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sey Wixson因傷引退與模特兒辛酸

撰文:Cyris
出版:更新:

90後牙縫超模Lindsey Wixson早前於Instagram宣佈要退出「high heel business」,不再當模特兒,原因是她飽受腳傷折磨,無法再穿高跟鞋。她表示今次雖要忍痛告別,但同時明白自己「現在比以前更需要聆聽身體需要」。

Lindsey Wixson是《Vogue》、《W》、《Bazaar》等國際雜誌的常客。(網上圖片)

現年23歲的Lindsey Wixson以娃娃臉、厚唇、牙縫教人留下印象,她於15歲時被著名攝影師Steven Meisel發掘,為《Vogue》意大利版拍攝;2010年春夏時裝周,尚未成名的她被Miuccia Prada看中,既為Prada打頭陣出場,又為Miu Miu壓軸行騷,自始平步青雲晉身超模行列。

Fendi 2015春夏廣告。

這些年來,她曾為Chanel、Versace、Fendi等多個品牌行騷和拍廣告,又登上多本國際時尚雜誌的封面。但比起這些工作,她的一些小事更令人津津樂道。例如在入行初期,她在參與《W》雜誌拍攝之時,主動提出要為透視上衣打底穿上胸圍,聽起來好像合情合理?在模特兒界,當有機會為名雜誌拍攝,操刀攝影師還要是Craig McDean,倒不是人人有此膽量提出要求。數年後她在受訪時表示,自己當時有點嚇壞了,但她擔心母親會比她更被嚇壞。

2011年,她當時的經紀人Cheri Bowen於訪問中形容,Wixson是一個「具備商業頭腦、重質多於量」的聰慧女孩。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不願人云亦云的Wixson,在離開模特兒界後將會把興趣變成事業,成立陶藝品牌Wixson Design,且看勇敢踏出舒適圈的她,這次又會闖出怎樣的一片天。

Lindsey Wixson在Instagram跟粉絲告別。(IG@LindseyWixson)
To all my fashion fans, I am sad to inform you that my injury has put me in a position to retire from this high heel business. I have an artistic side that wants to shine through. I feel that this disablility has come to me with a purpose. To show me that I must carry on. This industry has brought me so much and I am grateful for the lessons I have learned. Now more than ever I feel it is important to listen to my body and the changing times of this industry and peacefully try to move on.
Lindsey Wixson
Lindsey Wixson打算向陶藝發展。(IG@LindseyWixson)
Jean Paul Gaultier騷後,Lindsey Wixson在Instagram發布了一張綁了繃帶的照片。(IG@LindseyWixson)

模特兒辛酸史

這次導致Lindsey Wixson要引退的腿傷,究竟是因公還是因私,是因為某次受傷還是積勞成疾,暫時不得而知。然而翻查紀錄,不知是她貓步未精還是純屬不幸,她起碼在四場大騷上跌倒過:一次是2011年於Naomi Campbell的慈善騷上,同一段路跌了四次(難怪有人認為她刻意為之);另外兩次分別是2012春夏及2014秋冬的Versace時裝騷,2012年那回更因此要取消餘下的米蘭騷行程;還有一次則是Jean Paul Gaultier 2015年高訂時裝騷上,由於戴了一個鳥籠似的頭飾,害她看不見天橋末端,結果華麗地踩空直趴台下。

說起來,模特兒總是予人光鮮亮麗的印象,但他們背後的辛酸也不足為外人道,尤其是你尚未成名的話,除了身體上的外傷,還分分鐘要面對心理陰影。

Lindsey Wixson多次在行騷期間仆倒,是貓步未精還是鞋跟真是太高、太幼?(網上圖片)

今年初,業內知名的Casting Director James Scully便在Instagram揭露一批模特兒在巴黎時裝周期間的非人待遇,矛頭直指多個品牌。「早上有幾個模特兒和我說的事情令我很不舒服。她們說在昨天Balenciaga的試鏡選角現場,Madia和Ramy(連環施虐狂)讓150多位女模特兒擠在樓梯井裡待命,告訴她們在未來三小時內不得離開,然後到了午飯時間他們就外出吃飯,還把燈全部關掉,而那150多個待命的女生只能在漆黑的環境中乾等,唯一能照明的東西就是她們的手機——這做法很殘酷,而且非常危險。我發現事後很多女生的精神狀況都受到明顯影響。」他口中的連環施虐狂是Maida Gregori Boina和Rami Fernandes,他們曾負責大量名牌騷的選角工作。

雖說模特兒不易當,但若然你能走紅、賺夠,即使23歲便因傷引退,還是足夠幸運的,起碼還有本錢去發展新第二事業。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