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騷的華麗背後——走進Fashion Now北京騷綵排現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有一位造型師跟我說過:「時裝看起來是個浮華世界,但真正在裡面工作的人卻每天經歷地獄般的生活。」說是「地獄」是有點浮誇,但也不能否認在鎂光燈背後時裝人的非人生活。早前《一物》受邀前往「梅賽德斯—奔馳中國國際時裝周」參與創意觸動基金(Design Renaissance Foundation)主辦,香港政府「BUD專項基金」資助的「FASHION NOW 2017」時裝騷及Showroom,除了觀看香港設計師專場時裝騷及「DHUB設計匯」展會外,我們還走進on show前18小時的綵排後台,感受不一樣的時裝騷氛圍。

此次時裝周位於北京朝陽區751D-Park內,只有三個行騷場地,一星期內的90個發布會如車輪轉般由早上10:30至晚上10點不斷上演,綵排的話,只能等到當日完騷後才可進行。記者進入綵排時,已經是晚上12點有多,偌大的觀眾席空蕩蕩的,指揮的工作人員、模特兒、設計師或品牌職員卻幾近塞滿小小的後台。

綵排現場氣氛嚴肅,除了導演外,其餘搞手、攝影師、品牌工作人員都只能噤聲。(攝影:陳樂兒)

隱形的時裝騷支柱:導演、後台人員

若果只是作為觀眾,一場十數分鐘至半小時的時裝騷內我們只看得見最新的時裝設計、模特兒及設計師,卻看不到在背後策劃、執行的他們。其實時裝騷之中,整個場地及表演最大話事人就只有導演。這次則邀來「魔鬼教頭」Rosa Tsang作為導演,她貫徹名銜,不論騷前騷後都非常嚴厲,手持話筒控制着全場的一切,背景音樂、影片、模特兒步速與姿勢等每一個細節都要求完美,甚至設計師們綵排謝幕時做得不夠到位都難逃被罵的下場。

Rosa在現場的火氣十足,難怪被稱為「魔鬼教頭」。(攝影:陳樂兒)

作為導演,Rosa把握着全場節奏,模特兒出身的她對模特兒們的台步要求更嚴格,例如看到態度不正或不按要求的模特兒更會再三要求他重走台步;Loom Loop的模特兒手持雨傘行台步也要統一他們的角度,確保道具不會阻擋展示服裝。有份參與行騷的香港模特兒Denise Yiu曾跟隨Rosa學習,認為她儘管嚴苛也情有可原,因在她身上確實領教不少。

導演以外,後台還有管理模特兒進場、退場的工作人員,確保模特兒們上場次序及服裝無誤。(攝影:陳樂兒)

任何時間,後台工作人員都不能鬆懈。(攝影:陳樂兒)

導演與後台協調模持兒的工作人員需要有緊密的溝通,一旦有任何問題必須匯報。綵排過程中,曾有模特兒趕不上換衣時間、錯換其他品牌的服裝,他們便要立即調整。

穿上Yeung Chin服裝的模特兒們在後台列隊等待上台。(攝影:陳樂兒)

設計師與模特兒的幕後

綵排之所以重要,皆因要避免on show時任何的意外狀況,而且模特兒們初穿設計師的服裝,不但要看他們是否能駕馭服裝,也要讓設計師、導演觀察他們造型搭配、整體行騷感覺。設計師們要抓緊每一個時機為模特兒整理衣服,助理們更要隨時拍下後台花絮。

模特兒上台時,品牌職員便要立即拍下片段。(攝影:陳樂兒)

高跟鞋對模特兒來說絕對是挑戰,這次時裝騷中要數Yeung Chin的服裝最難駕馭。為了塑造「惡女」形象,品牌的騷場高跟鞋都設計得異常地高,好幾對甚至沒有後跟,模特兒穿上後難以平衡,光是看着她們從更衣室走向後台也一步一驚心。設計師楊展、導演及其他工作人員於綵排時也有商量會否有方法減低模特兒跌倒可能,但最終模特兒們也只能選擇壯着膽子去克服。別看她們甫走進聚光燈時頃刻間氣場全開,一走進後台便要工作人員攙扶才能站穩。

更多模特兒後台照:

綵排結束後已是凌晨一點多,但這場結束後又有下一場時裝騷候場綵排,一幕又一幕光鮮場景背後是毫不停息的工作,更別說尚有更多未在此文中提及的協力者。其實,「時裝」不過是泡沫,夢幻卻又短暫,可是它帶給觀看者的享受是長久的,所以大家都甘之如飴一同去築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