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奢侈品背後的環保工夫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又是環保這個老掉牙話題。紡織業是全球第二污染源頭,使時裝産業(快速時裝為甚)被冠上不道德的罪名,但對某些品牌而言,挾着「可持續發展」之名,又能否轉危為機,達到三贏(生産者、消費者、環境)局面呢?

Fashion Asia在過去星期舉行了為期兩天的的亞洲時裝商業論壇。(坤攝)

筆者不是先知,也沒有細嚼每場時裝騷,大概也能預測時裝界未來走勢:可持續發展。Kering Group作為時裝集團巨頭,姑勿論盈利股價市値多少,在「sustainability」這個領域上,算贏個馬鼻。旗下品牌Stella McCartney堅持「零殘忍」理念,拒用動物身體作服飾素材,近年更宣佈棄用原生羊絨,由回收得來的再生羊絨取代。炙手可熱的Gucci也高呼皮草過時,宣佈明年開始進入「零皮草」的時代,期望對時裝界帶來正面的連鎖效應。《一物》倡議環保時裝題目,眼見近年品牌陸續走向王道固然令人鼓舞,不過作為消費者,也無需急着盲撐,先揉揉眼睛,應看清哪些是公關企劃、哪些是故弄玄虛、哪些是真材實幹,看清真乘相才下定論。趁Fashion Asia在香港展開一連兩日的論壇,筆者邀請Kering group可持續發展項目總監Géraldine Vallejo分享,究竟高端品牌怎樣確切地實現可持續時裝,回首上任數年間,能否交出一張漂亮的成績表呢?

Kering Group品牌包括Gucci、Bottega Veneta、Saint Laurent、Alexander McQueen、Balenciaga、Christopher Kane、McQ等,Gucci帶頭禁皮草,會掀起一股fur-free潮嗎?(Vogue)

用成千上萬元買一件名牌奢侈品,what do you expect?與其俗氣地説是為了個「logo」,不如説是享受靚料、精工、優質服務、售後保養、品牌故事的整個多合一package。代表生産一方的Vallejo道出,名牌的價値在於專業:多昻貴、聲稱多eco-friendly的商品,生産過程中都避不開對環境的損害,品牌的專業在於,不惜工本研發科技術數,將這些壞影響縮到最小。她提及Kering group在時裝界擔任領導的角色,自然要有領導的風範,所謂trendsetter,不單指借用時裝天橋告訴下季流行寬袍大袖還是古早dad's shoe,而是肩負社會責任,引領時裝界步入可持續發展的路向,畢竟時裝常被詬病為世界第二污染産業。

筆者心裡常想,品牌一方面揼本落廣告造勢,鼓吹消費者買多一點,公司賺多一點,另一方面高舉環境旗幟,期望教育世人愛護地球多一些。Vallejo監督整個集圑的可持續發展項目,會有感自己的崗位「左右做人難」嗎?她回應:「沒有衝突的,我鼓勵buy better,客人買我們品牌,就是對我們質素投下信任一票,貨品的銀碼,已包含品牌對社會和環境回饋的價値。」可持續發展概念最早出現於60年代,近十年才成為新興熱話,「可持續發展項目總監」一職,絕對比起傳統職位別具挑戰性,那難處何在?Vallejo答:「最困難是破舊立新!比如説一件衣服,綜觀整條生産線,90%以上的污染是來自供應鏈,即是早在原材料的生産、加工時。這是一個革命的年代,創意不獨在衣服剪裁設計上展現,開發新穎、具環保意義的物料,同樣能震撼人心。從原料着手,Kering Group研究嶄新環保物料創造科技,令舊衣的歸宿不再是堆塡區,不僅應用在衣服上,更擴展至手表首飾方面。傳統再生技術一直存在難題:怎樣從合成物料中擷取聚酯和棉花?最新的「textile to textile」科技,獨有技術把指定物料從混合物中分離,成功突破以上回收的障礙,徹頭徹尾造出「生生不息」的時裝。

實現環保不能紙上談兵,Vallejo身體力行,平日愛穿母親舊衣飾。(坤攝)

談完嚴肅話題,跟Vallejo聊着個人習慣。除了支持公司品牌,二手服飾都佔據她衣櫥一大部分,「三思而後行」是她買物座右銘,入手前先回答自己三個問題:衣服的生産地?衣服的原料?衣服的故事?她重視衣服的價値,買了就不放手,希望可以穿五年、十年依舊有型。筆者常幻想,在生之年會親眼目睹環保時裝世代的來臨嗎?時裝界吹起過無數風潮,浮誇簡約無菌街頭這個那個元素都曾跑出過,雖時説穿了都在「無限loop」,而人人渇望鶴立雞群,人無我有便是潮,但環保時裝偏與潮流中間總是隔着岸,穿上環保衣飾頂多被抬舉為清高,還是沾不上主流的邊。環保時裝是要醞釀,還是要靜待一個破格的設計冒起頭,讓世人嘩然,才有躋身主流的機會?

When I buy something, I always ask myself what does it go with. I want to still love it in 5 even 10 years. It's not about 'look cool', but 'look good' in the long term.
Kering可持續發展項目總監Géraldine Vallejo

時裝世界,你賣我買,交易背後是收穫與犧牲,得到一件衣服,失去的是豈止是金錢,還賠上消耗地球資源的代價。對環境的傷害最小化,買少一點?買好一點?買貴一點?一切都是個人選擇。無論如何,可持續發展趨勢正為時裝開闢一條康莊大道,但願如Vallejo所云:「Sustainability becomes a norm」。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