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der Ackermann合併男女裝時裝周的辛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幾年時裝世界裡流行兼併與融和,南轅北徹的街牌與高級時裝可以結合在一起,就連男裝女裝之間的分野亦日漸模糊,這種「兩性調和」的理念,不單只體現在服飾的設計及外觀之中,即便是宏觀地從整個時裝工業的結構和運作形式處去看,也是大勢所趨。最明顯就是愈來愈時裝品牌以合併男女裝Fashion Show的形式去進行,BALENCIAGA、GUCCI以至Jonathan Anderson自上年開始就先入將Womenswear及Menswear時裝周合一,而最新消息是又一名星級時裝師將會加入這股洪流之中,正是剛剛離開了Berluti的Haider Ackermann。不過,較之其他欣然接受男女裝合併的品牌,Haider Ackermann今次的舉動卻似乎帶着幾分無可奈可與為勢所逼。

曾經Tilda Swinton與Kanye West都是Haider Ackermann同名自家品牌的支持者。(thefashionistastories)

作為近代時裝界一大前衞設計師,Haider Ackermann擅長以軍事與民族元素為靈感主題,一方面大玩高端絲綢和閃亮珠片製用的輕柔服飾,另一方面也把經舊化技術處理的皮褸發揮到極緻。這種軟與硬的觸感對比,明亮與陰暗的視覺震撼,使Haider Ackermann的服飾向來有種仿如雕塑一般的抽離美感。自出道之來一直被受時裝人所推崇,至2016年更備受LVMH的青睞,欽點為法國傳統大牌Berluti的創意總監,前途本應一片光明。

Haider Ackermann Fall 2016 RTW(Fashionisers)

誰不知人算不如天算,潮流大勢的變化之快,往往超越了Haider Ackermann甚至LVMH的計算和掌控之中,自一兩年前開始High Street Fashion高速抬頭,Hip Hop式闊袍大袖、大Logo、波鞋以至刻意玩膚淺的時裝理念,一下子全面主宰着整個時裝界。一眾「高風亮節」,堅持藝術創意先的設計師,如Haider Ackermann、Gareth Pugh以及Marques Almeida,都在倏忽之間被人忽視,本來已叫人唏噓,誰不知LVMH更對Haider來了一招棄車保帥,年初以業務重組為名,把Kris Van Assche空降至Berluti,從而把Haider Ackermann逼走(當然溯流追源的話,其實Kris Van Assche也是被人逼走才輾轉來到Berluti)。

Berluti Fall 2017,遺憾雷聲大雨點小。(網上圖片)

總而言之,才不過三季時間,Haider Ackermann就從芳華正茂跌蕩至風塵困頓之局面,心理上的打擊固然不少,但最逼切的還是財政上這現實問題。被LVMH「炒魷」,沒有了高薪厚職,要應付自家同名品牌的龐大支出,只能依靠背後唯一投資者Anne Chapelle,遺憾Anne Chapelle近年對品牌的投資愈來愈少,而不再流行的Haider Ackermann卻又未能開拓年青新市場,既然不能「開源」,就唯有「節流」,將男女時裝周合併就是一大最直接的方法。與其說今次Haider Ackermann的合併之舉是順應潮流,倒不如說是一個無可奈可的折衷辦法吧。

Haider Ackermann Fall 2015 Menswaer(網上圖片)

Haider Ackermann Fall 2015 Menswaer(網上圖片)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