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tish Vogue與Teen Vogue:政治智慧高下立見

最後更新日期: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正值政治啓蒙時代,眾人對社會議題的關注程度與日俱增,但對媒體來講,則一地都係政治陷阱,一不小心誤踩地雷,隨時公關災難惹上身。

2017年,各地版本頂着《Vogue》頭銜的雜誌都有不少變動,英國版《Vogue》換帥Edward Enninful聲勢浩大,美國版《Teen Vogue》停售紙本,貌似熬得艱難。惟踏入2018年,兩本書(小編仍習慣叫後者做書)的命運交替,竟有所改變。

英國版《Vogue》二月號封面備受批評。(British Vogue)

英國版《Vogue》的二月號以荷李活巨星Margot Robbie及Nicole Kidman做封面女郎。兩位頂級女神演員本該極有號召力,但封面甫放在社交媒體上,旋即引來網民狠批;原來死因出在右下角的封面題目(coverline)上——用兩個白人女星作封面,配上「Why we need to talk about Race」的題,在讀者眼中是如此諷刺。有讀者甚至留言:「為何我們要關注種族議題?這封面就是原因。」(Why we need to talk about race – because of this cover.)如此沒有政治智慧的決定,想洗刷英國版《Vogue》「白人至上」的負面形象,看來還是一條漫漫長路。

美國版《Teen Vogue》的主編Elaine Welteroth。(Getty Images)

政治及社會專題成為現今《Teen Vogue》的主打。(網站截圖)

相反,美國版《Teen Vogue》走上網媒之路,來了一個180度大轉型:除了一般時裝美容和名人等版面,網站主編Elaine Welteroth將內容重心放在社會和政治議題,不僅大膽談論政府施政、移民、種族等主題,近期更為#metoo運動大做專題,訪問性侵犯受害者,為女性主義發聲。作為《Teen Vogue》最年輕、並且是第一個黑人總編輯,Welteroth指:「我們應該出分力,把現今社會變得更包容,向所有年輕人發放正面訊息。」相比英國版《Vogue》的保守,向來被視為副線的《Teen Vogue》自然深受年輕讀者和網民的支持。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