖免。當時工作那種壓力和勞累讓我把心一橫——辭職。本來打算停下來一年,休息一下,碰巧那段時間工作關係,在巴黎看了設計品牌Andrea Crews的書,發現原來自己喜歡的叫「升級再造時裝」,自始漸漸開拓了我升級再造時裝的路。

外套背部細節。

K:LastbutnoLeast是如何誕生的?

T:適逢看着家裡的衣櫃塞到滿滿的,還有一袋二袋紅白藍,和每個女生都有的那張放衣服的凳,從那一刻開始就升級改造自己的衣服。同時也開了LastbutnotLeast的Facebook專頁,分享升級再造時裝的資訊,希望告訴大家環保不等於放棄美好生活、放棄扮靚。大概一個月內,我就遇到我第一個客人,用我度身訂造UPcycle時裝的設計服務,一做就做了四年。當中除了度身訂造,也有跟Green Ladies合作做工作坊、時裝騷、教書等等,還有過去兩年也做了一條短片《Seeing Beauty Beyond Eyes》。

頭飾、裙子、下身:升級再造設計,裙子原為Comme des Garçons褲子;頸鍊:1950年代vintage;手錶:媽媽送的 Titoni;鞋子:Comme des Garçons。

K:可以告訴我你的style muse嗎?

T:歌手Patti Smith與巴黎買手店Colette創辦人Sarah Andelman,還有英國的靈長類動物學家Jane Goodall,真的不明白為何她日曬雨淋,仍這麽美!

K:你自己的造型有沒有受哪個年代影響呢?

T:我特別喜歡1990年代的簡約主義和1920年代!

頭飾細節。

K:時尚對你來說是甚麼?

T:時尚是我的愛好,是我最享受、最感到興奮的事情。我最喜歡看形態和物料的相互影響……觀察身邊的人如何穿衣、模仿、改進,一路一路找到最喜歡的自己。

K:對於整理和保存在你的衣櫥,可以分享一下你的心得嗎?

T:Choose well, buy less and upcycle。我們買東西都是商業社會叫我們買,不斷製造畫面、製造慾望……我現在已經不會再買新衣服了,其實長大以後,無論潮流如何轉變我都會只買適合自己的衣飾。還有換季的時候一定會先把自己全部的衣服看一次,因爲我們經常只穿衣櫃裡的面層衣服,所以我嘗試了每一季前,襯好20套outfits,那就不用煩,又可以確保自己對衣服的需要反正我們只有一個身體。我希望用盡每一件擁有的東西,一直用下去。

Toby說她腳上的這雙Comme des Garçons鞋子已穿了十年以上,原本為白色,但後來發現着實難保養,便把它塗成黑色,又成為了一款新鞋子。

在做升級再造衣服的過程中,雖然LastbutnotLeast有價有市,而且客戶都非常信任Toby的設計眼光,但當中也難免遇上一些「麻煩友」。Toby說不少人以為升級再造衣服就代表與垃圾有關,不但無法理解為何LastbutnotLeast收費較買新衣更高,更只拿一些快時尚衣品給她改造,又把她當作改衫阿姐,不明白設計何價,也不尊重設計。對於這些人,Toby只感無奈,但同時慶幸真正願意交付衣服給她的有心客人。最後亦最重要的一個反思,她說:「科技應該使我們的生活更環保,只是人們都濫用科技,讓很多人都缺乏思考與生活智慧。」升級改造從來都不是新的生活方式,如今看到愈來愈多的抄襲設計,倒不如自己動手創造獨一無二的衣飾。

《Seeing Beauty Beyond Eyes》短片:

【反時裝達人】

一連串「反時裝達人」分享他們穿衣、購物的習慣和態度,還有他們對美、潮流和時尚獨特的看法。希望引發大家對時裝的反思,美和時尚不一定等於消費,不停追所謂的潮流。讓我們重新爲時尚定義,探索、尋找時裝的未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