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粉紅系Koleman:衝破約定俗成的「男藍女粉」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頂着一頭漂髮的Koleman,粉髮都褪得很淡很淡,打燈後幾乎與皮膚融為一體,而那抹帶透明感的淡粉紅,可是他的最愛。他是一位多媒體創作人,像普遍Generation Z一樣愛上載自拍到社交平台,但他拍的照片性感程度比我們高一點點,身體線條大方展露人前。他同時以玩票形式辦自家時裝品牌,店裡貨品種類也寬一點,賣衫褲之餘還賣內褲。如何解釋他的創作呢?他説一切都是表達自我的藝術形式。

攝影:Jeff
場地:Strokes HK

男女裝非二元對立
同時擁有陰柔、陽剛特徴與氣質的,生物學叫「雌雄同體」,這樣時裝則被分類為「中性」,而偏好女裝男着的,社會稱之為「易服」。男裝女裝童裝不拘的Koleman,認為衣服是用作呈現自我,他的時裝觀是這樣:「我不會這樣看(用性別區分)衣服,一件衫就是一件衫,陳列出來我就有購買的權利。」將男、女裝清楚劃分,聽起來好像很方便,走入店內不會行錯區域。可是,行「錯」真的是錯嗎?女裝又必然是男性的禁區嗎?「當然有些剪裁設計有性別之分,比如女裝獨有的胸褶等,但混穿又有何不可?」Koleman把性別形象進行跨界互換,盡情以獨特方式在生活詮釋時裝,從不在意別人的目光,這不是孤傲,而是出自同理心。他分享:「之前從朋友得悉,我在地鐵被人偷拍,照片轉載到某Facebook搞笑專頁,接着許多網民留言説我騎呢,因為那天我戴着一個紗罩。我喜歡站在別人角度去想,如果我是被普世價値同化的一人,或許我同樣地認為自己很騎呢!我不覺得他們在攻擊我,看那些留言反而感覺有趣,哈哈!」別人未必看透這個騎呢面罩是寓意於象,他想説的是:看不見五官的臉孔是最迷人。

時裝和性是息息相關。
Vivienne Westwood

時裝裡的性魅力
Koleman認為西太后所甚極是。時裝和性,何止是需求,説成慾望更為恰當。而時裝與性之相互交織,已不再在於蔽體以壓抑性慾,更大程度上衣服如今被賦予性別、權力的象徵。像有人説穿西裝的男人很性感,穿上後就算體型曲線全被遮蓋,性感的風景還在,因為西裝所散發的成熟、紳士和權威,也是性魅力的一種。相對而言,Koleman的時裝世界是更率真,來得直接得多。兩年前創立自家品牌Romme Store,網店裡貨品預覽照全由他和好友親自示範,拍攝無論取景、道具至調色均盡顯心思,粉紅花花透視上衣、粉紅貓耳內褲等單品,毫不隱晦地表達性意味,而目標客群更是男性。他解釋:「購買的有年輕客人,40歲的中年人也有。誰説老了就不能穿得桃紅柳綠?我相信我的設計,能聚集一群想法獨特的人,雖然我都不清楚他們來自什麼國家……但他們大概是熱愛時裝而不在意性別、年齡、種族的人。」

Romme Store售賣的服飾:

曾經有人inbox向我道謝,説我的存在改變了他的人生。我都摸不着頭腦……可能某種大無畏的vibe感染到人吧?
Koleman

擁抱色彩的自主
「男是藍,女愛粉」的性別色彩,是誰訂定下來?追溯到很久以前,顔色並無性別之分,不少古畫記錄耶穌童年也穿粉色衣裳。至一戰打後,時裝商人才刻意推銷「以顔色區分性別」的現代概念,父母都遵從這個不明文色彩守則,為孩子買服飾和玩具。來到新世代終於跳脱了有關色彩的性別框架,粉色系大行其道,相繼被選為年度代表色。何止是粉紅色?不分男女都能自由擁抱色盤上任何一種色彩。粉紅從紅色破繭而出,比紅色少一份熱情,卻流露多點溫柔,浪漫主義者Koleman尤其着迷。「我特別喜愛感覺不存在的淡色系,很emo。」他強調自己不愛作誇張打扮,縱然外人看還是另類一點,究竟他對「浮誇」有怎樣的理解?「假設你不悉Chanel是名牌,見到朋友孭着價値兩個月人工的手袋,你覺得浮誇嗎?街上路人穿螢光黃色運動衣是平常不過,換轉成螢光黃色的連身長裙,你又覺得浮誇嗎?」浮不浮誇,正跟社會向大眾傳遞的價值觀掛鉤。不容許社會失衡,就以「顔色」、「風格」等標籤把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讓男生恥於粉紅,讓風格獨特的埋沒自我,聽起來很陰謀吧?或許某天「男粉女藍」守則降臨,女生穿粉紅色才會遭人白眼。

+4
+3
+2

他活得浪漫而自在。説到性別形象,在自我塑造與滿足社會期望之間,Koleman坦言從未有動搖過,唯一苦惱過,就是如何把商業和藝術平衡至恰當的位置。本月他辭去正職工作,短暫離港,決定遊走歐洲,尋找容得下更多小眾題材的藝術空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